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你要是鬼的话,我投降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31 2020-03-09 18:26:00

  纷杂的声音又渐渐传入耳中,此时正是午时,街上的人少了,店铺里塞满了人,吃的吃,买的买,休的休息。

  皇莆瑾默不作声的跟在身后,这一路,血饮跟殷寒轩彼此的沉默让她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这都沉默一路了,她也不敢吱声,看他们这副神情就像是空手而归正气头上。

  她突然感觉,沉默比说话还可怕,一时低头着也没看前面,碰的撞了突然停下血饮的后背,皇莆瑾整个人瞬间寒毛都竖了起来,看到血饮缓缓的转头,她真有种撒腿就跑的冲动,可想归想,她也明白,她跑不过。

  血饮:“皇莆瑾。”

  殷寒轩:“小瑾。”

  哪知,血饮跟殷寒轩同时回头,同时出声。皇莆瑾大脑闻的一叫,咽了咽口水:“啊,在。”

  殷寒轩侧头看向血饮,看来是想到一块去了,两手背在身后:“你先说。”

  血饮:“你刚刚说你在老伯身上闻到了什么气味?”

  “啊…什么?”皇莆瑾愣了一会神,大脑短路一般没听懂血饮问的话。

  血饮双手往腰上一插,很是不耐烦:“是不是你问什么都要问两遍,你才听得懂?”

  “不是,呵呵,我听…听懂了…那老伯是吧,就,身上,有股,腐…腐烂的气味。”皇莆瑾一边说一边顿一边在殷寒轩跟血饮脸上徘徊。

  这就对了,血饮神情一松:“狗鼻子挺灵。”

  皇莆瑾看血饮往前走了,不明的看向殷寒轩,殷寒轩一笑:“她这是在夸你。”

  夸?夸人还带狗的吗?皇莆瑾也想不了这么多了。感觉自己好像又好不容易从鬼门关踏回来了,心里忍不住吐槽,刚刚?这哪是刚刚的事呀,这可是两个时辰以前的事了。幸好没忘,那气味简直让人作呕。

  血饮余光看皇莆瑾跟在身后保持着一定得距离,估计是怕又撞到她:“你刚刚要问什么?”

  “哦,打算问她吃什么。”

  血饮看了看天色,这才反正过来到了吃饭的时候了,正巧前面就有一家酒家:“就那家吧。”

  三人吃了饭,刚出来,血饮听到一个让她十分讨厌的声音,在叫寒轩哥哥!血饮这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叶子霜的讨厌盖过了对于南厉风的。

  南厉风:“寒轩,血饮。”

  血饮听到这声招呼,脚步顿了一下,就连殷寒轩神情也微微变了变,后面的皇莆瑾看到他们,就像看到救世主似的,这下总不要单独跟他们呆在一起了,兴奋的喊到:“你们怎么在这?药材都看好了?”

  南厉风嗯了一声:“管事的说要看那尊白玉,时间随我们定。”

  殷寒轩想了想:“就现在去吧。”

  南厉风本想说不用急,明天也行,但随后想想,早点解决早点安心:“好。”

  殷寒轩侧头看向血饮,血饮:“我不去了。”

  殷寒轩宠溺一笑:“好。”

  一边的南厉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吱声。

  皇莆瑾往前面的台阶一跳:“我去,我去……”说完又猛的摇头:“不…不去了,不去了。”

  叶子霜奇怪的看着她:“小瑾,那你去不去呀?你不去,跟她……”

  “我想起我还事,就不去了。”

  叶子霜也不好再说什么,嗯了一声,几人便走了,皇莆瑾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心里简直是欲哭无泪,她跳下来的时候,血饮在她耳边道,要是敢去,就让她在床上躺一个月。

  她可不想断脚!!!只能望眼欲穿的……看着她们离开。

  血饮往她肩膀上一拍:“皇莆瑾,我们来玩个游戏。”

  “为什么突然玩游戏?”皇莆瑾顿时警觉道。

  “我无聊。”

  “……”

  警觉有什么用,皇莆瑾拉拢着耳朵,:“玩什么?”

  “鬼吃人。你是人,我是鬼,我抓你,你跑。”

  皇莆瑾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嘿嘿一笑:“你要是鬼,我投降。”

  “……”

  “我又跑不过,又打不过,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早死早超生了。”皇莆瑾也觉得自己很没出息,说话都没志气了。

  血饮看她低着头,这么没有求生欲望还怎么玩:“要是你身后还有你哥,你秦哥哥,你也投降?”

  皇莆瑾往身后一看:“没有呀。”

  “……假如!”

  皇莆瑾顿时整个都惊了一下:“你不会是,抓住我,杀他们吧?”

  “对。”

  “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我改不成吗,你……”皇莆瑾声音都变了。

  血饮懒得听她废话:“我数三,三,二……”一还没出生,皇莆瑾刷的转身就跑。

  血饮嘴角一笑,走到摊边买了一串糖葫芦,才不急不缓的跟了过去。

  皇莆瑾觉得此生都没有如此逃命般的跑过,走到死胡同,她就扔一句,死了,还有两条命,又走到一个绝路,路被马车什么挡住了,压根就过不去,皇莆瑾看到血饮渐渐靠近,血饮却只站在她一米远地方,像个阎王似的宣布:“死了,还有一条命。皇莆瑾,三个人命就在你手里了。”

  皇莆瑾擦了擦脸上的汗:“不带这样玩的,我这不管怎么跑,你都能抓住我,那怎样算我赢?”

  “跑对了地方。”

  皇莆瑾低声重复了一遍,跑对了地方?什么地方是对的?还没等她想明白,血饮那三二一又来了,皇莆瑾只能是边跑边想,街道?店铺?还是药田?不对,她是鬼,还会怕这些?忽然想到什么,不管了,就这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