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二十三章 皇莆瑾被坑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294 2020-03-06 18:23:47

  南厉风正想着要怎么处理,一时之间不过的短短几秒,脑海已经闪过了十多个理由,可每一个理由都被自己推翻了。

  那人把床单一掀,下面空空无也。

  奇怪,南厉风看着那床单空空如也,难不成是子墨偷偷的放到别处了?不过不管如何,到底是虚惊一场,松了一口气。

  这一搜,也闹腾了一个多小时,丢的是一尊佛像,石头刻的,夜行衣也被搜出来了,被抓的人,反正大喊着冤枉,不过很快就被村长的人带走了,村长因打扰大家注意,每人送了一只人参作为补偿,以表歉意。

  一场查贼就此落幕,夜又恢复了平静,天都渐渐露出了一点白,南厉风看人走的走,回的回房间,把门一关,坐在叶子墨对面:“衣服是你弄的?”

  叶子墨倒了一杯茶递给南厉风:“不是。”

  “不是你?那是谁?”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叶子墨,也只有他看到他藏衣服的。

  叶子墨端着茶喝了一口,笑而不语。

  “是你?”殷寒轩看着地上的夜行衣,她什么时候出去的?他怎么一点都没察觉?难怪她要把衣服脱了,这样,要是那个鲁格真的掀被子,小命只怕是没了。

  “不是我。”血饮仿佛看白痴似的看了一眼殷寒轩,她才不会趁着有人在去翻东西。愚蠢!再说了,偷东西干嘛就一定要穿夜行衣呢?穿个大街上随处都可以买到的暗色服饰不就好了,普通衣服,查到了也说明不了什么,愚蠢!颜月这人看似大大咧咧一个人,实则是个心细的主。还有她身边的鲁格,是个高手。

  “不是你???”殷寒轩拿起衣服一看,挺大,个子至少有他这么高才穿的了,与他差不多身高的,也就只有南厉风了:“你怎么知道是他?那被抓的那人是怎么回事?”

  血饮啜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不知道,有可能那人是真偷了,有可能颜月东西没掉,但这么大动静要是找不到人,岂不是说不过去了?”

  殷寒轩笑了笑,动手给她倒了一杯茶:“你才不会相信前者,辛苦了。”

  “不是为了你,是怕惹麻烦,不过,今天你这嘴巴挺能说的,怎么想到要讹他们的?”

  “你躲在被子里,不就是想让我趁机讹他们么?”

  “总算聪明了一回。”三成利,颜月既然也同意了,倒挺相信这个鲁格,看来此人在颜月心里有些份量,一个阴恻恻的笑容挂在血饮的嘴角。

  “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难得血饮夸了他一回,殷寒轩顺着竿子一爬。

  血饮冷了他一眼。殷寒轩眉眼一笑。

  外面突然有些杂吵,突然来了好多人,血饮打开门一看,不少人从颜月房间搬出拿着箱子,看来是打算提前把东西给村长,免得再出意外,可这东西去了村长那里,要想在查只怕难了,可如今也没其他办法了。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

  南厉风看了一眼搬东西的人,有些是刚刚跟那村长一起来的,正准备关门时,余光看到椅靠在门口的血饮,犹豫了一会,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血饮转身进了门,把窗户一开,坐在了靠窗的椅子上。

  南厉风把门一关,看到桌上的夜行衣,看来他猜对了,不过,她是怎么知道的?又是怎么找到了?不管出于什么心里,至少没看着他被抓,就够了。

  “昨夜回来时,无意听到他们说今早便要把货送去,还是冒险想去查一下,货到了村长手里,想要在看就没这么方便了。”南厉风开口解释了两句。

  殷寒轩:“有查到什么吗?”

  “没,颜月很警觉,设了局等着我。”

  咚咚咚,咚咚咚,“我,子墨。”

  叶子墨推门进来,还未坐下就急急道:“那颜月被村长请为了贵客,住到村长家去了。”

  南厉风:“颜月带了这么多人,都去了?”

  “都去了,颜月会不会就是普通的商队?”

  殷寒轩:“不管颜月是不是,那个村长不觉得很奇怪吗?一张少年的脸,一副老人的身体。”

  血饮往桌上轻轻一敲:“那就让村长请我们为贵客,去他家坐坐。”

  南厉风微微一笑:“血饮姑娘是不是已经有想法了。”

  “嗯,麻烦少盟主你去药铺谈生意,带叶公子跟风月…哦不,叶嫣儿姑娘去吧。”血饮将叶嫣儿三个字微微加重了音节。

  叶子墨疑惑到:“那我们谈多大的生意那村长才会请我们?”

  南厉风一笑,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投其所好就行,不过,这所好血饮姑娘可解决了?”

  殷寒轩接口道:“记得在三娘客栈的那尊价值连城的白玉佛像?”

  南厉风:“记得。”

  “那就这个。”

  “可……难不成?”

  殷寒轩神秘一笑,南厉风跟着笑了笑。

  血饮坐在窗前发了一阵的呆,直到天已经亮透了才回过神似的,往小桌台上一撑:“殷寒轩,出门了。”回头就看到殷寒轩慌张的眼神看向别处。

  殷寒轩嗯嗯了两声:“走吧,大家都在下面了。”

  两人出门,正好碰上出门的湛秦跟皇莆瑜,皇莆瑜一直揉着太阳穴,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我觉得我脑袋都要炸了。”想起昨晚的事,心里一阵咆哮,愤愤道:“最好不要让我在看见她,见一次,打一次。”握着拳头在湛秦面前挥了挥,志气满满。

  只是还不过三秒,看到站在门口的血饮,握着拳头的手一张,抬手跟血饮殷寒轩打了一个招呼,嘿嘿一笑:“早呀,寒轩,殷夫人。”

  血饮掏了掏耳朵:“我刚刚听你说不要见到谁?还说了什么,见一次打一次来着?”

  “啊哈哈……”皇莆瑜抬起的手往湛秦身上拍了拍:“没有,我说的是,昨晚玩的可开心了!是不是,湛秦,啊哈哈……这还得感谢殷夫人。”

  “那就好。”

  湛秦白了他一眼,把他的手一甩:“瞧你这出息的样子。”跟着血饮殷寒轩一同下了楼。

  皇莆瑜啊往门上一扑,觉得自己一世英名的形象全被血饮给毁了,万一她心里一个不爽,把这事抖出去,那他还活不活了?皇莆瑜往门上轻轻一撞,还在自艾自怨时,碰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门上。

  “啊,谁呀!!”皇莆瑜捂着脑袋,往后一看,就看到皇莆瑾吃了炸药似的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皇莆瑜揉了揉额头,哎了一声:“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皇莆瑾一把扯住皇莆瑜的耳朵,皇莆瑜啊的一声,弯着身子:“……疼疼疼。”

  皇莆瑾就像一个受气的小娘子,教训自己的丈夫似的,逼问道“昨晚去哪了?”

  “……忘…忘了。”

  “忘了?说不说?”皇莆瑾加重了手中的力量。

  叶子霜跟叶嫣儿低头一笑,叶子霜低头说了一声,瑾瑜哥哥,保重,挽着叶嫣儿的胳膊下了楼。

  昨晚的事血饮是单独来找他们的,自然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调查起来,也会比较方便,皇莆瑾虽是他的妹妹,可要跟她说了,叶子霜叶嫣儿指不定就知道了:“我真忘了,你不信,你打死我吧!”

  皇莆瑜一副任人宰割,耍赖皮的模样,让皇莆瑾也没了办法,气的跺脚下了楼。

  皇莆瑜揉了揉快要捏断的耳朵,:“就知道那我撒气,有本事去找湛秦呀。”

  一道冰冷的目光射了过来。皇莆瑜嘴巴一珉,越过皇莆瑾身边,咻的一声,跑到了湛秦旁边:“皇莆瑾,你这样谁敢娶你,跟个母老虎一样。”

  “皇莆瑜!!!”

  皇莆瑜连忙站在血饮身后,看着站在对面的对他无可奈何的皇莆瑾,无声对着她招手:“来呀,来呀。”

  皇莆瑾挥着拳头,可又惧怕血饮,敢怒不敢言。

  啪的一声,血饮把筷子一放,双手合十支撑着下巴,抬眸看向皇莆瑾:“瑾小姐,等会一起去看药材吧。”

  皇莆瑜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啊,那个……”

  “你有事?”

  “…没…没事。”

  “那就一起吧。”

  皇莆瑾偷偷的扯了扯湛秦的衣服,求救的眼神看着湛秦。

  湛秦:“小瑾对药材一窍不通,去了也帮不上忙。”

  血饮理解的点了点头:“那如此,就不去了。”

  皇莆瑾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听到血饮道:“那就跟我们一起去买东西吧,我正好缺个帮手。”

  不是说去看药材吗?怎么突然买东西了?皇莆瑾顿时紧张的语无伦次:“不…那…我…这…”

  血饮:“不愿意?”

  “…愿…愿意。”

  “那走吧。”

  皇莆瑾觉得自己都要哭了,看向湛秦跟皇莆瑜:“……哥…秦哥哥…你们…不去吗?”

  皇莆瑜哎了一声,拿起一个馒头咬了一口:“像我们这种宿醉的人,自然是吃完在去睡了,他们几个去看药材。快去吧,她可不喜欢等人,小心惹她生气了。”

  皇莆瑾看着已经站在门口的血饮跟殷寒轩,欲哭无泪,一步三回头的移动着小步子,看到血饮不耐烦的脸突然看了过来,连忙刷的一声,一阵风似的,跑到血饮旁边,又退了几步,保持距离,紧紧抓着身上背着的一个小包包,百般不乐意的跟着走了。

  皇莆瑜心情大好,拿起一个馒头啃了起来,仿佛是在吃山珍海味,吃的那是一个心满意足。

  叶嫣儿好奇道:“小瑾怎么这么怕血饮?”

  皇莆瑜张口就来:“有一天她惹血饮生气了,血饮把她绑了,扔在了猪窝,吓的她就在也不敢了。”这是他从小到大,一直想要做又不敢做的事。

  叶嫣儿不信道:“真的假的?她生气一般都是直接解决。”

  湛秦接口道:“都是过去的事了,厉风,你们等下去看药材?”

  南厉风:“嗯,那我们先走了,你们两个好好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