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二十二章 波月谷村长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983 2020-03-05 17:27:58

  一头半白的头发,一张看起来年岁不大的脸,略黄的肤色看起来人倒是十分健康,一双小眼睛在看人时眯了眯,原本眼睛就小,加上这一眯倒让人不知道他有没有睁开眼睛看了。

  一只手杵着一根拐杖,这么一看,年岁倒是有些大了,只是光看这张脸,此人只怕不过二十。

  那村长往客栈巡视了一眼,目光落在了殷寒轩这边,拐杖往地上那么一戳,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四周倒也安静了下来。

  声音苍老的就像被晒焦的树皮:“听说客栈进了贼,作为波月谷的村长,我有义务也有责任为我的客人查明真相,希望各位客人都配合一下,当然,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话,他却停顿了四五次,气息不稳,虽掩饰的很好,可殷寒轩还是发现他停顿时,微微有些喘。这样说话就像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已是强弩之末了。

  “你们两,去丢东西的客人查,你们两从左边查,你们两从右边开始查。”村长指了指身后带来的人。

  “是。”

  殷寒轩看着那村长,杵着拐杖,咚咚咚的上了楼,腿脚有些不利索,走的有些慢,按其他地方看,都显示出此人上了年纪,可为何会有一张如此年轻的脸?这样殷寒轩有些百思不解。

  鲁格看到村长倒是十分客气,侧身让了一个位置,村长也许是眼神不太好使,往殷寒轩面前凑了凑,眼睛眯了眯,才道:“这位公子刚刚说的……老朽在外面时都听到了,公子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一看就知道是个读过书的人……你刚刚也说了……此事若是在燕城……应该交给衙门管……但在波月谷……没有衙门……凡出了什么问题……都是由我这个村长出面处理……既如此……公子可否行个方便……让我的人进入查探一二……正所谓,清者自清。”

  殷寒轩看他这说一句顿三句的,生怕他一口气喘不上来,也不知道血饮回来了没有,但若是拖下去,只怕让人心生有疑,殷寒轩看到颜月也往这边走了过来,侧身一让,莞尔道:“请。”

  拐杖往门槛一跨,咚的一声,接着腿也跨了进来,村长往屏风那边一指,一人走了过去,他自己往外间看了一圈,朝着里间走了过来。

  殷寒轩伸手一拦:“村长,内人在里面睡觉,只怕,有所不便……”

  村长伸手往他手上一抬,直径走了进去,谁知道……

  地上散落的衣服,鞋子,还有女子的肚兜,无一不在显示着晚上这里经历了一场****。

  殷寒轩连忙拾起地上的衣服:“既然都查了,还请各位出去!”

  村长清了清嗓子,脸上一阵燥热,歉意道:“打扰了,年轻人热血方刚,老朽理解,不要过犹不及,也要多多注意才是。”

  一边的鲁格却有些不肯走,一直看着床上的蒙着被子里的人,在村长耳边低语了几句,村长看了看床上,点了点头。

  鲁格:“殷公子,殷夫人我们都见过,夫妻之间,大家都理解,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不如让殷夫人露个面如何?”

  殷寒轩轻哼了一声:“听鲁公子这话,是在怀疑床上躺的不是我娘子了?”

  “在下……”

  “村长,打开门做生意,那自然是要一视同仁的,颜姑娘的父亲跟村长是老交情,可交情归交情,你们这般欺负我们这些新来的商客,这房间也让你们看了,搜也搜了,难不成还要查我的床不成?这就是你们波月谷的待客之道?”

  “公子莫激动……”

  “你们无凭无据的要查房间,那是我给村长面子,让我娘子露个面也不难,但你们要想好了,要是床上的人不是你们要找的黑衣人,村长,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公子想要什么,但说无妨。”村长拦住了冲动的鲁格。淡笑道。

  殷寒轩鄙夷的看了一眼鲁格,:“大家都是生意人,要是此人不是,此次买卖村长得让三成利给我。”

  跟在村长身边的人听到这话,低声在村长耳边说什么,殷寒轩不用想都知道是在劝村长,三成利什么?这相当于这次的药材几乎可以免费各他们了。

  村长犹豫起来,一边是老雇主,几十年的交情了,一边是利益,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颜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好,这三成利我给了。”

  村长一笑,愁云立散,但也开口劝道:“颜姑娘,这三成利,可不是小数目。”

  颜月一笑:“村长,放心吧,这点钱,对我颜家来说不算什么。”又转头对殷寒轩道:“殷公子,我也别见外,掉的是村长交代要的东西,这要是没查到,我跟村长也没法交代,你看,我都答应了,你……”

  “真是不好意思,让颜姑娘破费了。”血饮从被子探出一个脑袋,笑道:“若是颜姑娘对这床也感兴趣的话,要不,我穿个衣服?让你们查查?”

  被子往下一滑,露出左肩膀,血饮还没怎么,殷寒轩倒是连忙把被子一拉:“你们……”

  颜月一笑,打断了殷寒轩的话:“对不住了殷公子,殷夫人,就不打扰你们卿卿我我了,村长,我们走吧。”

  殷寒轩将人送到门口,笑道:“村长,颜姑娘,可别忘了三成利了。”

  颜月皮笑肉不笑道:“放心,忘不了!”

  殷寒轩把门一关,看着被窝里的人,:“你……”

  “把我衣服拿过来。”

  “……哦。”殷寒轩把血饮的衣服替给她,肚兜却不小心掉在了地方,殷寒轩脸上顿时一热,口干舌燥,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拾起地上的肚兜,背过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其实可以不脱衣服。”

  “做戏要做全套。”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声比一声重,一声比一声急,就差没一脚把门踹开了,殷寒轩走了出去。

  鲁格敲的正是湛秦的房间,殷寒轩出去时,鲁格已经把门给踹开了,殷寒轩靠在门口:“这是我朋友的房间,他们出去喝酒去了。”

  “喝酒?现在都快天亮了,要喝也该回来了吧。”鲁格看到又是殷寒轩,心里就气不打一处,他刚刚之所以要看人,就是因为他准备离开时看到被子里露出的黑衣被人扯了进去,他也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是看错了,但看殷寒轩那般推推拖拖的模样,又觉得是,可没想到此人既然这么奸诈狡猾,无缘无故被坑了三成利,你说他生不生气!!

  “这不,回来了。”殷寒轩抬了抬下巴。

  鲁格看了过来,楼下正有几个人被拦在门口,都是一副醉熏熏的模样,湛秦自己也喝高了,还要扶着一个喝醉的皇莆瑜,一把打开拦住他们的手,碰的一声,两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被门槛绊住了脚。

  湛秦这一甩倒是清醒了不少,但旁边的皇莆瑜喊了一句,便没声了,呼呼大睡了起来。湛秦哎的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拖了拖皇莆瑜,没拖动,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皇莆瑾几人也被醒了,看到外面的情况,大概也知道了点,怎么就这颜月三番四次遭贼惦记呢。看到皇莆瑜两人,喝成这样,心里便怒火中烧,既然背着她去喝酒!!

  气归气,地上躺着的,一个是她亲哥,一个是没有血缘关系又心生爱慕之人的亲哥,心不甘情不愿的跑下楼,扶起皇莆瑜,哪知喝醉的人重的跟头牛似的,差点没把自己给摔了,殷寒轩扶着湛秦,南厉风下来帮忙,扶着皇莆瑜,两人上了楼。

  进门时,被村长的人拦住了,村长一笑。不用凑近,都能闻到两人身上重重的酒味:“不知二位是去哪喝酒了?”

  湛秦嘿嘿一笑:“不可能说。这是,秘密。”

  “你告诉我,我保证不说出去。”

  湛秦看着村长哎哎了两声,笑的让人觉得有些傻,对着村长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又立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要保密哦!”

  村长笑了笑:“扶他们进去。”

  皇莆瑾呼了一声,揉了揉胳膊,气的往皇莆瑜身上踹了一脚,又叹了一口气,将两人的鞋子拖了,被子盖上,打湿毛巾帮两人擦了擦脸。房间早已被搜过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准他们进来。

  出来,关门。

  出去喝酒的人不少,这个时辰回来,只怕喝的是花酒吧,皇莆瑾看了一眼房间,莫不是也是去喝花酒了?可自己也不能跑过去问村长吧。

  南厉风此时可没心情在两个喝醉酒的人身上,看到搜查的人进了内间,在床上乱翻时,心里一紧,就怕他们翻床单下面。

  看到他们没翻,心里一松,可突然有个人喊到:“看看床单下面。”

  南厉风一颗心悬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