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二十一章 传信之人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981 2020-03-04 18:32:50

  殷寒轩坐在那尊天女神像面前,一动不动的盯着它看,嫌那香火碍事,都直接给掐灭了,听到血饮回来,直接将神像拿了下来,坐在桌边一边看一边问道:“都交代清楚了。”

  “嗯。”

  “吃点水果。”殷寒轩把盘子往血饮面前推了推。

  血饮却拿起旁边花花绿绿的小糖果,:“这些那里买的?”她还没见过这种小小的糖果呢。

  “就买糕点旁边不巧看到的,就买了些。甜不甜?”

  “酸甜的,还不错。”

  “就知道你喜欢吃,不过,晚上,少吃点。”

  血饮切了一声,这口气完全是把她当作小孩子了,拿起两颗又扔到口里。

  殷寒轩看她这幼稚的行为,失笑,拿起神像看了起来,在酒楼时,血饮之所以说要刘师傅做的,是在试探的问刘师傅此人今晚是不是在厨房,他出去也是为了跟那刘师傅见一面约个地址,糕点跟糖葫芦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什么让湛秦去?”

  “他比南厉风细致些,长期跟皇莆瑜待在一起,两人之间也比较有默契,做事什么不会显得太刻意。”

  殷寒轩点了点头,南厉风是少盟主,处理事情的能力随机应变要比湛秦强,但也因为如此,发号施令惯了,买卖药材的事更适合他。

  “那为何不兵分两路?我们去见那人,湛秦他们去其他地方查?”这样效率会更快一些。

  血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拿起切好的桃子放在口里咬了咬,刚吃了糖,桃子的味道变得怪怪的,反正是不甜了:“明天,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殷寒轩看着血饮嘴角邪恶的笑,就知道湛秦跟皇莆瑜两人只怕又被坑了!!!

  画像里的人挺好记,一双小眼睛,眉毛却跟浓郁,最重要的标志是他嘴角有被烫伤的痕迹,约定的地点是在一家小酒坊,皇莆瑜本来还在庆幸,虽然被人暗地里骂了一句智商不高,但好歹可以有酒喝了。

  去了以后,两人才知道,名为小酒坊,难道就真的只是喝酒的地方吗?看到里面绿绿红红的一片,两人不约而同的退了出来再次抬头看了一下招牌。小酒坊三个字确定了在确定。

  皇莆瑜:“湛秦,地址没记错吧?”

  “没,我确定。”

  “靠,她没说这人是个断袖呀!!!”皇莆瑜压低嗓子的咆哮道。

  对,没有看错,那些穿着红红绿绿的衣服的人正是长的秀气俊俏的男子,两人脸上顿时三根黑线,皇莆瑜欲转身离开,这可是触碰到他底线原则的问题了,只是湛秦还没拉他,出来两个俊逸男子将他们二人拉了进去。

  湛秦在皇莆瑜耳边低声道:“把他们当女人看就行了。”

  “……”

  湛秦倒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活脱脱一副公子哥的气势,往男子手上一摸:“约了刘哥一起来的。”

  那男子娇羞一笑:“原来是刘哥介绍来的呀,来,我为哥哥带路。”

  湛秦忍着浑身的鸡皮疙瘩,不动声色的跟着男子,在心里不知道把血饮诽谤了多少次了,真是心机深重呀,难怪让他们来而不是让自己来,从吃饭开始,这个就是一个连环计了!!!

  其实血饮一开始并不知道小酒坊是做什么的,她今天白天出去买东西的时候,那个小酒坊的门是关着的,她还以为是店掌柜有事关门一天,但看到殷寒轩给她的地址时,便觉得很奇怪,约定时间是子时,小酒坊难不成是晚上营业,她便特意去问了一下客栈的小二,才知道,小酒坊原来是个……有龙阳之好的人去的地方。

  原本也打算只是让湛秦跟皇莆瑜去其他地方查的,只怕殷寒轩去了这个地方,会被人直接活吞了不成,既然坑都坑了,也就不在乎这一两次了。

  真想看看他们看到小酒坊是什么时是什么表情。

  殷寒轩突然往天女眼珠子一暗,咔的一声,血饮一顿,抬眸看着殷寒轩手里的天女,天女背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四方格,到里面是空的,两人对视一眼,相顾无言。

  夜静静悄悄的,大部分都已经梦周公了,巡夜的人敲过了三更,一个黑衣人从客栈的窗户之中爬上了屋顶,往前走了一段,停了下来,沿着屋檐倒挂金钩,拿出一根细长的竹子往窗口一戳,对着竹子吹了吹,等了一会,才打开窗户跳了进去。

  黑衣人步入了内间,用手碰了碰床上的人,确定没反应了,才在房间里四处看了起来,但他并没有翻柜子什么的,仿佛是在找一个很大的东西,往四周看了看,又沿着墙壁一点点敲了起来,不小心碰了到了旁边的花瓶,可花瓶并没有倒,反而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黑衣人正打算看看花瓶是不是有古怪,灯突然一亮,一炳剑散发着冷光朝着他刺了过来。

  黑衣人一个侧身一顿,抬腿往她剑上一踢,准备从窗户翻出去,一张网却从他面前盖了过来,黑衣人往后连着几个翻身,准备从正面离开,门一打开,几把刀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颜月把剑一收:“就你那点迷药,想迷谁呢?”她指了指屋顶:“你在上面走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来偷我的东西!”

  抬手去扯黑衣人的面纱。

  黑衣人从衣袖之中落出一把匕首握在手里,看着那慢慢靠近他脸的手,正打算硬闯出去,突然从窗口扔进来两个东西。鲁格大喊了一声:“小姐,小心。”

  碰的一声,仰起一阵白烟。

  颜月挥开白烟,黑衣人已经不见了,颜月气风一跺脚:“又让他跑了。”

  叶子墨将窗户一关,在外面听了听:“没追来,你赶紧把衣服换了。”

  南厉风连忙换下夜行衣,想了想,将衣服藏在床单下,叶子墨打开房门一看,不少人将灯点了起来,刚刚那一声,只怕吵醒不少人了,颜月正在跟客栈的小二说什么,小二不停的点头。

  颜月的随从便一间间开始敲,南厉风披着一件外套,将灯点亮,打开房门,拉住一个小二问道:“刚刚出什么事了?”

  小二解释了几句,又让他们理解配合一下。

  血饮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他们离南厉风的房间隔了两间,小二说的她自然也听到了,看颜月她们还在那边开始查,不过很快也就查到他们这边了,湛秦跟皇莆瑜就在他们隔壁,此时只怕还没回来。

  她倒是不担心他们,反正小酒坊的人都能作证,只是这么一来的话,大家都要“以为”他们两个有龙阳之好了。

  血饮把门一关:“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殷寒轩:“好。”他不担心她来回的速度,看颜月她们,等她一来一回也差不多了。

  只是殷寒轩没想到颜月让随从从左边开始查起,而他的房间就在左边第三间。

  咚咚咚的敲门声很快就响了起来,殷寒轩躺在床上装作没听见,现在也只能是能拖多久是多久了。

  咚咚咚,敲门声便的大了一些,殷寒轩捏着嗓子,朦朦胧胧的回道:“谁呀!”口气有被吵醒的不满。

  “客栈进贼了,过来查看!”

  殷寒轩把外衣一披,看了一眼窗户,将火烛点亮,把门一开:“客栈进贼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娘子本来就睡眠不好,好不容易睡着了,被你们这么一吵还要不要睡觉了!!”

  鲁格看他这么不配合的样子,心下便怀疑起来:“殷公子,莫不是那黑衣人就藏在你房间?”

  “鲁公子,说话是要讲证据的!”

  “你给我看看,有没有自然就知道了!”

  殷寒轩伸手一拦:“你说查就查?你是何人?若是东西被偷,你可以找波月谷专查此事的人,你一个百姓,这样乱闯别人房间在燕城可以被抓的!还有,店小二,大家都是来这波月谷做生意的,凭什么他说搜就搜,你置我们于何地?”

  一位被查的商队早就不满了起来,还有这没被查的,却被吵醒的,也不让查的人也喊了起来:“就是,我们是没付钱还是怎么了??”

  “他们说进贼就进贼了,客栈这么多人住,怎么就他们东西被偷了?”

  “可不是,这三更半夜搞这么大动静,要我说,指不定是他们想看我们的东西,好找机会下手!”

  “说不定就是贼喊追贼!”

  一时之间不少人愤怒了起来,颜月看小二也压不住场面了,大喊道:“大家安静一下,听说我,客栈已经前前后后被人守住了,小偷就在我们客栈里,已经有人去找村长了,等村长来了,让他的人查,这样,大家就没意见了吧。”

  议论之声渐渐小了下去,殷寒轩也顿时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听到有人说村长来了。

  来的这么快?

  殷寒轩越过人群朝着那为首之人看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