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二十章 传信之人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47 2020-03-03 17:39:34

  血饮含着一颗山楂,看他这般模样,只怕再说下去,定要生气了,哦了一声,对着湛秦道:“湛公子,你输了。”

  殷寒轩把茶杯重重往血饮面前一放,以示她拿他打赌不满的心理:“子霜,厉风,你们的事我已想到办法了,等波月谷一事解决了,在帮你们把婚约一事解决。”

  一顿饭吃的大家心里都七上八下的,皇莆瑜一心想着血饮会让他做什么事,没心情吃了,湛秦只是觉得为何血饮都开口了,殷寒轩为何没同意,其实并不用真娶,只需要当着南叶两家假意的表明一下心意就好了,这一点,殷寒轩不可能想不到,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自然也没心情吃了。

  就算殷寒轩说了有办法,可南厉风觉得此事只怕没这么简单,他爹的用意在明显不过了,要是殷寒轩的办法行不通,他该如何抉择?

  其他人也都在担忧婚约的事,自然也吃不好了,唯独血饮,喝的欢,吃的多,还有一边的殷寒轩,不停的在给她夹菜,看她吃的开心,自己心里也跟着高兴。

  湛秦放慢了脚步,与血饮平齐,低声道:“血饮姑娘跟殷王爷是商量好了的吧?”他细细回想了一下,血饮之所以等待这么久才开口说打赌,并不是在思考什么,而是在等买糕点的殷寒轩上楼,说给他听的。

  “知道的倒也不算慢。”血饮大方的承认道。

  他被坑了!!!

  叶子霜本以为血饮出面,她都不计较了,殷寒轩自然也是会同意了,可没想到……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在了最后面,不巧,湛秦跟血饮的话被她听到了。

  原来是串通好的,她就说了,她怎么会这么好心帮她说话?她就是知道不管她说什么,殷寒轩都不会同意,所以才如此的。还害的她白白感谢了她一把。

  殷寒轩往后看了一眼湛秦,刚刚他正在买水果,也没问湛秦那话什么意思,湛秦就已经走了:“什么串通好的?”

  血饮不解的看了一眼殷寒轩:“我说打赌的事时,你不是在门口嘛?”

  殷寒轩听着二丈摸不着头脑:“啊?没呀,我去的时候,小二他们刚上了菜出来。”

  “你买了糕点没直接上楼?”

  “没,我结了账才上去的,还等了两个人结账才到我的。”

  血饮呵的一笑:“不是,那你都没听到,你为什么不愿意娶叶子霜?她是真的很喜欢你,而且你一个王爷,娶两三……唔。”

  殷寒轩拿起一颗糖就往血饮嘴里塞了进去:“我刚刚说的,都是我心里话,认真的。”

  血饮拿出卡在牙齿中间一半的糖,黄色的,水果味的,酸甜酸甜的,什么时候买的?看着走在她前面挺拔的身影,她怎么忘了莫离的事了,当初莫离出了那种事,要的还只是一个名分,他师傅跟谷老头都出面了,他都没点头。

  把糖往口里一扔,拿下脑袋上的斗笠往殷寒轩脑袋上一盖,拿过他手中提的水果:“别让人看见你这张男女老少都心动的脸,麻烦。”

  殷寒轩把斗笠正了正,嘴角含笑,伸手牵住血饮身侧的手:“娘子说什么便是什么。”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叶子霜只听到了上半段,却错过了下半段,要是她听到了全部,有些是,便不会发生了。

  湛秦刚坐下喝口水,房门就响了,皇莆瑜像只被惊了的老鼠,听到门响,就觉得抓他的猫上门了。

  血饮拿出一张画像,又拿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诸多疑问的纸张:“去这个地方见这个人,问他这些问题,在去核实他说的内容。”

  湛秦看了一眼纸张上的问题,有一半是他自己也十分疑惑的,而有些确实他没有注意到的,他看了一眼血饮,不过一天时间,还算不上一天,对波月谷的每个地方几乎都观察到了。

  皇莆瑜凑过脑袋看了一眼,惊道:“这么多?还要一一去核对?这得到什么时候去?”

  血饮没理皇莆瑜的惊乍:“背下来。”

  皇莆瑜:“背…背下来?可约定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时辰……这……”

  湛秦自然知道血饮的用意,不过,这件事不需要两个人:“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皇莆瑜正要说他仗义,还没开口,血饮便道:“他是去打掩护的,你是去判断真假的。”

  湛秦无奈的看了一眼皇莆瑜,可不是我不帮你了。

  他拿起画像:“这个人是谁?”

  “此人是殷寒轩的人,专门查月影宫之事的。他要是什么都不愿意说,你便把这枚玉佩给他看。”血饮拿出一枚玉佩放在桌上,上面刻着一个轩字。

  皇莆瑜:“既然是自己人,为何还要去核实?寒轩是在怀疑他吗?”

  “三天时间,我要所有答案。”血饮说完起身出了门。

  皇莆瑜哎了一声,转头看向湛秦:“既然怀疑,干嘛还要去问?”

  湛秦拿起玉佩,心中有些佩服道:“他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人的行踪。”

  皇莆瑜恍然大悟道:“对对对,消息是他传的,那他肯定知道月影宫人的行踪,那我们跟踪他吗?可还要核实消息?一人做一件事吗?”

  湛秦把纸张往火烛上一点:“到时,我自有办法,准备一下出发。”

  “哦。”皇莆瑜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后知后觉道:“刚刚她说我是去打掩护的?其实看不上我的智商。”

  湛秦一本正经道:“对呀,你现在才发现,可见,智商也就只能给我打掩护了。”

  “你!!……”皇莆瑜伸着颤抖的手指着湛秦。

  “慢!”湛秦手一抬:“话是她说的,有本事,你去找她评理呀。”

  “哼,有本事别让我去呀。”

  湛秦呵呵了两声:“有本事你让她别让你去呀。”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