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一十六章 波月谷城3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75 2020-02-28 17:47:03

  南厉风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叶子霜眼里的那份骄傲与生气,不是因为喜欢吃醋,这不过是一份心底的虚荣心在作祟罢了,这倒南厉风想起一件往事,差不多的内容,只不过,那个人眼里多了一份失落,分辨喜欢与不喜欢,占有欲跟虚荣心之间的差距,也许就是一份眼里的失落吧,他忽而惆怅道:“只是看到她会让我想起一位故人。”

  “故人?你喜欢的人吗?”

  “……嗯,很…喜欢的人。”南厉风沉思许久,才缓缓道。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叶子霜好奇道,跟南厉风也认识很多年了,从未听过他有喜欢的人,她还以为是他眼高于顶呢。

  “她…去世了。”

  “啊?对不起呀,厉风哥哥。”叶子霜看到南厉风眼中有些哀伤。

  “没事。”

  “那她怎么去世的?”

  南厉风仿佛看到了一片血光,红色的血从屋檐下慢慢流了下来,呐喊声,厮杀声,哭声,一阵阵响起在他耳边,那她怎么去世的?那她怎么去世的?一遍又一遍的回响在她脑海里,脑袋突然要被人撕开似的。

  “子霜,你在愣着干嘛,快去洗澡,我们要开始敷面膜了。”皇莆瑾出来看到叶子霜还站在门口,拉着她回了房。

  碰的一声,南厉风站不稳似的往门口重重一靠,湛秦看南厉风有些不对劲,放下手中奇怪的衣服:“厉风,你怎么了?”只见南厉风捂着脑袋,渐渐的缩成了一团,嘴里不停的呢喃着:“不要,不要,不要……”痛苦又绝望。

  “厉风!你醒醒!南厉风!”湛秦大喊了一声,怎么突然会这样?就像梦魇一样。

  皇莆瑜刚脱了外衣,正准备洗澡,听到湛秦的喊声,急忙出来一看:“怎么了?”

  南厉风一脸茫然的看着湛秦,大口的喘气,往地上一坐靠着门,扶着额头道:“没事。”

  “叶子霜是那个房间?”湛秦正要问刚才是怎么回事,突然出现在门口的血饮打断了他们。

  三人都是一懵抬头看着血饮,只穿着亵裤赤裸着上身的皇莆瑜突然啊的喊了一声,跑到了屏风后面,血饮垂眸看了一眼一个坐一个蹲的呆滞的两个人,像见了鬼似的,估计是给不了她答案了,正打算一间间敲门时,这时皇莆瑾突然喊了一句:“皇莆瑜,你鬼喊鬼叫想死呀!!”

  血饮伸手敲了敲门。

  “谁呀?”皇莆瑾在里面喊了一声,打算开始敷面膜了,就有人敲门,口气有些不好,还以为是皇莆瑜,打开一看,声音就像别人掐住了似的:“血…血饮,你有什么事吗?”那里还有刚才半点肆无忌惮的嚣张气焰。

  血饮看到皇莆瑾这副模样,忽然想起小乞丐,这么久了,小乞丐,鬼魅,黄泉,柳苏柔都没有任何消息,她把包袱往皇莆瑾身上一扔:“给她。”这些人当中,她倒是有点喜欢皇莆瑾,这人虽然吵了一些,说话做事直来直往,还有些蠢,但心底至少还有一份真性情。

  “啊?给谁?这不是南哥哥给你买的吗?”皇莆瑾打开包袱一看。

  “南哥哥?南厉风?”血饮脸色一沉。

  “……啊,是。”皇莆瑾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话刚落音,怀里的东西便不见了,皇莆瑾脑袋往门口一探,就看到血饮一脚踹开了湛秦的房门,把她吓了一跳,脑袋一缩又偷偷的探了出来。

  湛秦跟南厉风两人刚准备坐在,看到踹门的人,又站了起来,不知道她这是要做什么,皇莆瑜在里面听到动静,还以为出事了,亵衣都来不及穿好急忙跑出来:“怎么了?”

  抬眸看到门口的血饮,正对上她的目光,低头看到自己敞开的衣领,啊的一声又跑了进入,湛秦扶了扶额头,这两兄妹见到血饮怎么就跟便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怎么没觉得皇莆瑜这么矫情,别个姑娘家都没咋地,他倒先跟个姑娘家似的喊了起来。

  皇莆瑾听到这声叫喊,滋了一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还没等南厉风开口,血饮把包袱往南厉风身上扔了过去,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话:“若是再有下次,我保证,你身上会多出很多小小的伤口。”

  湛秦看了一眼地上的包袱,又看向南厉风,南厉风轻呼了一口气,拾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眼里却亮了亮,傻傻的笑了起来。

  湛秦真是有些看不懂他了,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你以为她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南厉风却把衣服抱在怀里,拍了拍湛秦的肩膀:“我先回去了。”

  湛秦看着南厉风轻快的脚步,疯了吧?

  殷寒轩看着桌上的衣服,纠结着要不要换,买的不是中原的衣物,但这么久了,总得是有些不舒服的,看到血饮出去又进来,手里的东西不见了,轻叹了一声:“不穿放着就成,何必送回去。”

  血饮看到自己要的衣架,火盆,几桶水都送了过来,拿起自己刚买的衣服,路过殷寒轩身边时,清冷道:“以后,不要随便给我收别人的东西,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话语之间的疏离让殷寒轩愣了一下神,看到挂着换在屏风上的衣服,起身站在屏风外:“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她送衣服的时候我说了,你不一定会穿。”

  血饮把衣服放在水桶里搓了搓,真是脏的不行了,听到殷寒轩有些哀伤的话,手一顿,轻叹了一口气,又撮了起来,那他出什么气,又不是他的错。

  殷寒轩听到里面的水声,听声音又不像是在洗澡:“你在做什么?”

  “……”

  等了半天也没见回应,正打算看时,就看到血饮端着一盆刚洗好的衣服,拿着一根原本是挂在窗口晾衣服的长竹竿挂在了床上跟衣架上,下面正好放着火盆,殷寒轩不明白,其实把衣服挂出去,没多久就干了,何必这么麻烦。可又觉得,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自己也很想换衣服,但南厉风他们带的,他实在不敢恭维的穿,看到那个打开又被遮住的包袱,里面应该是还有衣服,本想问问,看到血饮坐在梳妆台那边不知道在搞什么,又正气头上,还是不要撞枪口了。

  自行打开包袱一看,一套男装,黑色,上好的布料,摸着那丝滑柔软的面料,一时心里又暖暖的,可他忽而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接下来,要找到那个给他传递消息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