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一十五章 波月谷城2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65 2020-02-27 18:12:32

  “它?你说…天女神像?”殷寒轩顺着血饮目光看去。

  “嗯,你等会去其他房间看看就知道。”血饮看着天女神像,烟雾飘渺,她记得路过其他房间时,无意之中看到房间供奉的佛像,每一尊都不一样。

  “好。”殷寒轩看了一眼天女神像,起身去了内间,脱下衣服一看,小腹一片青紫,一入木桶之中,便倒吸了一口冷气,其他房间的佛像是什么,他倒是没注意,但那尊用石头雕刻的天女神像他一进来便注意到了,雕刻的太好的,眉眼,表情,动作,一笔一划都能看出雕刻师傅功力深厚,没个二三十年以上功力是雕刻不出来的。

  他想起血饮说的屋角,屋檐,铃铛,花草,女人,客栈,药铺,而在他的记忆中,他所能想起的,是被风吹响的铃铛,梳头发的女子,屋门的花草,除此之外,是波月谷人身穿的服饰,不管男女头上皆带着一个长长的穗子,垂在身侧,穗子上面也挂着一个铃铛,不过是那种小铃铛。

  正想着,突然听到开关门的声音,殷寒轩喊了一句,无人应答,因为腹部的疼痛,穿衣服也不免慢上了许多,刚穿好亵衣就听到敲门声,传来南厉风的声音。

  “等下。”殷寒轩应了一声,房间分了一个外间一个内间,外间这边又用屏风隔开做个一个洗澡的地方,殷寒轩往内间看了一眼,这才起身开门,去哪了?

  “在做什么?这么久才开门?”

  “刚在洗澡。怎么了?”

  “哦,东西不是都没了么,大家也没换洗的衣服,她们几个便嚷嚷着要出去买衣服,过来问下你…跟血饮,是一起去?还是?”南厉风说着,往屋里看了看。

  “我就不去了,你也知道……”殷寒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等会我去帮你买点药,那血饮她?”

  “她出去了,买了她也不会要。”

  “我自己看着办,那你好好休息。”

  “好。”

  殷寒轩等南厉风一走,又起身去洗了一个头发,拿着干帕子一点点擦干,看到那尊天女神像,将帕子一放,梳好头发,起身出门了,买衣服他们应该都不会全去,至少皇莆瑜他肯定就不会去了。

  来到皇莆瑜房前,敲了敲门,开门的是湛秦,正奇怪时,就听到皇莆瑜的声音从内间传了出来,在问是谁,殷寒轩站在内间门口,皇莆瑜正四脚八仰的躺在床上,笑着摇了摇头:“是我。”

  皇莆瑜仰头朝着门口看了过来:“寒轩,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出去了,子霜既然放过了你,不会是还在生气吧?”

  “小瑾这不也放过了你。”殷寒轩莞尔。

  皇莆瑜哎了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别说了,说多了都是一把心酸泪。”为了不去,他差点没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湛秦给殷寒轩倒了一杯茶:“她在休息?”

  殷寒轩朝着佛像看了一眼:“出去了。”放的是一尊现世佛——释迦牟尼佛。

  “怎么没跟她一起去?”湛秦知道血饮出去,肯定不是跟子霜小瑾她们一样,这才安下来多久就出去了。

  殷寒轩把茶杯一放,转着手中的茶杯,笑道:“估计是去买酒了,我没事就过来坐坐,你们这房间供奉现世佛?”

  皇莆瑜端着茶杯,翘着二郎腿:“我前面还以为是渡了一层金呢,谁知道只是上了色,石头做的。”

  “比我的好,我房间一尊天女神像,别说金了,什么色都没有。”

  湛秦笑道:“那也比厉风房间的强,他房间放的一尊鬼面阎王,表情狰狞,半夜起来只怕看到还会吓一跳”

  皇莆瑜跟着一笑:“还是小瑾她们房间好,七仙女,多好看呀。”

  正说着,外出的几人提着几个包袱就回来了,大大小小的一堆放了一桌,叶子霜听南厉风说血饮出去了,正打算给殷寒轩送衣服,却看到殷寒轩在湛秦他们房间,想起洞口发生的事,一时又有些闹别扭,不予跟殷寒轩说话,脖子上的痕迹现在都没消呢。

  皇莆瑾气恼皇莆瑜不去提东西,拿起衣服就扔在他头上:“你的,布料最差的。”

  皇莆瑜哎了一声,把衣服打开一看,奇道:“这是什么衣服?”

  “这是波月谷当地人穿的,这叫入乡随俗吗。”

  皇莆瑜把衣服往桌上一扔,这裙子不像裙子,衣服不像衣服的:“我不要。”

  皇莆瑾拿起衣服威胁道:“我辛辛苦苦买来的,你说你不要?”

  两人在房间又开始不得消停的追追打打,殷寒轩无奈的摇了摇头,问了一下南厉风,厉风把其中一个包袱递给他,殷寒轩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寒轩哥哥。”叶子霜看殷寒轩看到她也只是笑了笑,态度有些疏离,心里一想,会不会是血饮对他说了什么?出门叫住了要进门的殷寒轩。

  殷寒轩收回推门的手:“怎么了?”

  “那天,我不是有意要发脾气的,我哥都跟我说了,对不起呀,寒轩哥哥,错怪你了。”

  “我知道,我没放在心上。伤好点没?”

  “好的差不多了”叶子霜摸了摸衣领,踌躇道:“血饮她…有没有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

  叶子霜看殷寒轩一脸茫然,难不成她什么也没说?笑道:“没什么,你等下。”

  刚刚把殷寒轩的衣服给了,一时忘了血饮的,南厉风正打算那衣服送过去,一只手从他手下把包袱一拿,冲了出去,他出门一看,就看到叶子霜正把包袱递给殷寒轩。

  “寒轩哥哥,这是我给血饮买的,我看她跟嫣儿姐姐差不多,就按着她的尺寸买了。”叶子霜把包袱递给殷寒轩。

  殷寒轩伸手接过:“好意我替她领了,不过有言在先,她未必会穿,倒时你可别生气了?”

  “不会的,放心吧。”

  叶子霜看殷寒轩进了房,轻呼了一口气,什么话都替她说,真是把她当娘子对待了,心里不免又升起一阵阵失落,回头就看到南厉风椅在门口双手环胸的看着她。

  叶子霜嘿嘿一笑,装傻道:“那个厉风哥哥,你站在着干嘛呢?”

  南厉风哼哼了两声:“为什么说谎?”明明衣服是他看的,也是她让叶嫣儿试的,他买时,叶子霜还一脸不高兴,这转眼,就把他的功劳抢了。

  “就……幡然醒悟了呗,总不能因为一些小事,一直介怀吧。”

  南厉风轻笑了一声,她有多喜欢殷寒轩所有人都看眼里,他们之间虽有婚约,但彼此都没想过要嫁娶对方,当作妹妹哥哥看待罢了,他抬手往叶子霜脑袋上轻轻一敲:“但说谎还是不对的。”抬眸就看到从外面进来的血饮,手里拿着的东西挺多的,一个包袱,药,酒,还有吃的,跟小二说了几句,才上了楼。这才想起他忘了给殷寒轩买药了。

  叶子霜捂着脑袋,委屈巴巴道:“我知道了。”看南厉风一直在看着前面,回头看了过去,就看到血饮正在上楼,直到血饮进了房间,南厉风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你…喜欢她?”叶子霜轻轻问了一声,那种眼神,只有看喜欢的人才有,虽然她不喜欢南厉风,可看到自己定有婚约的人喜欢上了别人,心里还是有些不爽,要是他喜欢的是别的女子,也许她就不会有这种感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