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上药1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40 2020-02-24 18:40:35

  殷寒轩轻呼了一口气,捂着肚子,疼得有些站不稳。南厉风正准备扶他一把,殷寒轩抬了抬手,笑得有些凄惨:“我没事。”

  刚开口,一丝血液就从嘴角溢了出来,殷寒轩伸手一擦,拦住了南厉风,微微摇了摇头。

  南厉风没想到殷寒轩伤的这么重,扶着他走了过去,低声询问道:“怎么回事?她这一脚可没留情面。”

  “我也不清楚。”殷寒轩声音有些虚弱的开口到,他过去的时候,只看到食物被血饮打翻在地上,接着,血饮就掐住了叶子霜的脖子。

  “我只是看她今天什么也没吃,便想叫她吃东西,可能是吵到她休息了,然后就……就……”叶子霜说着,用手往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掐的动作,声音有些沙哑。

  “寒轩,你没事吧。”皇莆瑜看到殷寒轩和南厉风走了过来,起身让了一个位置,血饮踢他的那一脚他们都看到了。

  “寒轩哥哥,对不起……都怪我,我不该打扰她休息的……”叶子霜一脸自责,眼眶微红。

  叶嫣儿顺了顺了她的背,安慰道:“没事了,她人就是那样,有起床气。”

  殷寒轩抬眸看了一眼叶嫣儿,目光移动到叶子霜身上,看着她那委屈的脸,白皙的脖子上五个鲜红的指印,他知道,血饮睡觉时,若是有人突然靠近,确实会有举动,但血饮对睡觉的环境要求极高,像这种环境她压根就是闭目养神罢了,不可能真的睡着,他相信,血饮打翻东西到动手之间,一定还发生了什么?

  他忍着腹中的疼痛:“子霜,你过去除了送吃的,可还说了什么?”他问的很轻,中气不足,声音有些飘。

  湛秦听到这话,看了一眼殷寒轩,目光又落在叶子霜身上,伸手拉住要说话的皇莆瑾,摇了一下头。

  “我就是让她吃点东西……便什么也没说了。”叶子霜顿时一阵难过,委屈,可怜,伤心,袭上心头,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寒轩哥哥,你是…不相信我吗?我知道你喜欢她,可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什么性格,寒轩哥哥你不是最清楚的吗?”一滴泪无声的落了下来,她不明白,明明受伤的是她,明明是她好心好意给她送吃的,明明是她先遇到他,明明是她比她更喜欢他,明明他们才是一起长大的,可为什么,他宁愿相信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一个伤了他的人,也不愿意相信与他一起从小长大的她呢?

  她伸手往脸上一擦:“寒轩哥哥,你太伤我心了。”说完,起身跑了,洞里虽大,但人也多,跑也跑不到那里去,叶嫣儿看叶子霜靠在墙上。背着他们,身体一抽一抽的,按住要起身的叶子墨:“我去吧。”

  “子墨,寒轩不是那个意思。”南厉风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看到自己妹妹受伤,总归是心情好不到那里去,但这次子霜并不是像上次一样无理取闹,而是好心好意去给她送吃的,在哈城叶子霜跟他说的话,他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可殷寒轩为了一个不过相识不到两年的人,这般不信任他们,让他心里有些不好受,口气自然也好不到那里去:“厉风,我觉得子霜说的没错,他这样问,不就是在怀疑吗?”

  说完又觉得心里替叶子霜委屈,愤愤不平道:“寒轩,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就算你对子霜没有感情,但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跟你认识不到两年的杀手?”

  殷寒轩轻叹了一口气:“子……”

  “别搞得你们多委屈似的,我还觉得我饮姐姐委屈呢,为了保护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她可是最怕热了,再说了,认识久了难道就要相信?那这世间为什么还会有“背叛”这个词?信任是相互的,刚刚南公子都说了不是这个意思,那你相信他了吗?”小安子听到对话,忍不住为血饮抱不平,说完,朝着血饮那边走了。

  叶子墨被说的哑口无言,心里更加气愤怎么搞的血饮掐人还有理了。侧过身,背着他们,可冷静下来细细一想,又觉得小安子说的话有几分道理,他应该听听殷寒轩怎么说的,可又一时拉不下面子主动开口。

  她可是最怕热了。这句话无限循环响起在殷寒轩脑海中,初见之时,大雪纷纷,她也是身穿一件单衣站在雪中。丝毫没有觉得冷,给她做衣服,都直言拒绝了,经常说的一句话,也是热。细细想来,她倒确实怕热。

  沙漠里的温度高于其他地方,可也没见她吱声过,这段时间,怕是很难受吧。

  殷寒轩朝着血饮那边看了过去,她依旧坐在那颗石头上,一手搭在膝盖上,看着外面昏暗的天色,漫天的黄沙,小安子坐在她身边,不知道说着什么,但血饮没回头,没反应,只是静静的望着外面。

  殷寒轩起身时,牵动了身上的伤,眉头一皱,南厉风欲要扶他,被他抬手拒绝了,他走到叶子墨身边,往他肩膀上轻轻一拍,莞尔道:“我只是想知道她为何突然生气,对子霜这样,没有怀疑你们的意思。跟子霜好好说说,让她别为了我伤心了。”

  其他人也看到这边发生的事,都只当作伙伴之间出了一些问题,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别离,也没太多精力管别人的事情,更何况还有自己损失的烦恼呢。

  颜月端着一锅刚煮好的食物,刚才的事她也看到了,毕竟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刚认识的朋友,朋友之间有些什么小矛盾的很正常,她看到殷寒轩朝着血饮那边走去,脚步虚浮,那一脚只怕是不轻。

  “这是我们家那边的乱炖,你们试试。”

  “颜姑娘,这不太好意思吧?”湛秦起身回道。

  颜月将锅放在地上:“没事,大家都是朋友嘛,这干粮那会有乱炖好吃。”

  “那就谢谢颜姑娘了,坐会吧。”南厉风起身笑道。让出一个位置。

  颜月摆了摆手:“坐就不坐了……刚刚看你们……没事吧?”颜月虚指了指,目光往叶子霜那边看了一眼。

  南厉风:“没事,就是一点小误会。”

  “那就好,要是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就说一声。”

  “谢谢啊,颜姑娘。”皇莆瑜朝着颜月身后喊了一句。

  “好香。一定很好吃。”皇莆瑾低头闻了闻。

  湛秦使了个眼色,皇莆瑾起身道:“我去叫子霜过来吃跟殷公子他们过来。”

  小安子看到殷寒轩过来,起身拍了拍屁股,他知道,殷寒轩对血饮好是真的,低声到:“一句话都没说。”

  “你去休息吧,我来。”

  “好。”正准备走,又回头道:“小心点儿。”

  小安子走到一半,就看到皇莆瑾走了过来,说是颜月送了吃的,他拉住要去叫人皇莆瑾,骗她说,他们两个有事要说,等会会过来,这个时候,还是让他们两自己呆会。

  殷寒轩拉过血饮放在膝盖上的手,血饮把手一抽,微怒道:“做什么!”

  殷寒轩又把手拉了过来,掌心果然有一条红色得勒痕,龙卷风的力量多大,手没被勒出血已经不错了,他从怀里拿出一瓶伤药:“上药。”

  “我自己来。”

  殷寒轩紧紧拉住她的手,默不作声,将药在她掌心揉开。

  一阵清凉之意从手中散开,火辣辣的疼顿时消了不少,虽然这点疼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可……这么多年,好像是第一次这么被一个人小心翼翼的疼爱着。

  心里一阵暖,一阵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