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一十章 哪怕是在梦里也好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13 2020-02-22 19:18:30

  热闹过后的宁静,露出了夜本来的面目,无人欣赏的月色显得有些孤寂,守夜的人正坐在火堆边打盹,帐篷里的人不知做着怎样的美梦。

  可也有些人,无心睡眠,也无心看景色,怔怔的看着火堆发呆,游离的眼神找不到焦点,又仿佛透过火堆看到了别的东西,自己的,别人的。

  湛秦掀开帐篷出来,就看到南厉风坐在火堆便发呆,离换守的时间还有一些距离,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怕吵醒身边的人,干脆起身出来了。

  他叹了一口气,往南厉风肩膀上一拍,南厉风似才回过神,还以为是换守的时间到了,笑道:“你睡吧,我正好睡不着。今晚我守着就成。”

  湛秦指了指天上:“离天亮还早呢,正巧我也睡不着,出来透透气。”

  湛秦想起皇莆瑜顺了几坛酒过来,起身去拿了一坛,打开一坛递给南厉风,原本是有些话要跟他说的,话还没说,那颜月来了,也没说成,:“陪你喝点。”

  南厉风笑了笑,接过喝了一口又递给湛秦:“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湛秦擦了擦嘴角,又把酒递给南厉风:“你不知道。”

  南厉风笑而不语。

  “她是天香阁阁主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见她骨骼奇佳,带回的天香阁,人贩子是……”

  “湛秦,”南厉风开口打断到:“所有可以查到的一切都在证明她不是,你说,我该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是该相信……”

  “厉风。”

  南厉风苦笑了一声:“我只是想让我心里好受些。”

  湛秦叹了一口气,往他肩膀上一拍:“还是那句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总得向前看。”

  “但我还是期望,有生之年,还能在见她一面,哪怕只是在梦里也好。”

  血饮靠在骆驼上,隐没在了黑暗之中,背对着火光,正看着颜月那边的帐篷,无意之中听到湛秦跟南厉风的对话,无声不屑一笑,可眼中的光却随之一暗,虽然不知道湛秦为何要调查她,不过已经不重要了,这一天,她相信很快就会到来了……

  在波月谷入口出现之前,会出现一场沙尘暴,这是来过波月谷的人都知道的一个事,只是沙尘暴出现的时间不确定,只要是月圆之日,任何时间都有可能,要是运气不好的话,会遇到龙卷风或者罕见的暴雨天……

  若是运气好的话,沙尘暴出现时,某个方位会出现一个洞口,只要及时躲进洞里,便躲过这场沙尘暴。

  天还未亮,不少人便已经开始收拾行装,有些人甚至昨晚就开始收拾好了,随时一副准备作战的模样。

  小安子昨晚特意交代过,一群人便也起了一个大早,将东西慢慢收拾起来,主要是他们也没什么东西,除了骆驼,食物,偷得借的帐篷,再加他们自己也就没什么了。不像别的商队一样,有装货物的箱子。

  因为这个问题,他们也只能说路上运气不好,遇到了流沙,能活一条命就不错了。哪还能顾得上东西。幸好波月谷里也有装药材的箱子或者麻袋,只是价格会贵上一倍。

  大家都是时常在沙漠中走动的人,对于沙漠里的情况,心里也十分清楚,给了他们一个同情的眼神,毕竟大家都是来做买卖的,要是在波月谷买箱子这些,这相对于自己少挣了一大笔钱。

  小安子将东西按在骆驼身上,手里拿着帐篷,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赛进去,突然问道:“我们要把帐篷送回去吗?”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没顾得上他,而他身边最近的人,正在靠着骆驼闭目养神的血饮,斗笠不知道啥时候拿出来的又盖在了脸上,也不知道是真睡了还是假睡,反正小安子看了她半天没动一下,身上一股酒香,身边还有四五个酒瓶,应该是睡了吧。

  犹豫了半天,还是将帐篷塞了进去,进了波月谷再说吧。

  叶子霜看了一眼血饮,就像一个置身事外的人似的,也不动手帮忙收拾,她的东西,都是寒轩哥哥在帮忙,叶子霜把绳子紧紧拉紧,走到殷寒轩身边,帮他收拾,不满的抱怨道:“寒轩哥哥,我知道你喜欢她,可你是王爷,都是别人伺候你,什么时候轮到你伺候别人了,你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才是。”

  “她昨晚没睡好,让她多休息一会,反正也没什么东西。”

  “我看她是喝多了,还没醒酒吧,昨晚就一直在喝,回来了,把瑜哥哥拿来的酒也喝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叶子霜看着地上的酒瓶。

  皇莆瑜听到这哎了一声,两手往骆驼上一撑:“说到这我就不得不说一下了,那酒我明明藏起来了,她是怎么找到的?”说完又心疼了疼,自己辛辛苦苦“顺手”拿的,一大早起来,一坛也没了,好在也留一坛给他呀。

  南厉风开玩笑道:“定是你藏的不严实,被血饮姑娘闻到了酒香,自然就找到了。”

  “怎……有可能吧。”皇莆瑜吧嗒了一下嘴巴,怎么可能,他就是怕血饮找到,才藏起来的。谁知道……哎。

  几人笑着摇了摇头。湛秦记得自己去拿酒时,酒好像都在,至于什么时候不见的,他也不清楚。

  血饮掏了掏耳朵,翻了一个身,朝着小安子这边,将斗笠压了压,双手环在胸前,又不动了,拿酒前她还真不知道皇莆瑜顺手拿了酒,只能说,是她无意之间发现皇莆瑜鬼鬼祟祟的,便跟了过去,这才发现他在藏酒。

  他这样鬼鬼祟祟的藏酒,防的就是她这种酒鬼吧,那她自然是不能给他留了,他要是光明正大的,那她……也不会留。

  小安子:“等到了波月谷,有的是酒喝。”

  “那这钱,一定得寒轩出!”皇莆瑜立马接口道。

  殷寒轩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血饮,笑道:“想喝多少都行,不过眼下,是不是该先填饱肚子?小瑾都做好等我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