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零九章 佛像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13 2020-02-21 18:31:30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她的目光,鲁格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只是目光并未停留太久,又转头看向了别处,好似在搜查的看向人群里的每一个可疑的人,但她知道,他的可疑对象,只是人群里并不多的女子身份。

  血饮含着一口酒,绕有兴致的看着颜月跟鲁格两人,一个低头思索,一个四处张望。

  “在看什么?这么开心?”殷寒轩突然在她耳边道。

  “开心?”咕噜一声,血饮吞下口中的酒,心下奇道。

  “嗯,你刚刚在笑。”

  血饮食指往下巴搓了搓:“你看错了,没有在笑,只是看到有兴趣的事。”

  “哦?什么事?”难得有事让她感兴趣。殷寒轩也不仅好奇起来。

  “看颜月跟她身边的随从,看到什么了?”

  刚才颜月还玩的很开心,一边跳一边唱一边喝,精神好的很,一点都没嫌累,怎么一转眼的功夫,眉头深锁,深情严肃,站在她身边的人,四处张望,不知道在看什么。这么一看,就知道应该是发生什么了。

  只是两人都站在不显眼的地方,颜月手里还拿着酒,其他人看到以为是两人在说什么,并不会太在意,要不是血饮说,他看到只怕也是匆匆一暼,不会有所察觉。

  “你做什么了?”殷寒轩不用想就知道颜月的这样跟她脱不了关心。

  血饮呵的一笑:“我能做什么?……不去看看她在问什么?”血饮抬了抬下巴,鲁格去了别的地方,颜月正在跟皇莆瑜他们说什么,皇莆瑾抬了抬自己的脚。

  殷寒轩看了一眼,低头看了一眼血饮的脚,压低嗓子道:“是你吗?”

  “什么?”血饮装作不明白道。

  殷寒轩看她这拽着明白装糊涂,温柔一笑,伸手牵过她放在身侧的手:“娘子想去,为夫自然要陪,走吧。”

  血饮挣脱了几下,没挣脱开:“走就走,能不能别拉拉扯扯。”

  “你是我娘子,这怎么算拉拉扯扯呢?再说了,要做就要做的像点,别被别人看什么端倪。”

  血饮深吸了一口气,放弃了挣扎,任由殷寒轩拉着,话虽是这么说,但她怎么感觉殷寒轩生气了,故意如此。

  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些黑衣人是不是就是月影宫的人,也无法得知月影宫的人是否已经知晓,还有叶嫣儿……虽然殷寒轩收到的信息是月影宫的人藏在这波月谷中,可目前还没看到发信息的人,在这些还没确定的因素下,隐藏身份确实可以更好的办事,但若他们已知晓,那这一切便已经没有意义了。

  血饮望着那紧紧交握的手,她无声的质问着自己,当真没有意义吗?若是没有,那胸口之处强压的疼痛是什么?若是没有,那喉间被强压的腥甜是什么?

  眼前的这个人,会不会真的跟其他人不一样?会不会,可以,值得,去相信一次?

  血饮叹了一口气,朝着鲁格那边看了过去,看来是打算暗地里处理了,这种出来买卖的,女子不多,一般商队都不会有女子,除了她们几人,其他的商队女子加起来只怕都不到三四人。好查的很。

  颜月看到他们过来,将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明里的话是让她们配合一下,血饮笑了笑,摇摇晃晃的,抬起脚大方的各颜月看。

  尺码不对,大了,颜月怪异的看了一眼血饮,笑道:“刚刚都没看到你跟大家一起玩,去哪了?”

  “月色这么美,没人欣赏多可惜。”血饮口齿不清,一个踉跄,幸好殷寒轩扶了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酒瓶:“颜姑娘,她喝多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颜月闻着血饮满身的酒味,看样子是没少喝,笑了笑:“好。”

  殷寒轩扶着血饮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帐篷走去,扶着血饮进帐篷时,血饮朝着颜月这边看了一眼,正在跟南厉风他们说着什么,其他几人跟着颜月一起去了她那边,估计是“有心”想要帮忙。

  血饮想起颜月眼中那一刻的讶异,轻笑了一声,往帐篷里一坐,拍了拍鞋子上的沙子,往殷寒轩面前手一伸:“把酒给我。”

  殷寒轩看了一眼血饮的鞋:“你鞋子怎么变长的?”

  血饮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殷寒轩:“你怎么看出来的?”

  “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你穿多大的鞋我能不知道?”殷寒轩仿佛是看白痴一样的看了她一眼。

  “这鞋子本来就是特制的,变长有什么好稀奇的?”血饮不客气的回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

  殷寒轩真想伸手捏一捏她的脸,他刚伸手,血饮便警惕警告的看着他,眼中的冷意可以把他的手给冻僵,他活动了一下肩膀,清了清嗓子:“那我的也能吗?”

  血饮白了他一眼,想起箱子的问题,敷衍道:“不能。”

  殷寒轩想起血饮今晚只顾着喝酒了,出去拿了水囊跟吃的,把吃的递给她:“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连他把她面前的酒拿走都没反应。

  血饮一手撑着脑袋,一手不停的在膝盖上敲打:“我在想,箱子里装什么东西可以跟黄金差不多重量?”

  殷寒轩转念一想:“你说的是颜月带的箱子?”

  “嗯,带衣物用品,胭脂水粉,珠宝首饰,就算塞满整个箱子,也不会跟一箱黄金差不多重量,但那些箱子重量几乎差不多。”

  殷寒轩身为朝廷之人,自然懂得,几十箱黄金是什么概念,而且带几十箱黄金出来做买卖,那几乎不可能。

  就如血饮若说,身外之物就算塞满整整一箱子,重量也不会跟黄金差不多重。有什么东西,跟黄金差不多重?不辞辛苦长途跋涉运到波月谷呢?

  “我听小安子说,波月谷做买卖,除了金钱交易,还有物品交换……”殷寒轩刚说到这,血饮灵光一闪,想起无意之中听到三娘说过波月谷的人信奉神佛:“波月谷的人信奉神佛,里面装的会不会是佛像?”

  “打造一尊佛像,远要比黄金划得来,你这么一说,倒也有可能。”

  血饮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殷寒轩哎的一声,站起身:“我一个王爷,也就只有你这么毫无顾虑的使唤来使唤去。”看到血饮忽然冷下的脸,殷寒轩一笑:“我乐意被你使唤。”

  殷寒轩出去没多久就进来了,箱子里面装的确实是佛像,颜月还打开给他们看了,所有箱子里面,除了一箱是黄金,其他的都是佛像,她还说,这些佛像是去年她爹跟波月谷的村长早已商量好的了,要是弄丢了,今年药材就城问题了,所以她不得不看守的严格了点。

  血饮往地上一躺,一手支撑在脑后:“所有箱子都打开看了?”

  “颜月为了查看有没有丢东西,都打开了。”

  果真是佛像,这么一看,好似并无什么问题是,可她总觉得这个颜月这只商队有些不对劲,又说不上那里不对,“你觉得这个颜月有没有问题?”她侧头问道。

  “……有。”

  血饮刚准备开口问,殷寒轩便直言道:“直觉。”他也说不出那里有问题,他只是感觉她好像是有意要把箱子打开给他们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