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零八章 黄金箱子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90 2020-02-20 18:24:46

  “出来吧。”血饮静静看着前面,可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风无声的吹过。

  一阵迟疑的脚步声从她身后传了过来,却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血饮轻笑了一声,透着嘲讽:“少盟主原来喜欢躲在暗处呀,是不是你们南家人都喜欢背地里算计人?”

  “我发现你对南家有敌意?”南厉风从她身后出走,往她旁边坐了下来,双手搭在膝盖上,侧头看着她,认真的观察着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血饮转着手中的酒瓶,淡淡一笑,抬眸对上南厉风的眸子,狂妄道:“若有敌意,少盟主您觉得你还能坐在这个跟我说话吗?”

  “血饮姑娘年纪轻轻便内力深厚,武功盖世,我承认,我确实打不过你,可我问的是,南家,而非我。”

  “说的好像你不是南家人似的。”血饮别过脸,仰头喝了一口酒。

  南厉风低头苦笑了一声,低沉到:“我倒是希望我不是。”

  血饮手一顿,挖苦道:“真是吃了葡萄还嫌葡萄酸。”

  这赤裸裸的嫌弃之意,让南厉风不由一笑,若是可以,他是真的希望自己不姓南,而是姓……但那个姓,他已经不够资格了吧,他深吸了一口气,两手往后一撑:“怎么喝都不醉,为何还喝?”

  “少盟主若是来聊天的,恕不奉陪了。”

  南厉风哎的一声,拉住要起身离开的血饮:“有事,怎么这般没耐心。”

  血饮甩开南厉风的手:“说。”

  “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唯一可疑的地方是颜月他们带的东西,十多个箱子,看守很严,每半柱香有一个叫鲁格的人便会前来察看。”

  “可有查到是什么?”

  南厉风摇了摇头:“看守太严了,对了,那个颜月怎么突然这么好了?”

  “不知道。”血饮朝着颜月那边的帐篷看了过去,火堆边上坐着几个人,其他的便看不清了,来做买卖的话,箱子里面一般装的都是金银珠宝,看守严格可以理解,但不需要每半柱香就察看一次吧,而且,十多个箱子,这是准备做多大的买卖?

  “你去哪?”南厉风看血饮起身,急忙喊到。

  “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两个人有个照应。”

  “不用。”血饮侧身,脚步一顿,好像看到殷寒轩的身影了,扭头一看,却空无一人,难不成是看错了?有叶子霜在,只怕他这一时半会脱不了身。

  “我说了,不用!”血饮看南厉风依旧跟在身后,冷声道。

  南厉风一笑:“我没跟着你,你查你的,我查我的。”

  拿到帐篷的时候,血饮就知道颜月此人是个不缺钱的主,带了十多个随从,凑热闹的,却只有颜月一人,那边热闹热闹的声音,倒是显得这边有些冷清了,两个火堆,各坐了五人。

  六个帐篷,帐篷里面也灯火通明的,其中两个帐篷有人把手,血饮蹲在暗处等了等,没多久,便有一人走了进去,没多久又出来了,低声嘱咐了几句。

  掀开帐篷时,血饮看到里面放的都是箱子。半柱香,够了。

  “我去引来他们。”

  血饮看了看帐篷与火堆的距离并不算远,南厉风就算引来了守卫,但很快其他人就会赶来,不免打草惊蛇了。

  正愁的没办法时,一阵风微微掀起帐篷边缘,血饮灵光一闪,有了。

  南厉风拉着一张脸,压着声音道:“你让我刨沙子?”

  “嗯。”血饮看了看四周,幸好这帐篷后面没人守,催促道:“快点。”这种帐篷不比要休息的帐篷,地上会铺白布给来睡觉。

  血饮拉住要进去的南厉风:“我进去。你看着。”

  血饮趴着身子从帐篷下来爬了进来,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十五个箱子,血饮蹲在最近的箱子面前,拿出一根簪子,弄了弄,叮的一声,血饮轻哼了一声,这种锁怎么难得住我。

  正要打开时,外面想起脚步声,已经到帐篷门口了,这个时候爬出去定然会被发现,但呆在里面,也会被发现。

  血饮将身子蹲在箱子下面,从鞋中扯出一把匕首,听着脚步声渐渐往这边靠近。一双靴子露出半个,就在血饮准备动手时……

  咻的一声……那靴子往后一缩。血饮看到一枚暗器在帐篷上撕了一个口子。

  “抓贼!!”那人往外一走,大喊了一声。

  血饮呼了一口气,连忙打开箱子,里面放着一箱黄金,这么多箱子,要一一打开是不可能了,血饮提了提箱子,试了试重量,都差不多,这么多钱,里面肯定有鬼。

  正想着要不要全部打开时,听到外面匆匆传来的脚步声,刚出来,就有人走了进来,一个声音喊到,就是刚刚那个进来检查的人:“检查一下。”

  “箱子没有开过痕迹。”

  血饮现在帐篷外面,往暗器穿过的洞口往里面看了一眼,那人正盯着她开过箱子的地方,此人倒是警惕,来来回回都不超过半刻钟。

  鲁格看着地上的鞋印:“有人进来过。”刚说完,人就朝着外面走去,拿起火把绕着帐篷走了一圈,外面印记太多,看不出什么,除了里面那个鞋印。

  帐篷四周都已经派人把手了,那人已经朝着热闹那边走去,应该是要把此事告诉颜月,血饮低头看了一眼鞋子,大意了。

  “箱子里是什么?”南厉风看了一眼守的更加严格的帐篷,想要在进去察看,是不可能了。

  “黄金。”

  “黄金?”南厉风咋舌:“这么多黄金,可不是那户人家随随便便就可以拿出来的。这个颜月有问题。”

  “其他的是不是黄金我不知道,我只是打开了一箱。”南厉风这话倒是提醒了血饮,就算是淮城的金公子也未必可以拿出这么多黄金,可箱子几乎都是差不多的重量,不是黄金会是什么?

  南厉风想了想,也是,时间这么短,不可能没箱都能打开看。

  两人看到殷寒轩跟叶子霜往这边过来,话也停了下来,叶子霜看到她跟南厉风在一起,有些窃喜:“你们俩这是去哪了?”

  南厉风笑了笑,往血饮肩膀上一搭:“能去哪?就出来走走,透透气,聊聊天。”

  血饮暼了一眼南厉风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搞的她跟他很熟似的,左边肩膀一抖,直接无视了殷寒轩跟叶子霜,朝着放酒坛的地方走去,目光却一直盯着去给颜月报信的人,在帐篷里只看到一个背影,现在才看清容貌,此人长着一把连须胡,从左边鬓角一直到了右边,让人看起来有些邋遢,皮肤黝黑,一到浓密的眉毛,一双凹陷的眼眸,仿佛几天几夜没睡似的,透着疲惫又透着精明。

  看颜月严肃的神情,一时让她有些好奇,颜月是准备暗地里查?还是准备大动静的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