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零七章 愿意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20 2020-02-19 18:57:31

  “那你愿意为她不惜一切嘛?”颜月低沉问道,目光灼灼的透过火光望向殷寒轩。

  “愿意!”没有丝毫的犹豫,迟疑,踌躇,仿佛这个问题,他已经在脑海里问过自己无数遍,声音里只有坚定,坚决,果决。

  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其他人嘴角噙着笑,明明在意料之中的回答,却不知为何,忽然感动了一把,也许是他说的太认真,也许是今晚的夜太深情。

  就连原本只认为是一场为了拖延时间而聊的谎言的血饮,听到这个两个字,心里都不由一颤,那声音明明这么小,却穿过了她心里层层冰雪,直达到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除了叶子霜,一双紧紧揉搓在一起,目光紧紧盯着那交织在一起的双手,忌妒,憎恨,嫉恨,心中的醋意渐渐酝酿成了一把火,在她心底不停的烧灼着,煎熬着……恨不得立刻将那两只手分开,恨不得让马上她消失,那奇怪的声音,不知从何处来的声音又响起在她的脑海,一遍遍的啥喊着,杀了她,杀了她……

  颜月突然噗嗤一笑,打破了暧昧的气氛。

  也将叶子霜心中的大火浇灭了一半,声音不见了,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惊了一声冷汗,她慌张的看向其他人,幸好没人在看她。

  “我就是逗你们玩的,搞的好似我会怎样似的,虽然我喜欢好看的东西,好看的人,但不属于我的,我可不勉强。不过,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我这人最讨厌负心人了,这是送你们的小礼物,”颜月她轻快的语调加上铜铃般的声音,让人听了心情也不由轻快起来,她打开盒子,拿出一条七彩手绳:“每人一条。”

  手中还剩下两条,她咦了一声,皇莆瑜起身拿过:“他们吃多了,去解决了。这两条我给他们。”

  皇莆瑾拿起带在手上:“好漂亮呀。手工也精致。”

  “这都是我自己编的,只要是我朋友,我就会送一条,好了,我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颜月,东陵人,这次是帮我爹过来进药材的。”

  坐在颜月旁边的叶嫣儿浅浅一笑:“叶嫣儿,淮南人。”

  “叶子墨。”

  “……”

  大家一路报了过去,轮到殷寒轩时,殷寒轩侧头看了一眼血饮,嘴角一仰:“殷寒轩,殷夫人。”

  血饮正在看着颜月给的手绳,这种手绳燕城也有买,名为七彩编,只是编法跟其他编法稍微有些不同,其他七彩编是香味,而这条却是淡淡的药香,似有似无。血饮拇指仿佛摸索着编绳上的纹路,听到殷寒轩这一介绍,眼眸一抬。

  殷寒轩却一本正经的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名字名气太大了,我怕把你名字说出去,怕露馅了,也怕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血饮不相信的看着他。

  殷寒轩愁眉苦脸道:“真的,我绝对没有任何私心,完全是为了你着想。”

  “你们俩这样说着悄悄话好吗?要不要我们大家都回避一下?我知道你们很恩爱,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好吗?殷公子?殷夫人?”颜月就像个跟他们在一起玩了很久的朋友似的,眼里玩笑,嘴里不满的道。

  “我早就想说了,你们这样考虑过我们这些孤家寡人的感受吗?你们良心不痛吗?”皇莆瑜整个人都充斥着一股羡慕嫉妒恨,表示这自己强烈的不满,仿佛忍了很久终于找了机会说了,又扭头对着叶子墨喊到:“还有你们俩也是,当我们不存在吗?当我们是空气吗?”

  殷寒轩看着他那副愤世嫉俗的模样,雪上加霜道:“看着看着就习惯了。”

  皇莆瑜捂着胸口,一脸受伤的表情的指着殷寒轩:“没想到,你是这个的兄弟,简直就是重色轻友呀。”

  “你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只能把重色轻友这个词在发挥发挥,尽量让它表现的更淋淋尽致。”殷寒轩手半握拳,不苟言笑,一本正经,郑重其事道。

  皇莆瑜作假往自己胸口插了两把刀……颤抖的手指着殷寒轩:“友…绝。”说完往皇莆瑾身边倒了过去。

  皇莆瑾连忙一闪,碰的一声,直直甩在了地上。

  引的大伙一阵嗤笑,气氛一时变得轻松,颜月从她那里又借了他们一个帐篷,对于她的这翻态度的转变,殷寒轩看在眼里,也没拒绝她借的帐篷。

  她还叫上了其他商队的人,大家聚在一起,搞了一个篝火舞会,一群人,吃吃喝喝,唱歌跳舞,一时间,欢声笑语将这片空旷的沙漠添加了一丝色彩,也填满了这个寂静无声的夜晚。

  血饮晃着手中的酒瓶,看着那围着火堆唱唱跳跳的一群人,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商队,看到这边热闹,不请自来的不在少数,人数倒是越发多了起来,各色各样吃的喝的也多了不少。

  沙漠中能看到这种情况,也是少有,虽然不知道那颜月是何来路,但她身上与生俱来的自来熟倒是发挥了不错的作用。

  血饮看着殷寒轩四肢不协调的跟着大家跳的,他是被叶子霜跟南厉风两个强行拉上去的,南厉风是被皇莆瑜拉上去的,一个拉一个,都上去了,除了她。

  碧玉年华的年纪,就应该是这般模样吧,但这些,在很早很早之前,她就已经失去。

  血饮垂眸盯着手中的酒瓶,将它放在了地上,起身重新拿了一坛,晃晃悠悠的朝着黑暗之中走了。

  殷寒轩想拉血饮一起来,但她那性格,一定不会上来,自己也不愿上去,可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致。不过一个不留神,刚刚还坐在那里的人,现在只有一个酒瓶孤零零的在哪里。

  殷寒轩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四周没有她的身影,却看到南厉风的身影,正要跟上去,手被人一拉,身后响起叶子霜的声音:“寒轩哥哥,你不跳了吗?是不是累了?”

  殷寒轩笑了笑,将手从她手里抽了出来:“嗯,有些累。”回头一看,南厉风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急急道:“我去解决一下。”不等叶子霜说什么。匆匆朝着南厉风消失的方向走去。

  叶子霜看他急急匆匆的步伐,还以为是憋不住了,回眸时看到血饮那个位置是空的,想起刚刚殷寒轩急匆匆的脚步,转身,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