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零三章 那你呢?心动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33 2020-02-15 21:42:15

  皇莆瑜歪着头对着小安子竖起大拇指:“小安子,没想到你嘴巴这么厉害。”

  小安子一边搭帐篷一边道:“你要是听过三娘骂人,你就知道我刚刚说的算是温柔的了。”

  皇莆瑜手一顿,想起三娘那张绝色容颜,不由心神荡漾:“三娘还会骂人吗?”

  皇莆瑾起身抬手,跳起来就往皇莆瑜脑袋上拍了过去,一看这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收起你那淫荡,无耻的笑,别给皇莆家丢人!”

  叶子霜在一边冷声道:“怎么不会,上次不就怼的我们没话说吗?”

  皇莆瑜摸了摸后脑勺,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声,好看的人骂人也动听。

  “你嘀咕什么呢?”皇莆瑜一脸不善。

  皇莆瑜猛的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皇莆瑾抓起一把沙子扔在皇莆瑜脚上:“哎,我就不明白了你,那三娘是长的好看的,但,也没殷……”皇莆瑾一顿,想起殷寒轩前面打过招呼,连忙改口道:“殷公子好看吧。”

  皇莆瑜扯了扯帐篷:“是没他好看,可他是男人呀,我总不能对一个男人动心吧,那爹不得打死我。”

  “行了,就你那德行我还不知道,你要不是因为碍于他的身份,你早就下手,还管爹打不打你。”

  “你好意思说我?你第一次见殷公子时,你啥样记得不?就差点没扑到别人身上去了。再说了,是个男人见到三娘都心神荡漾。”

  “谁说的,殷公子就没有。”皇莆瑾一窘,反驳道。

  “怎么可能?我的男的还是你是男的?难不成你想说殷公子不是……”

  一边的湛秦嗯哼的两句:“你们俩够了,殷公子可就在你们旁边,以为别人听不到是吗?”

  皇莆瑜坏笑的看着皇莆瑾,一脸得意。

  皇莆瑾撅了撅嘴,心中闷着一口气,突然扯着嗓子对着殷寒轩喊到:“殷公子,我哥说你要是对三娘没想法,就不是个男子。”

  噗……叶子墨一口水喷了出来,看着对面的殷寒轩,他们刚把帐篷搭好。

  湛秦跟南厉风同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皇莆瑜心里瞪嗝一声,连忙喊到:“寒轩兄,我可没这么说,我说的是,是个男人看到三娘都会心神荡漾,你别听小瑾瞎说。”

  皇莆瑾:“那殷公子看到三娘也心神荡漾吗?”

  殷寒轩知道他们是拌嘴,也没往心里去,将帐篷脚下整了整,拿过水囊喝了一口水,这帐篷看起简单,搭起来还挺费时间的,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朝着他看了过来,殷寒轩莞尔道:“三娘是好看,不过也就跟我看到一个好看的花瓶时一样,欣赏罢了,谈不上心神荡漾。”

  皇莆瑾挑衅的看着皇莆瑜,哼声道:“听到没,难不成你想说殷公子不是……嗯哼?”

  皇莆瑜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又不能说殷寒轩是因为喜欢的人在,所以才这样说吧。只能闷声的咽下这口气,恶狠狠的瞪了皇莆瑾一眼。

  殷寒轩站在血饮旁边,看她昏昏欲睡的模样,用脚踢了踢:“你不出来替我解释一下吗?”刚刚的对话她肯定一字不漏的全听进去了。

  “解释什么?”血饮敷衍道。

  殷寒轩蹲在她旁边,凑近低声到:“解释一下我是个货真价实的男的呀。”

  “你要是换个女装,在配你这张脸出去,估计比三娘更让人心动。”血饮懒洋洋道,现在这温度可是最高的时候,说话都觉得费力。

  殷寒轩一笑:“那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你也心动了?”

  血饮半瞌眼眸,殷寒轩温热的气息仿佛还在她耳边流走,那一阵似有似无的菊花香时不时充实在鼻尖,按下忽而乱了的心跳,抬眸看着殷寒轩:“我无心,何来动?”

  “血饮,帐篷是你拿来的,怎么分?”叶子霜看到殷寒轩血饮两人低声交语,打断道。

  “身后的归我。”

  南厉风几人都坐了过来,血饮这话已经很明显不过了,但其他两个帐篷也不算大,睡下三个人只怕有点挤,叶子墨想到叶子霜跟叶嫣儿身上的伤,开口到:“血饮姑娘,你看能不能让嫣儿,子霜或者小瑾其中一人跟你一起?帐篷有点小,她们身上又有伤……”

  南厉风看血饮没说话,打圆场道:“这样,我们几个大男人,睡在外面也没事,把帐篷让给她们睡。”

  湛秦点头道:“我同意,晚上我们几人轮流守夜。”

  叶嫣儿知道叶子墨是担心他的伤势,可她也知道血饮是什么样的人:“没事,我们三个又不胖,睡得下。”

  皇莆瑾:“对,睡外面太难受了,一起来满嘴的沙子。”

  殷寒轩用手肘碰了碰血饮,血饮将手往身边移了移,殷寒轩又踢了踢她的脚,血饮又把脚移开,殷寒轩又伸手推了推她。

  “干什么?”血饮不耐烦的道。

  “你不说,我说了。”

  “说什么?”

  “就按子墨说的,叶姑娘跟……”殷寒轩看血饮装傻,直接开口道。

  血饮扶了扶额头,心里怒火直烧,深吸了一口气,刷的起身打断殷寒轩道:“白天归我。”

  转身,离开。

  走了两步又转身走了过来,不解气的往殷寒轩身上踢了一脚,这才回了帐篷。

  “寒轩哥哥,你没事吧?”叶子霜急急问道。

  殷寒轩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手臂上的灰,笑道:“没事,习惯了。”

  皇莆瑾手掌支撑着下巴:“殷王…公子,我觉得也只有你能让她屈服了。”

  皇莆瑜:“会不会说话,这怎么能是屈服呢?这叫为爱隐忍。”

  “我有点不舒服,先去休息了。”叶子霜突然起身道。

  湛秦瞪了他们两人一眼,皇莆瑾撇了撇嘴:“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总有一天,她会想明白的。”叶子墨眼中露出一股担忧,叹了一口气。

  叶嫣儿清了清嗓子,看气氛有些尴尬:“殷公子,你是不是跟血饮商量好的?”

  “没有,但我知道她让我去一定别有用意,你们先聊,我给她送点吃的过去。”

  南厉风正要起身,听到这话,又坐了下来,将水囊跟干粮放了回去。

  皇莆瑜看着殷寒轩进入血饮的帐篷,啧啧了两声,随后细细一想,哦了一声:“我这是被利用了吗?”

  小安子哎了一声:“怎么能说是利用呢,这叫分工合作。”

  湛秦笑道:“不过,也亏她想的这个办法,不然拿不来帐篷,不过,他们丢了帐篷,定然能想到是我们,会不会过来抢帐篷?”

  说完,想拿扇子扇了一扇,手往旁边一伸,空空无也:“我的扇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