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三百零一章 拔牙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07 2020-02-13 19:37:20

  血饮睁开眼睛望着南厉风,微微蹙起的眉头下,装着一双心事重重浑浊的眼眸,这样一双眼眸,像个历尽沧桑的老者,可,又对于这个世间困惑不已,苦苦追寻着内心的答案。

  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双紧珉薄薄的唇,原来白皙的皮肤被这段时间的烈日晒黑了,也晒伤了,可依旧不难看出,他是个五官俊俏的男子,这样看着,这五官与他母亲有几分相似,仿佛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似的,垂眸掩下一抹厌恶:“你如何知晓?”

  “昨夜子墨守夜,快天亮才睡,我问过他,她昨夜没有起来过。”

  “昨夜谁起来过?”血饮沉思道。

  “要不要吃点?”南厉风突然岔开话题,拿起食物又放在血饮面前。

  血饮眉头一皱,十分嫌弃的拿起一块狼肉放在嘴里,抬眸时,却正好对上殷寒轩看过来的目光,她手一顿,眼神闪躲的看向别处,躲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何要躲?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事。

  不是,她就算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干他何事,一想到这里,又朝着殷寒轩看去,见他看到她望去,他既然在笑。

  血饮突然心里一窘,觉得殷寒轩似乎看懂了她刚刚的内心活动,心里一时又有些懊恼,懊恼以后又觉得自己幼稚,不自觉的嘴角也微微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笑意。

  “子霜,小瑾,瑜兄三人中途起来过。”南厉风看血饮终于动手吃了,心里变得有些轻快,不管如何,至少也算是少了一些戒备了。

  “起来做什么?解决内急?”

  “小瑾跟瑜兄起来上了茅房。子霜起来喝了水。”南厉风回忆了一下,看血饮脸色沉重,:“不是他们。”

  血饮看了一眼南厉风,轻笑了一声:“不是他们,不是她,那会是谁?”

  “黑衣人会遁地术,会不会是他们?”南厉风往血饮旁边一坐,猜测道。

  血饮摇了摇头,若是他的同伴来杀人灭口,用的是遁地术,可能是察觉不到,但他要加深伤口,人总要从沙子里面出来吧,黑衣人在他们之间,与他们睡觉的距离算不上太远,以叶子墨的功力,应该是可以察觉的,黑衣人偷袭失败,必然知道他们一定会提高警惕性,晚上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杀人,而且,她起来时,还特意看了一下黑衣人的情况,那个时候,他还活着,并无异常:“叶子墨有没有离开过?”

  “中途帮子霜去拿了一下水。”南厉风看血饮眼中的疑惑,笑道:“我都说了不是他们,用理智来说,时间都不够,小瑾跟瑜兄去的是与尸体相反的方向,而子墨拿水也是在另一个方向,拿水需要多久?这点时间不够吧?”

  血饮看了一下距离,按时间来说确实不够,可若是如此,会是谁呢?血饮朝着叶子墨看了过去,旁边就坐着叶嫣儿,两人正在低声说着什么,叶嫣儿脸色有些苍白,但嘴角笑意很深,叶嫣儿突然朝着这边看了过来,两人四目相对,叶嫣儿对她微微点了点头,又低头听叶子墨说话。

  “你如何确定叶子墨没有说谎?”以叶子墨对叶嫣儿的在乎,会不会在南厉风问时,心中有了警惕,隐瞒了什么。

  南厉风犹豫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以我对子墨的了解,不会如此。”

  血饮呵的一笑:“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说完,起身朝着殷寒轩这边走了过来,用脚踢了踢殷寒轩,歪了歪头。

  殷寒轩抬眸,眯了眯眼睛:“做什么?”

  “看到那边商队搭的帐篷了吗?用你这张脸,去买个帐篷。”血饮伸手指了指刚刚来的一队商人,正在动手搭帐篷。

  殷寒轩看了过去:“那边都是男子,你去是不是更合适?”

  血饮蹲了下来,伸手抬起殷寒轩的下巴,调戏道:“谁让你这张脸,男女老少通吃呢?”

  殷寒轩眉毛一挑,垂眸,坏笑:“那按你这么说,我这张脸,你也“吃”了?”

  血饮呵呵了两声,收回手,不耐烦道:“你去不去?”本想看看殷寒轩脸红的模样,现在跟她在一起久了,这张脸都已经厚的连她都看不下去了,将军没成功,反被将了一军。

  殷寒轩看她着沉不住气的模样,笑了笑,抬手往她脸颊上捏了捏:“不去的话,这张脸晒伤了,我可心疼。”

  “放!手!”血饮斜着眼睛冷声道。

  殷寒轩乖乖把手一放,起身时往血饮耳边一凑,用着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道:“软软的,手感不错。”说完撒腿就跑。

  “寒轩哥哥,我跟你一起去。”叶子霜瞪了一眼血饮,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起身追上殷寒轩。

  皇莆瑾看着血饮渐渐黑下来的脸,咽了咽口水,撮了撮自己的手臂,低声呢喃道:“殷王爷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

  “可不是,简直就是在老虎嘴里拔牙。”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把皇莆瑾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皇莆瑜,二话不说抬手打了过去,皇莆瑜早有防备,闪身一躲,拉着湛秦挡在了自己面前。

  湛秦叹气,打开折扇,扇了扇,从两兄妹中间逃了出来,任由他们打去,看了一眼殷寒轩跟叶子霜两人的背影,无声道:“这牙拔的还挺成功。”

  只怕也只有他能拔这牙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