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九十九章 秘密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32 2020-02-11 19:18:43

  一夜的清凉将气温降低到了最低,一阵冷风吹过,殷寒轩缩了缩身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又猛的睁开,自己旁边的位置空荡荡的,殷寒轩立马坐了起来,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滑了下去,他拿起毯子沉思了一会,站起来往四周望去。

  天不过刚亮,灰蒙蒙的,加上微风吹起的黄沙,稍远的地方看的有些模糊,火堆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只有小安子一人卷缩在旁边,一条毯子将整个人盖的严严实实的,毯子上全是沙子。

  大家都还未醒,昨晚本就睡得晚,算算时间,自己也不过才眯了不到三个时辰,只是横七八竖躺着几个人,认不出谁是谁,一夜的沙子都将整个人埋了一半。

  地上有没脚印,按这个风速将脚印覆盖,需要时间,她应该离开有一阵了,殷寒轩沉思了一会,拿起毯子盖在小安子身上,朝着井口那边看去,因为昨晚的事,他们将休息的地方与井口拉近了不少距离。

  视线并不明亮,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井口处并没有人,可殷寒轩还是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往井口望了望,漆黑一片,昨夜在井边发生的一切都被黄沙各覆盖了,他往后一退,脚下突然踩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挖出来一看,是一枚暗器,暗器很常见,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忽然灵光一闪,起身往回走去。

  殷寒轩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黑衣人,他将它身上的黄沙拨了拨,即使被四周被黄沙覆盖,但仍旧还能被血液染红的暗色沙子,看尸体僵硬的程度应该是没死多久。

  殷寒轩将黑衣人的衣服脱了,身上有几处伤口,都是刀伤,伤口极细,出血不多,但也不深,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特征,除了脸上的那个身份符号。

  殷寒轩转而看了看手脚上的伤,低声呢喃了一句,眉头皱了皱,沉思了起来,忽而想起除了这个黑衣人,叶嫣儿还杀了两个黑衣人,南厉风他们杀了一个黑衣人,只是因为此人是个活口,大家都把那三具尸体给忘了。

  殷寒轩想了想,昨夜天黑较黑,情况又比较紧急,只怕南厉风他们也没来得及察看黑衣人身上有什么东西,便决定先去看那一具尸体,大约估摸了一下方向。

  尸体不见了。

  地上有一条浅浅的拖痕,要是在来晚一点,这拖痕就要被黄沙给覆盖了,殷寒轩遁着拖痕走了过去,一路来到一个小沙丘,拖痕消失了,他往沙丘下面一望,下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三具尸体。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难道不是她?

  如果说血饮已经不在相信黑衣人说的话,是不是黑衣人身上有些什么她也不会相信,要是这样说的话,尸体不是她聚在一起的,会是谁呢?

  殷寒轩正要往下走,身体一侧,躲开了身后踢过了的一脚,只是他在快,也没能躲开身后的第二脚,直接从小沙丘上一路滚了下去,撞到尸体才停了下来。

  好在沙子够软,摔下来也不妨事,只是被踢的那一脚可不轻,殷寒轩揉了揉腰,抬头看着沙丘上蹲下望着他的人:“下手就不能轻点?好歹我也是出钱雇你的雇主。”

  血饮呵的冷笑了一声:“行呀,不过,我一般下手轻点的话,要的都是人命的。”

  殷寒轩摸了摸脖子,想起第一次脖子上被血饮刀划过的时候,确是不疼,他嘿嘿一笑:“我还以为这尸体不是你弄的呢。”

  血饮往下走去,蹲在尸体面前,将尸体衣服用刀挑开,看着黑衣人胸口处的剑伤:“怎么找到这里的?”

  “拖痕。”

  这倒是她疏忽了。

  “你不是说不要相信黑衣人说的话?那怎么还……”

  “确定一点东西。”

  “什么东西?”

  血饮用匕首指了指:“看到这些伤口没?”

  殷寒轩一一看了过去,第一具尸体身上并未有太多伤口,伤口都深,但不致命,嘴唇发黑,这人应该是自杀。

  其他两具伤口都在胸口,但身上都有多处伤口,深浅不一。

  殷寒轩想起另一具尸体,以血饮的身手,是因为想留下活口,伤口才浅:“要是敌人太多,自顾不暇,那里还能想到留活口的事。而且,她不也伤的挺重的?”

  血饮摇了摇头:“不是这个问题,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她用的是什么兵器吗?”

  “先是琴,后是弯刀,但她从小就会叶家剑法,用剑不奇怪。”

  “……是不奇怪。”血饮似乎是叹了一口气,起身道。

  “怪就怪在,以她的剑法怎么可能杀死两个黑衣人呢?”殷寒轩一把拉住要走的血饮,笑道。南厉风跟湛秦两人才留下一具尸体,血饮一人才留下一个活口,其他人都逃走了,叶嫣儿就算再厉害,也不会有他们武功高吧。

  两人坐在沙丘之上,望着那渐渐露出的红日,染红了半边天,殷寒轩看着那些尸体渐渐被黄沙给淹没,侧头望着被头巾遮住脸的血饮,一双眼睛盯着前方,有时候,那双眼眸仿佛藏了很多事,有时候,那双眼眸里淡漠的什么也没有。

  他收回目光:“你是怎么知道叶家剑法的?”

  “四杀还没出来之前,鬼魅想找四个人合作,一起成为四杀,他找了我跟黄泉,叶嫣儿主动要求加入,用一套叶家剑法说服了我们。”

  “你对叶家剑法的熟悉,超过了子墨跟子霜……”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研究研究就知道了。”血饮侧头看向殷寒轩,眼神中带着一抹警告的味道。

  研究研究,说的轻巧,要是研究研究就能参透,这天下只怕都是用剑高手了,她对剑法,好似有一种天生的领悟力,不管叶家,还是霍家,或者其他……殷寒轩笑了笑,他看懂了她眼中的意思,再问下去,她也不会再说了,岔开话题道:“昨夜那具尸体你看了吗?”

  “尸体?”血饮眉头一皱,声音高了几分。

  “……对,尸体,就是昨夜你杀的那人。”殷寒轩看她眼中的惊讶,看来他的猜测是对的,她并不打算杀了黑衣人,只是为了让他内心崩溃。

  殷寒轩指了指黑衣人手腕的伤口:“有人想他死,将手腕脚腕的伤口加深了。”

  “你如何看出来的?”血饮看了一眼伤口,确实如此,血饮刀是用特殊材料特质的,刀身如同刀片一样薄,所形成的伤口也特别的细小,所以,想要在血饮刀形成的伤口上加深,伤口势必要加宽,只是这样的区别并不是很大。

  殷寒轩轻笑了一声,那次脖子上的伤,他可是研究了些时日,更何况,她的刀他也见过,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而已,他将黑衣人的衣服掀开:“虽然处理的很好,但你的刀法利落干净,伤口极细,而手腕的宽度明显要比黑衣人身上这些伤口宽一些。”

  血饮饶有兴趣的看着殷寒轩:“这宽度应该跟匕首差不多,我昨晚用的就是匕首。”

  “骗人。”殷寒轩似笑非笑的望着血饮。

  血饮盯着殷寒轩看了几秒:“你怎么知道的?别说你看到了。”她不信他昨晚能看清她出的是什么刀。

  殷寒轩往血饮面前一凑,神秘一笑:“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