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九十七章 审讯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11 2020-02-09 20:50:32

  皇莆瑜拿着一块香喷喷的狼肉在黑衣人面前大口吃了起来:“兄弟饿了吧,只要你说出背后之人是谁,为什么要暗算我们,这只狼腿就给你了。”皇莆瑜另一只手拿着狼腿在鼻间嗅了嗅。

  黑衣人冷哼了一声,硬气道:“要杀就杀,费什么话。”

  皇莆瑜哎呦一声,往他脸上拍了拍:“还挺硬气的,小子,我看你等下还硬不硬。”

  湛秦还以为皇莆瑜要用强,谁知道皇莆瑜把手中的东西往他手里一放,抬起黑衣人的人腿把他鞋子一脱,往他脚底饶痒痒。可黑衣人纹丝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皇莆瑜把腿一扔:“他不怕痒。”

  湛秦哎了一声,把东西往皇莆瑜怀里一塞,蹲在黑衣人面前,伸手帮黑衣人整了整他的衣服:“只要你老实的回答我们几个问题,我就放了你。”

  黑衣人冷笑一声,别过脸,默不作声。

  湛秦也不恼,轻笑了一声:“其实你心里清楚,不管你说没说,你的同伴,你背后的主人,都不会相信你,你的同伴来了,只怕不是来救你的,而是来杀你的吧。”

  “湛公子无需用这种挑拨离间的手法,能为主子死,那是我的荣幸。”

  皇莆瑾往他身上一踢:“你这人怎么这么傻,你看都这么久了,你同伴都没来,肯定是不会来救你了。你要是说了,保证放了你,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黑衣人低头着,闭着眼睛,不管他们说什么都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湛秦起身站在殷寒轩旁边,低声问道:“会不会是月影宫的人?”

  殷寒轩摇了摇头:“月影宫的人左肩都有有一个月影宫的标志,但我前面看了,没有。”

  南厉风:“看来只能用强了。”

  黑衣人闷声一声,冷冷的看着南厉风,毫不在意他腿上的伤:“我说了,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南厉风将刺入他腿的剑一转:“说不说?”

  黑衣人疼的额头冒汗,疼得呼吸一滞,紧紧咬着牙关,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南厉风把剑抽了出来,横在他脖子上:“既然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黑衣人呵的一笑:“有本事你就杀呀。”

  “你!!”

  殷寒轩拉住南厉风的手:“这些人应该都是训练过的,这样只怕问不出什么。”

  “说的对,他都巴不得你一剑杀了他。”血饮看他们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什么。摇了摇头,太温柔了,只能是自己出马了。

  殷寒轩闻声望去,看到血饮手里把玩匕首,一身酒味,被风一吹,扑面而来:“你怎么过来了?”

  血饮往前走了几步,蹲在黑衣人面前:“因为对付这些人,我比你有经验。他们怎么怕死呢?再说了,死有什么怕的,生不如死才可怕。”血饮拿着匕首往黑衣人脸上拍了拍,似笑非笑道:“你说是不是?”

  黑衣人冷笑了一声,一副不把血饮放在眼里模样。

  血饮轻轻一笑,十分享受似的拿着匕首沿着他那脸上不知道什么符号一一划了下去,半张脸顿时鲜血直流。

  “我呢,就不自我介绍了,想必你也知道我是谁,就问你三个问题,第一,你这脸上的符号是什么?”

  “不知道。”黑衣人忍着脸上的疼痛,闷声道。

  血饮正好将最后一笔勾勒好,听到这回答,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抬手就是一挥,匕首从他脚踝的地方刺了下去,黑衣人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喊声。

  “很好。”血饮看他这模样,不由赞赏了一句。往鞋中扯出另一把匕首,往他另一只腿上刺了过去。

  没问话,也没等他回答,两把匕首就朝着他掌心刺了下去。

  黑衣人躺在地上,狼狈的望着血饮,笑道:“就这点手段吗?”

  血饮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咦了一声:“怎么会呢,这是为了固定好,我都想好了,先让你当回太监,在慢慢的将你经脉寸寸割断,你放心,就算你经脉都断了,也不会死,我会帮你一一接起来的,在一一割断,周而复始…绝对让你好好活着……”

  血饮看黑衣人一脸无畏的模样,但眼中一闪而过的害怕却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轻笑一声,附身在他耳边轻声道:“你一定以为我是在吓唬你是不是?没事,等下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吓唬你了。”

  血饮手中的匕首从他胸口一路慢慢划了下去,落在了某个地方,血饮冷哼一声,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抬手一挥……

  “我说!”黑衣人心态终于崩溃的喊到,他自然知道她是谁,也知道她不是在吓唬他,对他们而言,生不如死才是最可怕的。

  血饮轻蔑一笑,哎的一声:“看来,还是命根子比较重要。”

  殷寒轩几个大男人听到这话,清的清嗓子,咳的咳嗽,别过脸的别过脸,几个女孩子也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微微有些发烫,可黑衣人好不容易松口了,又不想走开,只能硬着头皮不在意的站着。

  空气之中突然蔓延着一种除了血饮跟黑衣人之外的尴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