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干什么了?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81 2020-02-07 18:31:37

  咳咳咳……咳咳咳……

  殷寒轩一手拉着刀柄,一手捂着胸口猛咳,紧靠着墙壁,咳完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声音沙哑,但能听出口气中带着愉快的声调:“这不公平,凭什么你亲我就可以,我亲你就不行?”

  血饮两脚踩在匕首上,往后靠着墙,幸好匕首带的够多,虽然这样踩在匕首把手上不舒服,但好歹不用浪费力气一直游着,也不知道上面那群人什么时候会放绳子下来。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刚刚的那颗夜明珠为了救殷寒轩,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听到殷寒轩这话,想起他刚刚的行为,冷哼了一声:“你自己在干什么,你心里不清楚?”

  “我干什么了?你那一口气一口气的渡,怎么够用,还不如一次性渡给我,是不是?”

  “……”

  “还是说,你想多亲我几下,所以……”

  哗啦……

  殷寒轩脸上被泼了一脸的水,还有不少水被泼到了口里,殷寒轩吐了吐,抹了一把脸,虽然看不到血饮此时此刻的脸,但能想到她有多生气,不然也不会把他按在水里了……:“你看被我说中了。”

  “你……”

  “要是不是,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殷寒轩轻笑道。

  “……”血饮无语的摇了摇头。

  小安子本来是打算一个人留下来的,但看到叶嫣儿一走,又怕那些黑衣人知道有活口对他下手,他一个人只怕应付不了,便也拉着昏迷的黑衣人跟叶嫣儿身后走了过去,为了防止任何意外,他还朝着那边大喊了一句,叶子墨将叶子霜手上的伤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让皇莆瑾看好她,他怕叶嫣儿受伤,又听到小安子的喊声,便走了过去接人。

  绳子只有一根了,为了防止绳子在断,或者黑衣人又袭击过来,南厉风决定让小安子下去,他来拉住绳子,湛秦看住那黑衣人,其他人戒备。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井下突然传来血饮的声音,让他们放绳子下去,南厉风脸上一喜:“看来是找到了。”

  其他人不由同时松了一口气。

  “你先上去。”殷寒轩看到坠落下来的绳子,先声喊到。

  血饮拉了拉绳子,往水下一钻,将绳子系在殷寒轩的腰上,没理会殷寒轩的话,殷寒轩脚下一动,想要移开血饮往他身上系的绳子,可脚下踩的匕首把手空间有限,脚下一滑,直接落在了水里,触不及防的呛了一口水,咳了几声:“我说了,你先上去。”动手要去解腰上的绳子。

  “你要是有一天,水性比我好,那我肯定不会让你先上。”血饮一把按住殷寒轩动手解开的绳子的手,没好气道。

  殷寒轩却反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拉着绳子:“那我们一起上去。”

  “估计就只有一根绳子,只怕支撑不了我们两个人,要是断了,我们就真的要淹死了。”血饮知道殷寒轩是不放心他,又说到:“你先上,上去在拉我。”

  殷寒轩犹豫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那你等我。我很快。”说完用力拉了一下绳子,往上爬。

  血饮看殷寒轩渐渐往上走,将插入墙上的匕首扯了出来,一一插入了自己的鞋里,深吸了一口气,往水下一钻……

  几人合力很快就将殷寒轩拉了上来,叶子霜一看到是殷寒轩,就立马冲到了他面前,急急道:“寒轩哥哥,你……”

  “我没事。”叶子霜还没说完,殷寒轩就急急的打断道,连忙将身上的绳子解开朝着井口扔了下去,大声点喊到:“小血,可以上来了。”

  也许情急之中自己都没有发现称呼变了,反而是身边的人,都往他这边看了过来,可殷寒轩压根没察觉到他们异样的眼光,皇莆瑜小声嗯嗯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往湛秦这边移了过来,小声道:“这小血一喊,感觉血饮这名字都没什么杀伤力了。”

  湛秦一笑:“我倒是在想,血饮姑娘要是听到,出来肯定会说,你刚刚喊谁呢?”

  皇莆瑜一乐:“那殷王爷肯定是说,井下就你一个,你说我喊谁?”

  “这井说不定就死过人,谁知道你喊的是不是鬼?”

  “鬼见你都要让三分。”

  湛秦笑出了声,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扮演的殷寒轩跟血饮的角色,互贫着……

  殷寒轩拉了拉绳子,绳子那头一点重量也没有,殷寒轩又大声喊了几句,还是无人应答,绳子依旧是空荡荡的,皇莆瑜跟湛秦对视一眼,起身来到井口:“要不我下去看看?”

  南厉风刚张口,殷寒轩就已经出声道:“我下去。”

  “不行,还是我下去吧,你水性没我水性好。”南厉风拦住殷寒轩,还有一个顾虑是殷寒轩不会武功,要是下去,也帮不上忙,只是只有南厉风自己心里知道,其实,这些理由都不过是因为,他在担心她。

  殷寒轩想了想,点了点头,还没等南厉风解绳子,绳子那头重量突然加重,南厉风一把扯住绳子:“上来了。”

  叶子霜也走过去帮忙,几人合力,倒是很快就看到血饮的身影了,殷寒轩跟南厉风几乎是同时对血饮伸出手,皇莆瑜看到这情况,愣了愣,又转头看向血饮……饶有兴趣看她会选择谁。

  血饮看到南厉风的手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并不是在考虑要拉谁的手,而且在想他为什么会伸手,就在血饮准备伸手给殷寒轩时,啪的一声……

  绳子不知为何又断了……

  南厉风附身想要拉住血饮,手指往她指尖滑了过去。

  殷寒轩几乎是在血饮掉下去的时往井口一倒,这才拉住了血饮的手,要不是皇莆瑜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殷寒轩的脚,两人只怕又要掉下去了。

  “这次算不算是我救你?”殷寒轩咧嘴笑道。

  血饮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那只手被他拉的很紧,要不是在第一时间做出这样的反应,他是拉不住她的,一张脸因为倒立着变得通红,但却笑的很好看,血饮压下嘴角上扬的弧度,这井虽深,但跟天香阁的悬崖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她只是不想浪费力气,有人拉上去,干嘛还要自己费力……

  多此一举四个字都已经到喉间,她却嗯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足够殷寒轩听见了。

  对于危险而言,人在第一时间做出的反应,往往在于心里在乎的东西超过了自己本身,行动力来不及通过大脑便已经做出了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