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九十四章 渡气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69 2020-02-06 18:26:05

  血饮拿起地上掉落的刀快速的往沙子里一插,一股鲜血从下面冒了上来,染红了沙子,将人沙子里扯了出来,一把捏住那人的下巴往他嘴里塞上东西,以免他自杀,将手绑在身后,扯下他脸上的面巾,一张脸,不知道画了什么鬼东西占据了半张脸……

  这些人既然会遁地术,是月影宫的人?还是其他人?血饮看着这唯一一个被抓的活口的人,想了想,抬手往他大腿上刺了下去,那人啊的一声……他以为血饮会开口询问,却没想到问也没问,直接先动手……

  血饮看了一眼小安子,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小安子动手将那人大腿上伤口包扎起来。

  血饮把手中刀一扔,起身道:“走吧。”

  “啊?你不问…点什么?”

  “我又没说我要问。”这种事,到时候自然有人问。

  “那你这……”小安子不解的看着伤口。

  “以免他跑,我懒得追。”这遁地术,她追不上,而且,说不定他还会点别的,比如说,缩骨术什么的,那绑再多的绳子也没用。

  “……”

  血饮本以为南厉风他们都在,应该也不会出事,但这些人也不简单,一时不免担忧起来,来到休息的地方,看到叶嫣儿正跟几个黑衣人厮杀在一起,也许是听到她的脚步声了,黑衣人各各遁地走了……

  叶嫣儿正要去追,小安子喊到:“别追了,追不上。”

  血饮看了一眼叶嫣儿,身上有几处刀伤,伤的好像还不轻,地上躺着几头狼的尸体,还有两个黑衣人的尸体……

  叶嫣儿看到小安子手上的人,正要开口,就听到皇莆瑾跟叶子霜的声音喊到,殷王爷,寒轩哥哥。

  听着声音,血饮便知道出事了。

  叶嫣儿只觉得一个人影从她眼前闪过,血饮刚刚站的地方已经空荡荡了,小安子连喊一声来不及,看着手中人,这人可不能死了,虽然他腿受伤了,但他怕自己看不住,想了想,抬手往那人脖子上狠狠劈了下去:“晕过去了,就不会跑了。”

  叶嫣儿看到小安子这行为,轻笑一声:“那你自己在这,我过去看看。”

  “好。”小安子笑着回道。

  叶子霜一看殷寒轩掉了下去,二话不说,抬腿就要跟着跳下去,要不是被叶子墨死死拉着……“子霜,你冷静点,你跳下去也救不了寒轩呀。”

  叶子霜眼眶一热,哽咽道:“那怎么办呀?”

  “殷王爷会水性,一时半会淹不死,等下我们在用绳子拉上来就好了。”皇莆瑜警惕的看着四周,暗器停了,应该是厉风他们找到要袭击他们的人,但,他们去的左边,而右边的,前面,后面的都没有,难不成是血饮?还是那些人已经退了……

  湛秦双手放在黑衣人的脖子处,对着南厉风摇了摇头:“这些人会遁地术,不好对付。”

  黑衣人并不多,才四人,可他们也只抓了一人,却咬吞毒自尽了。

  南厉风看着那人脸上奇怪的纹路,低头深锁,也是听到皇莆瑾跟叶子霜的喊声,两人对视一眼,急忙赶了过去,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情况,就看到一抹身影从井口跳了下去,带着三分决绝跟毅然……

  南厉风猛的脚步一顿,不是被这样的行为吓住了,而是那一抹身形与他日思夜想的人几乎重叠了,太像了……两个不同的人怎么会这么像?

  是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是相信自己试验出来的结果?

  他几乎是无意识的想要伸手抓住那片衣诀,可衣服从他指尖滑了下去,握了一个空……就像当年……他想要抓住那片衣诀一样。

  什么也没抓住。

  扑通一声,四周全部被水给淹没了,仿佛一切都被隔绝了,他以为,会有一双手在他下坠时拉住他的,可血饮没有出现,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难不成是被人困住了?也只有这个说法能说的过去了。

  殷寒轩也不知道这井到底有多深,反正刚才下来时,南厉风想看看井有多深,还下了水,结果够不到底,他还往下游了一段,但也没够到底,绳子短了,他也不好在往下游。

  殷寒轩等下坠稳定,四周乌漆墨黑的,隐隐约约能看到水下有微微的光亮,正要动手往上游时,想起血饮带他来井边的目地,肯定不是为了看下井里有没有水,难不成她是觉得这井口问题。

  血饮也没来得及多问情况,要是井水不多,已经到底,殷寒轩这一摔下去,走运还能活,不走运只怕也要摔断胳膊断腿了,要是水够多,那也许还好一些,至少殷寒轩自己还能游下来,一时半会淹不死。

  这一跳,让她感觉到了在天香阁的时候,已经快两年没回去了,没有多想念那个地方,但是想念那一架秋千,想念从秋千上跳下去的那一刻,耳畔的风,自由的落体,水里的自在,水下的清凉……

  血饮拿出夜明珠,在水里微微发着光亮,她也不知道往下游了多久,才看到一个人影正在水里挣扎着……

  殷寒轩动手往腿上去解开缠住他脚的东西,胸口憋的五脏六腑都开始疼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怎么解都解不开,嘴里吐出一连串的泡泡,他觉得就算解开了,只怕自己也游不上去了……

  生命仿佛在被水一点点的耗尽,它们开始抢夺你胸口的那一口气,一点点的压榨,他望着前方,黑乎乎的水里突然突然出现一抹暗淡的光亮,虽不亮,可他还是看清了那个朝着他游过来的人,这一抹小小光亮,仿佛能照亮他整个人生似的,那暗淡的眼眸,也跟着亮了起来,朝着那边挥了挥手。

  血饮游到殷寒轩旁边,殷寒轩一开口就鼓出一连串的泡泡,血饮微微皱了皱眉头,附身将缠住殷寒轩的水草一刀给隔断了。

  指了指上面,殷寒轩指了指胸口,嘴里不停的吐着泡泡,血饮附身朝着殷寒轩嘴唇吻了下去,往他口里渡了一口气。

  殷寒轩觉得自己吻过血饮几次,可没有哪一次有这次这么让他心跳加速,其他的吻也甜,但大多数都伴着伤痛,而这次,甜而带醉,没有疼痛,只是甜,虽然只是为了救他,可,也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

  还没等他细细品尝,血饮已经离开他的唇,指了指上面,殷寒轩点点头,只是还没游到一半,殷寒轩就拉了拉血饮的衣袖,指了指自己胸口,嘴里吐着泡泡,血饮看了他一眼,自己刚刚游下来时,这距离还有点远,附身往殷寒轩嘴里又渡了一口气……

  如此周而复始三次,血饮以为殷寒轩在水里呆的久了,无法一口气游上来,毕竟水性也没她好,倒也没想太多,只是加快了动作,血饮感觉快到水面,憋着最后一口气,游了出水面,只是没有停脚的地方,墙壁上也是滑滑的,血饮拿出刀灌入真气往墙上一插,一只手握住,这样虽然是吊在水里,至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却没看到殷寒轩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往水下一看,就看到殷寒轩既然在往下下坠,血饮连忙拉住殷寒轩的手,将他一拉,渡气给他……

  只是刚吻上去,腰间突然一紧,将她与他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一手按在她脑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