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九十三章 被袭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78 2020-02-05 18:22:12

  皇莆瑾两只手紧紧拉着绳子,她没想到会这么重,正想着,突然一只手将她往下一压,一阵风似的从她背后一过,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情况,重量突然将她往下一拉,皇莆瑾啊的一声,一只手又紧紧拉着她的腰带,将她往回拉了回来,皇莆瑜轻呼了一口气,差点就往井口栽下去了……

  正要说声谢谢,抬眸就看到井口对面的一双绿色眼眸,张着嘴,直直盯着她,皇莆瑾紧张的想往后退,可绳子的重量压根只能让她勉强的往左右平衡移动,看到这只狼。便明白刚刚是怎么一回事了……她吞了吞口水,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湛哥哥,怎么办?”

  “拉紧手中的绳子,什么也不要管。”湛秦拍了拍皇莆瑾的肩膀,想要她放轻松,刚刚要是没拉住,这摔下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拉上来。这井只怕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深,而且还没有任何下脚的地方,不然的话,在他们打水时,重量是可以减轻的,可从头到尾,重量都没有减轻过,并且因为水囊加满水而加重了。

  皇莆瑾重重的点点头,她这跟绳子拉的可是殷寒轩,要是他出事了,先不说殷王府会如何,只怕血饮都不会放过她。

  殷寒轩正往上爬,突然绳子又是往下一坠,前面还以为是自己手滑,但刚刚皇莆瑾那一声尖叫,他们都听见了,南厉风抬头看了一眼上面,距离还有些远,神色担忧道:“估计是出事了。”

  殷寒轩嗯了一声:“我们快点。”

  刚说完,井口上面突然坠下一个不明物体,两人几乎是同时往边上晃了过去,碰的一声,一个东西坠入到水里的声音,他们的火把因为往上爬时比较费劲,便把火把灭了,南厉风往下看了一眼:“看清是什么没?”

  “没有,但身上有毛。”刚刚那东西掉下去的时候,和他手臂擦了一下:“可能是狼……”

  殷寒轩刚说完,南厉风就感觉自己在被人往上拉,与殷寒轩的晃动错开了,而殷寒轩这边压根没有一点动静。

  殷寒轩想起皇莆瑾那一声尖叫跟自己突然往下坠落的情况,猜到是换了拉绳的人:“你先上去。”

  南厉风倒也没说什么,嗯了一声,上面现在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先上去,在拉殷寒轩上去,这样更快一些。

  南厉风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一头一人拉着,自己又往上爬,很快就将殷寒轩甩在了身后……

  殷寒轩往下又看了一眼,什么也看不到,但刚才的感觉,直觉感觉是狼,该不会是鹰隼吧?心里担心起血饮来,也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叶子霜一脚踩在狼身上,将手中的剑从它身上抽了出来,本以为都解决了,却没有注意到旁边一头倒下去的狼又站了起来,朝着她身后扑了过来,待她反应过来时,狼已经扑倒了她跟前,却在她面前停了下来,一把剑从狼脖子上一剑贯穿,又无情的抽了回去。

  “哥,你怎么过来了?”叶子霜看到狼身后之人。

  叶子墨往她脑袋上一弹:“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危机没有解除,不能掉以轻心,刚刚要不是……”

  “好了,我知道了……”她心下担忧殷寒轩,急忙打断叶子墨的话,转身走到井边,拉住绳子,跟皇莆瑾两人一起将往上拉。

  叶子墨看到皇莆瑜将最后一头狼斩杀在剑下,将手中的剑一收,去帮湛秦拉绳子,皇莆瑜拾起地上灭了的火把,正要拿出火折子点亮。

  咻咻咻……的几声。

  “小心。”皇莆瑜大喊一声,看到几枚暗器朝着叶子霜跟皇莆瑾的身后飞去。

  正要伸手去挡,几枚暗器挡住了他的去路……

  叶子墨将手中的剑一拔,挡住了身后的暗器,可暗器几乎是同一时间从四面八方而来,叶子霜将皇莆瑾往旁边一推,暗器从她们面前飞身而过,皇莆瑾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又被湛秦一推,越来越多的暗器,皇莆瑾只觉得被人拉来拉去,推来推去……暗器从她面前飞来飞去……

  湛秦一手紧紧抓着绳子不放,免得好不容易拉上的绳子又滑了下去,一手拉着皇莆瑾,虽然叶子霜跟叶子墨一人挡在一边,但还是挡不住四面八方而来的暗器。

  突然绳子的重量一松,往后猛的一退,看到一个人影从井口跳了出来,钉的几声,挡住了他侧面而来的三枚暗器,南厉风也来不及怎情况,侧头喊到:“去把寒轩拉上来。”

  湛秦看到南厉风出来,呼的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吐完,就听到皇莆瑾大喊了一声,跌落在地上。

  绳子断了!!

  叶子霜几乎是在绳子断了第一时间,抓住了绳子,将绳子往手上转了两圈,一手支撑在井口借力,闷声喊到:“过来帮忙。”

  皇莆瑾看着拿着绳子那头发呆,她没想到绳子会断,听到这一喊声,赶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拉住绳子那头,跟叶子霜两人慢慢的将绳子拉了上来。

  湛秦跟南厉风同时呼了一口气,南厉风喊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过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看着。”敌在暗,我在明,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

  湛秦:“我跟你一起去。”

  皇莆瑜跟叶子墨两人慢慢的退到叶子霜跟皇莆瑾身边,但也腾不出手来拉一把,叶子墨担心那边的叶嫣儿,但如今这边都自顾不暇,也只能是将心中的担忧按在心底。

  一滴水突然落在殷寒轩的脸上,他伸手一抹,往鼻尖嗅了一下,眉头一皱,不是水,是血。

  刚刚那一下,跟前面两次下坠的感觉不一样,是谁受伤了?可现在着急也没有用,伸手将挂在身上的几个水囊扔了下去,这样可以减轻一定的重量,殷寒轩动手往上爬着,微微能感觉到,有人正在用力的拉着他上去。

  “子霜,你……”皇莆瑾感觉到绳子上湿漉漉的,借着月色才看清被叶子霜握住的绳子都带着血,这才看到叶子霜手臂上的伤。

  “我没事…快拉……”叶子霜匆忙打断了皇莆瑾,刚刚拉绳子时,一枚暗器正好往这边飞了过来,可要避开了暗器,就拉不住了绳子了,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将殷寒轩拉上来,不能让他掉下去。

  当看到殷寒轩渐渐出来在视线中时,脸上一喜,将手一伸:“寒轩哥哥。”

  殷寒轩看了一眼那绳子上的血,叶子霜拉住绳子的手正不断的溢出鲜血,殷寒轩忽然心里一疼,面对叶子霜的这份感情,他只能亏欠了……抬手正要拉住叶子霜的手,那手却突然往后一缩,像是被人拉了一下,与他的手这样就这样错开了……

  他听到叶子墨喊小心的声音,看到皇莆瑾往后一仰,躲开了暗器,可谁也没想到,暗器往绳子上割了过去,绳子隔断了一半,压根支撑不了他的重量……

  皇莆瑾眼看着绳子要断了,连忙附身想要去拉殷寒轩,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眼睁睁的看着殷寒轩掉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