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九十一章 沙漠水井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12 2020-02-03 18:39:03

  天还未明,一行人便早早起来收拾行囊,相安无事的走了那么十来天左右,沙漠中热烈的温度仿佛是要将人烤干似的,各各显得无精打采,一路沉默的如同渐渐西沉的太阳,随着它的移动,留下一排排长长的的脚印。

  皇莆瑾拿起水囊往口里倒了倒,却只倒出了一两滴水,皇莆瑜看到,那里自己旁边的水囊递给皇莆瑾,皇莆瑾疲惫的扯出一个嘴角,拿过水囊喝了一口。

  “在坚持一会,就可以休息了。”皇莆瑜安慰道。

  皇莆瑾点了点头,从小到大,还未经历过这样的生活,先不说多久没洗澡洗头了,都二十多天没吃过米饭了,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想念米饭的味道,肉什么就更不要说了,偶尔听到一声鹰唳吧,都紧张的要死,生怕是那个什么鹰隼找来了,更别说射了,也都没能好好的睡上一觉,早知道这般艰难,还不如在家待着了,皇莆瑾小声抱怨道:“不是说半个月左右便能到吗?这都快一个月了。”

  “应该快了。”

  皇莆瑜这话刚落音,走在前面的小安子便喊到:“我们到了。”

  皇莆瑾:“到了?到哪了?”

  “还能到哪,自然是到了目地的了。”

  皇莆瑾往四周一看,别说个人了,就连一房一瓦都没有,四面八方除了连绵不绝的沙丘,什么也没有:“这就是波月谷了?”

  小安子点点头:“对,”他翻身下了骆驼:“入口要等月圆才会出现,我们还需要在这里等上几日。”

  皇莆瑜往皇莆瑾肩膀上拍了拍:“既来之则安之。”

  湛秦站在一边小声道:“既然到了,更不能掉以轻心了。”

  皇莆瑾乖乖的嗯了一声。

  血饮走到小安子旁边,低声问道:“波月谷入口的标记是那口井吗?”

  小安子看向前面,那口井其实里这里还有这远,这么远远的一看,压根就看不出那里是什么:“对,不过姐,这么远,你都能看的清楚?”

  “我过去看了一下。”

  “……”小安子抓了抓后脑勺,她什么时候去看的?

  血饮用手肘戳了一下正在往骆驼上卸东西的殷寒轩,撇了撇头,:“走,去那边看看。东西等下在搞。”末了,加了一句:“带上一个水囊。”

  “去哪?”殷寒轩取下一个水囊,跟上血饮的脚步。

  叶子霜看着殷寒轩跟血饮离开,低声道:“他们这是要去哪?”

  叶子墨看了一眼:“估计是血饮姑娘有话要跟寒轩交代吧。”

  “那也没必要走这么远吧?搞的谁会偷听似的。”叶子霜心里不满的低估了一声。

  南厉风听见手一顿,盯眼往那边看了过去,虽然距离有些远,只能看到血饮跟殷寒轩停在那个地方,不知道在干嘛。但看身影,好像并不是为了交代什么,不然,不会一个弯腰,一个站直身。而且,那边看起来好像是有个什么东西,以血饮的性格,就算要交代什么,也不会如此。

  殷寒轩往井口一看,里面黑呼呼的什么也看不到,不知道是枯井,还是一口能用的水井,井边都被黄沙淹没了一大半,他沿着井口走了一圈,望着嘿呼呼的井口沉思不语。半响,他拿起水囊的水往井口倒了下去,久久才听到一声水声从井口处传来:“有水,但很深,波月谷的入口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不然这里水井是谁搞的?

  “你……”血饮正要伸手往怀里掏东西,听到一阵脚步声,话便顿了下来。

  “我什么?”殷寒轩看血饮停下,望着她道。

  血饮眼睛往他身后望去,殷寒轩回头一看,就看到南厉风正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厉风,你怎么来了?”

  “小安子说这边有井,我过来看看有没有水。”

  殷寒轩一笑:“有,不过很深,而且,也没有打水的桶。”

  血饮看了一眼南厉风,他这么说,必然就是已经问了,只不过,倒是是不是因为要打水才问还是怎样,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血饮默不作声的往回走去,殷寒轩看血饮一走,又看了一眼井口:“我去多叫些人来。”

  “好。”

  殷寒轩看血饮并不想开口说话的样子,也把心中要问的事沉了下来,殷寒轩说了井水一事,皇莆瑜跟皇莆瑾还有叶子霜便首当其冲的说要过去帮忙。殷寒轩笑着摇了摇头,也走了过去。

  叶子墨也想过去帮忙,听到叶嫣儿说,她要留下来生火,便有点犹豫不绝了,湛秦看在眼里,叶子霜是看到殷寒轩才去,皇莆瑾纯属是去凑热闹的,这两人估计帮不上什么忙,小安子坐在一边,压根就不打算做事了,还有一个血饮……那就更不指望了,这一路,几乎都是殷寒轩在照顾她,他往叶子墨肩膀上一拍:“我去吧,留在帮下叶姑娘。”

  叶子墨略带不好意思的嗯了一声。

  湛秦看他们一会的功夫,便已经走远了,刚准备走,想起什么似的,往自己骆驼那边走去,拿出一根绳子,走时,余光看到血饮跟小安子两人往他左手边的方向走了,只留下叶子墨跟叶嫣儿两个人。他也不知道血饮是不是故意如此,还是怎么,也没多想,朝着井口那边而去,听到叶子墨说了一句小心点。

  湛秦脚步又顿了下来,朝着叶子墨那边看了过去,就看到叶嫣儿一个人也往血饮那个方向走了,只是,现在已经看不到血饮跟小安子两个人的身影,被黑夜给笼罩了。

  “湛哥哥,拿根绳子过来!!还有火把!!!”远远的听到皇莆瑾咆哮的声音传来过来。

  也许是怕湛秦听不到,皇莆瑾连吼了三声,湛秦怕她在这么吼下去,非得大晚上把鬼吓出来了不可了,无奈的只能回吼了一句。

  叶子墨一笑:“小瑾这嗓子,要是被她爹听到了,估计又要闭门思过了。”

  湛秦动手准备火把,笑着摇了摇头:“反正两兄妹从小也没被少关,都已经跟吃饭一样习惯了。”

  两人刚把火把做好,叶嫣儿就回来了,湛秦把火往火堆上一点,对着叶嫣儿点点头,转身走时,余光看了一眼她的身后,没有其他人。

  听到身后传来叶嫣儿低低的笑声,湛秦微微叹了一口气,但愿是多想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