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这个鬼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78 2020-01-31 21:48:38

  血饮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眼眸往旁边示意了一下,殷寒轩看了过去,就看到那边远远走来一个人,正是他亲眼看见血饮亲手埋葬的风月。

  一颗树上不可能会有相同的两片叶子,这世间不可能会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除非是双生子,就算是双生子也会有微小的区别……

  更何况叶嫣儿不是双生子。

  他不信人死可以复生,可眼前的这个人该怎么解释呢?她说她是风月也是叶嫣儿?到底是贴了一张人皮面具?还是当真就是死而复生的风月?还是说,她当真是“假死”,骗过了所有人?

  “血饮。”叶嫣儿对着殷寒轩微微点了点头,喊到旁边的血饮。

  血饮抬眸看向叶嫣儿:“我该叫你风月?还是该叫你叶嫣儿?”

  “叫我叶嫣儿吧,风月已经死了。”

  血饮点点头,便一声不吭的望着火堆。

  “不好奇吗?”叶嫣儿越过旁边的小安子,坐在血饮对面,隔着火堆望着对面的血饮。

  血饮一笑,拿出一个馕,分了一半递给旁边的殷寒轩:“好奇什么?”

  殷寒轩接过血饮手中的馕,犹豫了一会,咬了一口,硬的咽不下去,起身去拿水囊。

  “好奇我为什么在这,为什么没死?”

  馕变得有些硬了,血饮咬着馕,用力一扯,含糊不清道:“我不好奇别人的事,不过,你要是想说,我洗耳恭听。”

  叶嫣儿低头整了整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在笑:“你还是一样,跟你无关的事,你从来都不好奇。”

  “也不是,我还是好奇的,比如说……”血饮双肘支撑在腿上,抬眸望着风月,一双眼眸清凉如水,散发阵阵寒意:“我好奇,你为什么会救他们?”

  叶嫣儿一笑,望着血饮的眼眸,坦然道:“因为我不是风月。”

  血饮也是一笑,点了点头:“也是,那如此,还麻烦叶姑娘回去时说一声,小安子在这边睡下了。”

  叶嫣儿明白血饮这是在送客,风月可以与她有瓜葛,而叶嫣儿没有,她起身道:“我会的。”

  殷寒轩拿起水囊走过来,看到叶嫣儿准备动身回去:“叶姑娘,我送你吧。”

  “有劳了。”

  忽然殷寒轩脚一歪,叶嫣儿急忙扶了一把:“没事吧?”

  殷寒轩摇了摇头,莞尔道:“没事,多谢叶姑娘。”

  “殷王爷不必客气,就送到这吧。”

  殷寒轩对着血饮微微摇了摇头,血饮在叶嫣儿身后喊到:“风月,死了不好吗?为何要活着呢?”

  叶嫣儿脚步一顿,沉默了半响,回眸一笑:“因为我爹娘希望我活着。”

  殷寒轩看到叶嫣儿消失的身影,才低声到:“四下无人,手是热的。”血饮从来没有把馕分一半给自己过,每次都是他分一半给她,还被嫌弃,所以他接过馕时便觉得很奇怪,他每次吃馕都要伴着水喝,可水囊都放在了骆驼那边,他恍然明白过来,血饮是让他去拿水,看看四周有没有人监视。

  而他送风月,被血饮石头打中脚干崴脚也都是故意的。

  但血饮问的最后一个问题让殷寒轩有点想不明白,她不是一个喜欢瞎扯的人,最后问的一句话肯定是在试探什么:“那她是真的吗?”

  血饮拿起一根木根往火堆里弄了弄,半响才道,说到:“……是。”

  “那她说的也是真的了?那她“假死”一事你其实知道?”殷寒轩疑惑的看着血饮,就算她是叶嫣儿,救叶子墨他们可以理解,毕竟在白桦林……可是不是一切是不是太过巧合了,她正好也要去波月谷……他就不信血饮没有想过这些,还有,那就是白桦林一事,天香阁那日出面,当真是因为风月任务失败而出面澄清与天香阁无关?还是叶嫣儿一人所为?

  “不知。”

  “那……”

  血饮冷冷的扫了一眼殷寒轩,显然是被殷寒轩问的有些不耐烦:“她是谁,要去哪,干你何事?与你有关吗?”她一手下巴支撑在膝盖上,在地上胡乱的画了起来。

  “……”

  殷寒轩愣了一下神,忽而释怀一笑,小安子说时,她毫不吃惊,显然是早已知晓此事,她既然都不担心,他又何必伤神,小心提防便是。只要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他盯着地上看,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嫌弃,这画的什么?简直是要玷污他的眼睛了:“你会不会画画呀,这画的什么鬼?”

  “你这个鬼。”血饮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

  殷寒轩脚往地上一抹,拿着血饮的手,认真的在地上一笔一划的画了起来:“我这个鬼应该这样画……”

  “……”

  叶子霜听叶嫣儿说,她刚好去打水,碰到小安子,小安子让她转告他们一声,他在殷寒轩这边睡了。这么说殷寒轩他们已经知道他们就在旁边了,叶子霜本以为他们知道会立马过来跟他们汇合,至少也会过来打个招呼。

  可盼呀,等呀,时不时往那边看去,却迟迟不见有任何身影,叶子霜一边压制自己不要过去,一边又忍不住想要见到殷寒轩,哪怕他只是坐在旁边不同她说话都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看大家都已经睡下了,悄悄起身往这边走来。

  却看到殷寒轩与血饮两人,脑袋紧紧靠在一起,他握着她的手,在地上不知道画着什么,她记得当年她曾缠着他让他教她画画,可他却只是给她请了一个夫子,从未如此这般过。

  羡慕,嫉妒,她多希望此刻在他身边的是她呀。她明明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以为她可以忍受的,她以为,只要她能在殷寒轩身边,她什么都可以接受。

  可她发现她错了……她低估了一个人对爱的占有欲,低估了嫉妒,低估了恨……原来这些东西会在心底慢慢扩大……

  “恨吗?”一个声音响起在叶子霜耳边。

  “恨!”

  “只要杀了她,你的寒轩哥哥就是你的了……”

  杀了她…你的寒轩哥哥就是你了…杀了她…杀了她……

  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不停的说着这句话……叶子霜紧紧握着手中的剑,如同魔怔一般,低声呢喃:“杀了她…杀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