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八章 叶嫣儿?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818 2020-01-30 19:49:49

  殷寒轩看着血饮束半天也没将头发束好,她这个是所有女子束发里面最简单的了,要是一些复杂的,估计她压根都不会,实在是看无眼看下去:“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束发都不怎么会?”

  “在天香阁里,不需要会束发,只需会杀人。”血饮终于将头发束了起来,拿出一根新的发带往上一缠,稍没注意,头发有些又散了下来,血饮深吸了一口,正要动手把发带扯下来重新束,一只手拿过她手中的发带:“我来吧。”

  血饮正好束的烦,听到殷寒轩这么一说,立马让开手。

  殷寒轩将她的头发一一梳直想起她刚刚说的话,手又不由一顿住,不管是大家闺秀,还是平民百姓,谁不会扎各式各样的发鬓,用各式各样的胭脂水粉,画着浓淡相宜的妆容,缝衣服,绣荷包……

  当别人都在学着女德,琴棋书画,女红等等,也许她学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杀人。要成为天香阁地杀之首,只怕,经历了非人的训练吧。

  殷寒轩突然好想收回刚刚的那句话,真想抽自己一耳光,说话怎么就不经过大脑呢。

  血饮感受到身后的人没有动,微微侧头:“殷寒轩,你是在数头发吗?”

  殷寒轩喉结一动,掩下心中难言的情绪,嫌弃道:“我还没见过那个女子的头发像你这样的,枯黄干燥……”

  血饮不客气的回了一句:“说的你好像摸过许多女子头发似的,看春宫图都脸红的人!!”

  “……”

  “快点束,别啰嗦,又没长你头上。”血饮不耐烦的催促道。

  血饮晃了晃脑袋,伸手摸了摸,绑的比自己还好,没看出他一个王爷,竟然还会这个,拿出殷寒轩刚刚给她的簪子,指了指他头发上的发带:“把发带给我,簪子给你。”

  殷寒轩把发带一松,头发也干的差不多了:“我用簪子换你发带成不?”

  “不成!”血饮伸手就拿发带,殷寒轩眼疾手快的拿住另一端:“你确定不换?这簪子可值黄金万两!”

  血饮一脸不信道:“真的假的?要是真值那么多钱,你换我这发带做什么?”

  殷寒轩清了清嗓子:“……我不缺钱,我就是突然想换个发带束发,这个簪子是当年我束发之时,皇奶奶亲自让人用纯黄金打造的,世间只有此一只,你看那做工,还有那上面的和田玉,你想清楚了,可黄金万两……”

  殷寒轩身上的东西,就没有那件不值钱的,她倒是没想到这只小小簪子值这么多钱,总不能用眼睁睁的看着这黄金万两不翼而飞吧,血饮看着殷寒轩手上的那根发带:“这样,换也成,你把那根给我,我把我头上这根给你。”

  “不行,就这根。”

  “那不换,给我!!”

  “反正不管你换不换,这个我都要了……”

  血饮看到殷寒轩又要开始耍无赖了,扶了扶额头,耐着性子道:“那根发带对我很重要……”

  “放心,我会一直带着,保证不会弄丢。”殷寒轩说着,一口咬住发带,将头发一一束了起来,用发带绑了上去,这个发带自从他认识她以来,她就从来没有换过,从磨损的程度看,显然是用了很多年,还舍不得扔,他刚刚用钱跟她换,她这么爱钱的一个人都不愿意换,说明这个发带对她有很深的意义。

  血饮垂眸,觉得在不出手教训教训,他就要翻天了,神情突然一冷,往身后看了一眼,抬眸就看到殷寒轩已经将头发束了起来,那根发带垂在他的身后……

  血饮脑海灵光一闪,他不会是……

  血饮起身将殷寒轩一拉,飞身躲在旁边的沙丘上,将殷寒轩的头一按:“有人来了。”

  两人趴在沙丘上,淹没在黑暗里,看着有人从水潭那边走了过来,还在不停的看身后,殷寒轩低声到:“一个人?”

  血饮眉头一拧,看这身形,好像是小安子……

  小安子听到他们说看到了血饮他们,他可不管他们谁帮谁洗头,不忍打扰什么的,起身借着上内急悄悄的溜出来了,但水潭旁边已经没有人了,他看到沙漠之中的脚印,顺着脚印走了过来,可只看到了三匹骆驼,一堆火,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小安子小声喊了一句:“饮姐姐,你在吗?我是小安子……饮姐姐……”小安子身体突然一僵,又不敢回头,余光看到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手慢慢的往腰间移动:“这位兄台,有话好好说……”

  “怎么?想那弩射我吗?”血饮低头暼了一眼小安子移动的手,她刚刚在听水声时,就听到脚步声,便知道这附近还有其他人,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常在沙漠行走的人,知道这里有水,夜里一般都会在这休息,只是她没想到会是他们。

  小安子听到是血饮的声音,呼的吐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饮姐姐,你吓死我了。”

  “我放的是手,又不是刀,吓成这样?”

  殷寒轩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也没想到来的是小安子,可怎么就他一个人:“小安子,怎么就你一个人?”

  小安子指了指旁边:“他们在那边没事,饮姐姐,我有话跟你说。”

  血饮往火堆旁边一坐,刚刚看小安子那神情,好像是偷偷过来的,不然不会不停的看向身后,偷偷过来,那就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说呗。”

  小安子看了一眼旁边的殷寒轩。

  血饮:“但说无妨。”

  小安子从路上遇到她救他们一事,跟叶嫣儿的说词,与他们一一说了,看血饮一脸淡定,丝毫没有任何吃惊,好似早就知道这个叶嫣儿会出现似的:“饮姐姐,难道她真的是“假死”?可她好像不认识我?我这心里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安呢?”

  三娘那天要她杀那人的附加条件就是,她上段时间去燕城,看到了风月,跟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在一起,身边还有两个丫鬟,她当下便觉得奇怪,便趁着风月落单时,与她打了一个照面,可风月显然并不认识她。

  以她查人的能力,当然早就知道风月就是叶嫣儿,为了试探是不是真的风月,还是长的相似,三娘跟她动了手,武功路数一样,就连风月曾经受伤的左手上的伤疤也一模一样。

  刚刚小安子也说了,要真的是风月,她应该是认识三娘跟小安子,可她不认识。

  那个跟她在一起戴面具之人,估计就是魍魉他们了,魍魉曾说他有起死回生之术,难不成是真的?

  但她还是不信,死了就是死了,要是这世间当真存在什么起死回生之术,那这世间的人不都长生不老了?

  可魍魉又如何知道风月的身份?找到她尸体的?血饮想起白桦林那些黑衣人,有些是保护殷寒轩的,有些是风月的人,可风月不会养这么多黑衣人,其他人是谁?难不成是魍魉的人?

  可那枚暗器明明就是穿心而过,不可能还有活路。难不成在这之前,他们见过,做过什么交易?

  但不管怎样,这个叶嫣儿一定有问题。沙漠巧遇?又碰巧是去波月谷,哪来那么多巧合?只怕就是魍魉故意安排的。

  可魍魉这安排的意义是什么呢?

  血饮脑海突然闪过一个想法,叶嫣儿这三个字,对于叶子墨来说,简直就是一剂致命毒药。也许他的用意,并不在她跟殷寒轩身上,而是叶子墨……

  血饮眼神示意了一下殷寒轩,微微摇了摇头,殷寒轩将要开口说的话咽了下去,血饮开口问道:“她就说了她说她是叶嫣儿也是风月?”

  小安子点点头,笑道:“饮姐姐,看到你我就心安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连觉都不敢睡。”说着打了一个哈欠。

  殷寒轩望了一眼血饮,没想到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还会给别人带来安全感,看到小安子哈欠连天的:“你就在睡下吧。”

  小安子嗯嗯了两声,就地而卧,没多久就传来平稳的呼吸声,看来这几天确实是没睡好,只怕是胆战心惊的过了几天。

  刚才小安子说的时候,殷寒轩看到血饮眼里分明没有丝毫吃惊,就算掩饰的再好,听到自己亲手埋的人,突然又活了总会吃惊吧,除非是,她早已知晓。

  殷寒轩看小安子已经睡着了,低声到:“你早就知道她会出现?是像风月?还是……真的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