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七章 发带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814 2020-01-29 19:29:21

  南厉风几人刚安顿好,围着火堆坐了下来,旁边有几出断墙,正好可以挡住一些风沙,靠着休息,这些断墙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就在这里了,风吹雨晒的依旧岂立不倒,正好离水源的位置又近,经常在沙漠走这条路的热闹都会在这歇息。

  小安子往墙上一靠,他这个位置最好,离火堆不算远也不算进,又能靠着注意,绝佳位置,他指了指前面的小沙丘:“越过那个沙丘就有一个水潭,你们要打水的可以过去打。”

  这一路有小安子带路,他们到也没怎么缺水喝,一看就知道是对这片沙漠极为熟悉,叶子霜拿起水囊:“我去打水,你们谁要打水?”

  皇莆瑜不客气的拿起自己的水囊跟湛秦的递给叶子霜,笑道:“那就有劳喂姑娘了。”

  皇莆瑾往皇莆瑜手臂上一打:“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让一个女孩子去打水。”

  叶子霜笑着摇了摇头,拿起水囊起身道:“没事,今天都骑了一天骆驼了,正好活动活动。”

  皇莆瑜揉了揉手臂,“听到没,别人叶姑娘都没说什么,你在叽叽歪歪的干啥?还有,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不要动嘴又手的,还有没有点女孩子的样子了,信不信嫁不出去。”

  “啊……”皇莆瑾往皇莆瑜手臂上狠狠一拧,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大家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一路,这两兄妹没少闹,反正吃亏的永远都是皇莆瑜,拦架的永远都是湛秦,皇莆瑾永远都是赢家。

  小安子揉了揉脑袋,吵的他脑袋疼,他也不知道这两人精力怎么这么大,天天没完没了的,他侧头余光就看到叶子墨盯着坐在他旁边的女子看,前几天他们遇见流沙,恰巧被她看到,出手搭救了一把。

  这个女子前段时间她在客栈见过,只不过那时身边还有几个人,他刚开始见到她时,他还以为是死而复生的风月……可她好像并不认识他们,就像是第一次来客栈一样。可现在她却说她叫风月,也叫叶嫣儿。

  当年她跌落悬崖,被天香阁的人救下,便一直呆在了天香阁里,可也一直找不到机会脱离天香阁,直到她接到刺杀叶长芳的任务,毕竟是自己的亲舅舅,她无法下手,也厌倦了那样的生活,她便借着此事,让自己“死”了一回。

  她还说,当日天香阁之所以会出现在白桦林是知道她完不成任务,想要杀了她,但没想到她早已买通了那个出手之人。

  天香阁为何要对叶家动手?对面叶子霜的质疑,她只说,她只是接到天香阁的密信,是谁出钱要杀叶长芳,她不知道,她们杀手,只管任务,不管其他。

  至于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她也只是说,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听说波月谷是个世外桃源,她便过来寻,没想到会碰到他们。

  反正她说完以后,叶子墨反应是最大的一个,拉着叶嫣儿就去了旁边,说了什么他也不得而知,便一起同行了。

  后来听叶子霜说,叶子墨找了她很久。

  小安子只是觉得此人很可疑,先不说为何一个人会在一定沙漠之中,还偏偏就这么巧救了他们,他怎么感觉,她早就在远处看着他们,只是在等他们遇险呢?

  白桦林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可当真是计划了一场“假死”吗?

  小安子抬眸看向前方,也不知道饮姐姐现在到哪了?自从这个叶嫣儿出现以后,他心里就觉得不安,总觉得要出事,看到叶子霜站在沙丘上,一动不动,他看了半天,叶子霜依旧没动,喊到:“你们别吵了,叶姑娘站在那里都有一盏茶的功夫了。”

  皇莆瑾跟皇莆瑜顿时消停下来,几人朝着那边看了过去,叶子墨起身道:“我去看看。”

  只是他刚起身,叶子霜便转身往回走了过来。

  皇莆瑜疑惑道:“她这是没打水就回来了?不会是那边没水吧?”

  小安子:“不可能。”

  叶子霜一声不吭的坐回原地,一副谁也别惹我的样子,皇莆瑜小心翼翼的拿过水囊,轻声道:“空的。”

  叶子墨轻声道:“子霜,怎么了?是不是那边有什么东西?”

  叶子霜沉默半响,闷声道:“寒轩哥哥在那边。”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南厉风奇怪道:“寒轩在那边?那你怎么没……”还没说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立马停了下来:“我过去看看。”

  小安子连忙起身道:“我也去。”

  皇莆瑜献殷勤似的将手中的水囊递给南厉风:“厉风兄,辛苦了。”

  皇莆瑾悄悄的往后一退,她倒是十分好奇叶子霜看了什么,才会在看到殷寒轩时默不作声的折了回来。

  殷寒轩觉得自己那里是洗了一个头,简直是洗了一个澡,衣服都湿了大半,他唉声叹气的看着始作俑者:“满意了?开心了?”

  血饮把水囊往殷寒轩身上一放,拍了拍手,回身道:“是你自找的。”

  殷寒轩一手握住她回身飘荡的空中发带,轻轻一拉,头发一松,全部落了下来,就在血饮转身的那一刻,殷寒轩忽然看呆了,四周的一切都静了下来,满目星辰都抵不过他眼前之人,原来,世间美景都会黯然失色。

  血饮咬着牙,对于殷寒轩她真的防不胜防呀,总能做出让她暴打他一顿的冲动,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把发带给我。”

  殷寒轩一笑,却将手中的簪子递给血饮,用血饮发带将自己的头发绑在脑后:“你也洗一下,可舒服了。”说完,拉着血饮就站在水潭旁边。

  “我不洗。簪子我不要,把发带给我,你别逼我动手打你……”

  “正所谓,打是情骂是爱,洗完在打,随你怎么打,我绝不还手。”

  “我……”

  殷寒轩将血饮肩膀一按,抓着她发尾往水潭一侵,拿起水囊往她头发缓缓倒水:“怎样?舒服不?放心,我不会恩将仇报的。”

  血饮本来是打算晚点再过来洗一洗,天气有热,出汗又多,头发被风沙这么一吹,洗的水都能成黄色了。不过这水凉凉的,殷寒轩倒水的速度也不快不慢的,倒也还不错……

  “能让我动手给谁洗头发的,也就只有你了。你看你,多幸福。”殷寒轩一边倒水,一边说到。

  血饮不屑道:“我没让你洗,是你非拉着我洗。”

  “能给你洗头发,是我的荣幸,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让我想要给她洗头发的人…”

  血饮珉唇一笑。

  皇莆瑾实在无法想象她看到的,堂堂殷王爷既然帮别人洗头发,还是强行要给别人洗头发,这要是换了别人,压根动手扯下血饮那根发带时,只怕手就已经没了吧,不,只怕还没碰到那发带就已经没了,最重要的是,血饮既然让他洗了!!!作为一个杀手,怎么会把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要是殷寒轩要杀她的话……哎,只是这场景,为何看起来如此唯美,他们这样看起来,好像还挺般配的。

  要不是因为就是相识的人,只怕别人看到,定要认为他们是夫妻了吧,一对,让人心生羡慕的夫妻。

  皇莆瑾往自己脑袋上一拍,想什么呢,子霜是她的好姐妹,她可不能站在血饮这边了,她小心问道旁边的南厉风:“南哥哥,我们还下去打水嘛?”

  南厉风盯着下面的两个人,不是她,你都已经亲手验证过了,再像,位不过是长的相似罢了,南厉风垂眸,转身,低沉道:“等会再来吧。”

  皇莆瑾看到南厉风脸上失落的神情,又看了看水潭旁边的两个人,嘀咕道,南哥哥为何会失落呢?难不成是喜欢上了……皇莆瑾吃惊的捂住嘴巴,看到南厉风若无其事正跟皇莆瑜他们说刚才看到的事,只不过是所有看到的都化成了简短一句:“在那边,跟血饮在一起,血饮在洗头,等会再过去吧。”

  低头一想,摇了摇头,应该是自己看错了。

  皇莆瑜拿起水囊喝了一口水:“洗头也可以叫他们一声呀,告诉他们我们在这边呀。”

  皇莆瑾低声到:“是殷王爷在帮她洗头。”

  噗……皇莆瑜一口水就喷了出来:“你说什么!?”

  一边的叶子霜听到了以后,一只手紧紧的抠着另一只手,而这一切,都落在了叶嫣儿的眼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