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六章 挤一挤,暖和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401 2020-01-28 18:51:06

  “曾经我的天空也是一片蔚蓝,在那片天空下,阳光璀璨,小草摇曳,百花齐放,花香四溢,忽然有一天,那片湛蓝的天被别人泼了一层浓厚的墨,怎么抹都抹不掉,就像眼前这片满天星辰后面的那片天,而天空之下是人性丑陋的欲望,是尸横遍野,是地狱修罗,是血腥恶臭,就算星星再多,许愿灯再多,可也照不亮身后的那片天了,所以,殷寒轩,不要为我做任何事,因为…什么也改变不了。”血饮轻声道,想起那段岁月,她嘴角闪过一丝嘲讽,那颗心早已是伤痕累累,千疮百孔了,她起身,将殷寒轩手里的珠子拉了过来,一切又恢复了黑暗,她转身,背对着殷寒轩:“睡吧,明早还要赶路。”

  殷寒轩静静的望着那个背影,他忽然想起初见之时,她曾说,我从不信人。

  心里一阵一阵疼痛慢慢汇聚在了心口,血饮,要是波月谷一事可以平安回归,我一定会让你心中有光,眼中有笑,反正,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去温暖你。

  你一定不知道,你笑起来的样子有多美。

  要是我能早点遇到你,你就不用经历那些了。

  殷寒轩起身躺在血饮对面,血饮翻身又背对着他,殷寒轩起身又绕到他面对躺了下来,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血饮的手:“你有内力护身,我可没有,这风吹的我冷,这火温度又不够,挤一挤,暖和。”

  血饮看殷寒轩冷的有些发白的唇,沙漠里,昼夜温差极大,等到了半夜,气温更低,殷寒轩这么睡一晚,还真说不定会着凉,她倒是一下忘了要准备被子了,一声不吭,回身平坦,一丝内力缓缓的从手中度到殷寒轩掌心中。

  “你笑什么?”血饮看殷寒轩躺着傻笑了半天。

  “就是…开心。”因为你在身边呀。

  殷寒轩侧身面对着血饮,感受着那股温暖的力量,嘴角的笑意一直挂在嘴边,就连闭上的眼睛都是弯的。

  傻子,血饮无声一笑,望着漆黑如墨的夜怔怔的出神。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心中有光,眼中有笑?

  殷寒轩的话就这么在她脑海里一遍遍如同魔咒似的响起在她的脑海里,血饮无声叹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血饮算了一下时间,南厉风他们不过比他们早出发一天的时间,要是她们加快步伐,应该很快就能追上他们,但她也不知道殷寒轩是怎么了,每天不到辰时不会出发,到了午时就喊着累要休息一会,太阳一落山便不肯走了。

  走了十来天,反正也没见到他们人影。按他这个速度,只怕是要到波月谷才能见到了。

  她有点想不明白了,按理说他应该是想早点与他们汇合才是,可血饮看他这样子,好似是不想这么快与他们汇合,故意拖延时间。

  反正这一路去往波月谷显得她比他还要急,殷寒轩就像是来欣赏风景似的,不急不缓有条有序,血饮前面考虑到他手上的伤便也随他去了,后来又觉得,他都不急,她急什么,跟那些人汇不汇合,她无所谓,不汇合更好,免得人多麻烦。

  只是,鹰隼只说了往东南方向一直走,月圆便能看到波月谷入口,可,走多久?走多远?再不能看到波月谷入口时,有什么标记可以能证明已经到了波月谷的境地了呢?而且三娘跟她说波月谷只有三四月份才能进去,跟鹰隼说的有些不同。

  还是要先跟他们汇合,在问问清楚。

  不过这路上倒也太平,没遇上什么沙尘暴,龙卷风,流沙什么的,就是有时风沙大了些。

  血饮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还没等殷寒轩嚷嚷先下了骆驼,找了一个背风的小沙丘:“今晚就在这休息吧。”

  殷寒轩把过架好,起身去拿水囊,晃了晃,里面已经空了,重新拿起一个水囊,递给血饮:“这是最后一个水囊了。”

  血饮喝了一口,递给旁边的殷寒轩:“放心,不会渴死你的,等会姐姐就带你去打水。”

  殷寒轩一笑:“你怎么知道那里有水?”

  血饮神秘一笑,趴在地上,闭上眼睛一听,沙漠里面会有地下水,只要听到水流声就可以。

  殷寒轩看她这样,便知道她是要找地下水。他怎么忘了她内力深厚了呢。

  血饮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沙子:“运气不错,前面不远便有地下水,我去打,你在等我。”

  殷寒轩立马起身道:“不行,一起去。”

  “那谁来看骆驼?”

  “牵过去不就好了,还不用我们自己拿。”

  血饮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放殷寒轩一个人在这里,万一出了什么事,只怕她也不能第一时间救他,点了点头:“那你去牵。”

  血饮没想到自己听到的地下水既然是一条暗河,上面被人挖了一个坑,让暗河的水涌出,渐渐的水潭,四周还长了不少植物,能在沙漠中遇到这种暗河,除非是在沙漠之经验丰富之人能找到这种水潭,不然凭的全是运气了。

  血饮取下水囊往里面打水:“运气不错,既然碰到暗河了。”

  殷寒轩一笑,蹲在旁边打水,将最后一个水囊塞好,看到血饮用水洗了一把脸:“你要不要洗一下?”说完又怕血饮误会他的意思,指了指头发:“我说的是洗头发。”这四面八方的,洗澡肯定是不可能了。

  血饮用衣袖擦了擦脸:“要是有人看到你用沙漠的水洗头发,非杀了你不可。”水在沙漠里太珍贵了。

  “有你在,我怕什么。”殷寒轩不以为然道。

  “你是自己想洗吧?”血饮眉毛一挑,这个在温室长大的花朵,这么多天不洗澡不洗头,天天吃着黄沙,定然是受不了。

  殷寒轩望着那水潭,倒影这一轮弯月,嗯了一声。

  “那你洗吧,我在一边等你。”血饮起身准备坐在一边,手腕却被殷寒轩给拉住了,只见他又开始耍无赖道:“你帮我倒水呀,你不帮我倒水怎么洗?”

  血饮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是被人伺候惯了:“放手,你爱洗不洗。”

  “不放,你要是不帮我倒水,我就不走了。”

  血饮啧了一声:“你是不是忘了……”

  血饮还没说完,殷寒轩哎呀一声,将水囊往血饮手中一塞:“趁着现在没人,你帮我倒水洗的更快是不是,我都难受死了。快点。”

  殷寒轩说完,将发簪跟玉冠一取,一头青丝倾斜而下,不过一个简单的动作,配上这张脸,比月色动人,比晚风迷人,血饮啧啧了两声,这场景,要是被别人看到,只怕又要心生恻隐之心了,血饮正感慨着,殷寒轩侧头看着他:“发什么呆呀,倒水呀。”

  这辈子她还没伺候过谁,自从接了这个任务,她好像尽在伺候他了,端着一张天真无邪的脸耍无赖,血饮突然邪邪一笑:“好,这就倒。”

  …………

  “耳…耳朵进水了……”

  “唉唉唉,…你慢点……都倒了衣服里面去了……”

  “…你这是给我洗头还是洗澡呀…噗…嘴里………”

  “哎……你慢点……慢点……”

  “哎……你开心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