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五章 心中有光,眼里有笑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010 2020-01-27 18:22:17

  清晨的夜还未明,夜里风露水还未收,守城的士兵不过刚刚换班,城门不过刚打开,便看到一男一女,三匹骆驼出了城。

  一位守城的侍卫看到从他身边走过的男子,觉得有些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我说怎么看的这么眼熟,刚刚过去那男的就是我上次跟你说天天拿着画像来问他娘子有没有进城的那个。”

  “那刚才那个是不是她娘子?”

  “那女子带着斗笠,没看清楚脸,不过应该是。不然也不会出城了。”

  “也是,看来这老天还是有情的,没拆散他们夫妻两。”

  “我在这燕城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痴情的人,还长的这么俊俏……”

  血饮微微往后侧了侧头,刚刚那两个士兵说的话,全都一下不差的落入到了她的耳中,回头看了眼旁边的人,天天去问嘛?傻不傻?难道就没想过她不会从城门口进来吗?

  殷寒轩没注意到血饮的异样,拿出罗盘,便明方向,把罗盘往怀里一放,骑上骆驼:“走吧,这边,要是能快点,说不定还能跟厉风他们汇合。”

  血饮将斗笠往下一压,嗯了一声,两人一前一后的朝着东南方向走去。

  漫漫黄沙,尘埃飞扬,那一排排骆驼脚印,很快就被覆盖了,再也看不到任何踪迹,原本前面还是几个高低不平的小山丘,一阵风沙过后,又成了一片平坦之路,四周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唯一不变的,依旧是一眼望去,望不到尽头,那一条血色残阳映着晚霞,将沙漠染成了血红。

  血饮看了看即将掉落地平线的太阳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看了一眼旁边的殷寒轩,把手中的绳子轻轻一拉:“今晚就在休息吧。”

  殷寒轩嗯了一声,翻身下了骆驼,骆驼自己乖乖的俯卧在了一边,殷寒轩拿了一个水壶,将挂在骆驼身上的布带子中抱着几根木材,找了一个离骆驼不算远也不算近的地方坐了下来。

  血饮往地上随便一坐,打开水壶喝了一口水,她前面看殷寒轩拿着那个重重布袋子时,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既然是木材,带这个东西也不嫌繁琐,血饮满脸的嫌弃,摇了摇头,觉得不可思议。

  看殷寒轩生了半天的火,才点燃,一张细皮嫩肉的脸也成了一张五花脸,却笑着像个孩子似的,对她道:“燃了燃了,快过来烤火。”

  血饮想起还在耒阳城时,这位王爷可什么都不会,都是被人伺候的份,现如今倒是多了一项技能了,要是符文宇他们在,断然不会让他们家王爷做这等事吧。这夜晚风的吹的正舒服,血饮刚要开口拒绝。

  殷寒轩已经拉着她的手将她拉了过去:“你看,以后你带我,我还能给你生火,是不是又多了一个好处?”

  血饮心头一甜,转而又是一刺痛,在殷寒轩回眸时,她低头垂眸,掩下异样:“我有内力护身,要什么火?”

  “这火取暖只是一部分功能嘛,还可以烤东西吃,是不是?”

  “嗯,还能引来狼群。”血饮忍不住调侃道,但说的也是实话。

  殷寒轩毫不在意道:“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怕。”

  血饮轻笑了一声,觉得殷寒轩现在说恭维话也是越来越熟练了:“那你怕什么?”

  怕你不在。

  殷寒轩动手弄了弄火堆,拍了拍手,往血饮旁边一坐,岔开话题道:“你是怎么说服符文宇跟梁山的?”

  “你说呢?”血饮右手往左手指节一按,啪啪作响。

  殷寒轩看着血饮的双手,忍不住往旁边移了移:“你…不会是…打了他们吧?”

  血饮呵呵一笑,挥了挥拳头:“有时候暴力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说完,粗鲁的殷寒轩往自己身边一拉,霸道道:“把衣服脱了。”

  殷寒轩不仅不脱,还把衣服拢了拢,像个贞洁少女似的:“虽说现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看不到半个人影,但我告诉你,我…宁死不从。”

  血饮扶了扶额头,觉得殷寒轩现在已经完全跳脱出她能思考的范围之内了,满脑子想的什么东西呢,血饮拿起手中的药瓶悬在中间:“我说的是换药,你想什么呢?还宁死不从,你以为你是大家闺秀吗?”

  殷寒轩哦了一声,仿佛有些失落,动手脱衣服,嘀咕道:“不就是想给你解解闷,演演戏么,这么不配合。”他自然知道血饮让他脱衣服是为了换药。

  “嘀咕什么呢?”

  “我说,你能不能…轻点?”殷寒轩可怜巴巴的望着血饮。

  血饮鄙夷的看了一眼殷寒轩,虽满脸嫌弃,可手又不自觉的轻了起来,沙漠里面白天天气炎热,幸好汗液没有把伤口感染。

  殷寒轩望着又是无星无月的夜空,想起三娘交代他的事,把三娘给他的木盒递给血饮,血饮打开一看,正不是正是那颗从公主的眼珠么?:“这珠子怎么在你这?”

  “三娘说,给你解闷用的。”

  血饮眉头一皱,三娘何时关心过这种问题,难不成是这珠子里面还有其他秘密?当她看到那公主从她眼眶之中取下这颗珠子时,她就在想,为何要把一颗珠子按在眼眶里?血饮拿起珠子看了看,里面确实是天下景色尽在其中,可除此以外,在也看不出别的问题了。

  殷寒轩看血饮看的认真,笑道:“是不是在想这个珠子有什么秘密?”

  “嗯。”

  “当年波斯国王王后生下一女,可天生眼疾,一双眼睛空有眼珠却什么也看不见,王后爱女心切,可又不忍将别人的眼珠挖出,便将自己一只眼珠挖了出来按在了她女儿的眼眶里,波斯公主从一出生到成婚,只能呆在自己的寝宫之中,不能踏出寝宫半步,直到成婚,才会蒙面出席。公主好奇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天天趴在窗口看着蓝天白云,有一天,一位将军从她寝宫路过,惊鸿一瞥,心为所动,便为他心爱之人寻来了这颗珠子。按在了她的眼眶之中,这样,即使公主出不了寝宫,也能将天下景色一一看尽。”

  血饮仿佛是坐累了,往地上一趟,听到殷寒轩这么一说,一手支撑着脑袋,侧身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而且,我看好像是那公主先喜欢那将军的。”

  “因为那将军不知道,在他喜欢她之前,公主便早已从丫鬟口中日日听他那些丰功伟绩,早已芳心暗许。”

  血饮越听越不相信,眉头一皱:“殷寒轩,你不会瞎编的吧?你又不认识他们,也没去过波斯,怎么知道这里面的故事的?”

  “若是我知道这珠子的秘密,你是不是就信我了?”

  血饮从地上坐了起来:“你知道这珠子的秘密?”

  “嗯。”殷寒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血饮把手中的珠子递给他。

  殷寒轩拿起珠子望了望,似乎是在调整角度,又拿到火堆上,微微转了转,抬了抬下巴,示意血饮道:“看。”

  血饮抬头一看,原本黑暗无边的夜空,顿时一片星光璀璨,繁星点点,美不胜收,可这不就是借用光将珠子里面的东西倒影出来了嘛?:“这就是秘密?”

  殷寒轩自然知道血饮在想什么,轻轻一笑,指了指夜空:“罗盘有时候在沙漠之中会用不了,但夜晚的星星却可以为你指明方向,这颗珠子的最大的秘密就是不管你处于沙漠之中那里,都可以利用它便明方向。”

  “殷寒轩,你……”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珠子里面的所有景色,都无法倒影,除了这个,你若不信,你试试。”殷寒轩拿出罗盘,对着东南方向:“你看跟北斗星指的方向是不是一样?”

  血饮疑惑的看了一眼殷寒轩,拿过珠子一转,夜空又恢复了一片黑暗,不管血饮怎么转,夜空再也没有亮过,除了刚刚在殷寒轩手中倒影出来的星空,但她还是不能理解:“可这星星每天都是不一样的,而这珠子里面的景色应该是固定的吧。”

  “所以,这才是这颗珠子神奇的地方所在。你不信,等明天,后天,再看看,就知道了。”殷寒轩拿过血饮手中的珠子,转了转角度,夜空之中又呈现出一片星光璀璨的夜色,他也不过是无意之间在燕城遇到了他们,那位将军曾去过京城进贡,前面只觉得眼熟没想起来了,后来在燕城看到才想起来,一番询问后,才知道了这背后的故事,至于这颗珠子的秘密,他倒是研究了几天才得知,虽然他也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

  血饮依旧百思不得其解,但殷寒轩也没必要骗她,算了,不想了,这世间事,有时候确实无法解释,就像鹰隼的那只左眼,三娘那查人的能力,她回身一躺,望着这璀璨星空静默无言。

  不料,殷寒轩那带着磁性又低沉的嗓子突然问道:“血饮,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心中有光,眼里有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