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一直,陪着你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71 2020-01-26 20:20:04

  被梁山这么一问,符文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他们在一起,还是不想,理智的说,殷寒轩跟血饮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一个是冷面无情的杀手,王爷心系天下人,可她呢?看谁不顺眼,谁要惹了她,只怕都会成为她手中的刀下魂。

  两个人明明就是正负两极,他是善,她是恶,该怎么相处呢?这么一想,他并不想。

  可,他跟在殷寒轩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殷寒轩有点人味的模样,不再是那个永远都带着一张温文尔雅的面具。

  他会动怒,会生气,会为了找到她不惜把自己的当作耙子,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笑的像个小孩,会故意惹她生气,会说恭维的话,会变得厚脸皮,会红脸,会紧张的不知所措,他因为她变得生动了。

  可也只有在她面前,他才是生动的。

  他从未见过那个不管出什么事都镇静自如的殷寒轩,会夜深人静之时,站在房门口踌躇徘徊,不知该怎么如何是好。

  那个从不跟女子同乘马车,不跟女子同乘一匹马,更别说主动去拉一个女子的手了。甚至在她出现之前,没有女子在东院过过夜,没有女子跟他同桌吃过饭,那双眼眸也从未倒影过任何人。

  那个对谁都一视同仁的人,对谁都温柔有礼却又保持一定距离的人,因为她的出现,变得不同了。

  他的距离,只在她面前消失了。

  他的温柔变得与众不同了,他总能在回头时,看到殷寒轩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目光所及之处,那双眼眸之中,永远倒影着的是她的身影。

  也许,只有血饮在的殷寒轩,才是那个真正,活着的殷寒轩。

  梁山在符文宇面前挥了挥手:“将军?”

  符文宇把梁山的手一把撇开,起身正打算休息,咚咚咚的几声敲门声,接着传来血饮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符文宇过去开门。

  梁山耳边响起那一声惨叫,打了一个冷战,莫不是王爷惹的她火冒三丈,又无法杀了王爷,拿他们出气?不然这大晚上找他们能有啥事?掐媚讨好似的给血饮倒了一杯茶:“大嫂,这么晚了,可是有什么事?”

  “明天启程去波月谷,你们不要跟着一起去了。”血饮开门见山的说到。

  梁山看了一眼符文宇,还没开口,就听到符文宇开口到:“血饮姑娘,此事…我不能答应你,保护王爷不仅是你的任务,也是我的责任。”

  “我知道,殷寒轩对你有再生之恩,正因为如此,你们才不能跟着去。”

  符文宇不解的看着血饮,梁山也是一头雾水,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要交给你们去做。”

  殷寒轩躺在床上,往床上里面挪了挪,引起腹部一阵抽痛,他揉了揉,虽说没前面这么痛了,但动作太快还是有点痛的,重新拿起一床被子放在外面,整理了一下,余光看到自己的右手,这伤药倒是效果挺好的,都不怎么痛了,想起这药她是为了自己去拿的,心里流过一阵暖意,忍不住的嘴角上扬,回身一趟,看着自己的右手,傻傻的自言自语道:“这伤……也值了。”

  躺了良久,也不见血饮回来,该不是重新开了一个房间吧,这么一想,起身穿好衣服,下楼问了一下小二,小二说他看到血饮往马厩那边去了。

  殷寒轩往马厩那边走了过去,出门就看到符文宇的身影,正要开口喊住,符文宇已经往转角走了,这么晚了,他这是要去哪?殷寒轩跟了上去,发现符文宇也是去马厩的方向。

  远远看到血饮正在喂骆驼,她这是睡了一天,睡不着么?大半夜的喂骆驼?而符文宇却在血饮面前停了下来,他闪身往旁边一躲,躲了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躲?但很快又被新的一个念头给占据了,这个时候,符文宇找血饮做什么?

  “血饮姑娘,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符文宇琢磨了半天,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问清楚。

  血饮嗯了一声,眼眸都没抬一下。

  符文宇深吸了一口:“你喜欢不喜欢王爷?”

  血饮眼眸一闪,依旧做着手中的事,半响也没吭声。

  殷寒轩千想万想也没想到符文宇这么晚来找血饮,既是为了他。听到这个问题,心里突然紧张起来,既希望听到她的回答,又害怕听到她的回答,人,还真是怕失望呀。

  也许正是因为害怕,所以他才一直不敢问,她欢喜他吗?

  随着血饮的沉默,殷寒轩那紧张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低头苦笑一声,抬腿正准备离开。就听到血饮的声音开口到:“还有事?”

  “……血饮姑娘,还没回答我。”

  “我只让你问问题,没说要回答你。”

  “……”

  符文宇移动脚步,在心里纠结了一番,又转身道:“血饮姑娘,我就是想说,要是你心里没有王爷,我希望,你能离王爷远一点。”

  离他远点?明明就是他缠着她,而不是她缠着她,说来说去,不就是怕她伤了他吗?

  血饮看着空落落的马厩,被白云遮住的月亮,微微露出一点尾巴,但光不亮,只够照亮着围绕在它身边的白云,血饮伸手摸了摸骆驼的脑袋,低声呢喃:“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一定会是我先伤害别人呢?可明明都是他们先伤我在先的啊。”

  也罢,反正波月谷一事以后,他们之间便无关系了,血饮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回了客栈。

  看到殷寒轩老老实实睡在床上,旁边还整整齐齐的铺了一床被子,一看这旁边宽大的位置,就知道是留给自己,洗了一个澡,换回自己的衣服,把火烛一吹,合衣躺了下去。

  刚躺下,手又被殷寒轩握在了手里,血饮不耐烦的滋了一声,这人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正想直接把他给打晕,就听到殷寒轩并不大,轻如蚊子的声音说到:“别人都不是我,所以,别人说什么,你都无须在意,你只要记得,不管刀山火海,还是地狱黄泉,我都会陪着你,一直,陪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