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三章 我说能,就能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036 2020-01-25 18:19:04

  殷寒轩坐在床上揉了揉肋骨,下手可真狠,要是在用力一点,只怕他这肋骨非断了不可,摸了摸下唇,傻傻一笑,倒也值了。

  血饮拿着一瓶铁打胸痛的药瓶进来,看到坐在床上傻笑的殷寒轩,抬腿把凳子往床边一踢:“是觉得踢的太轻了?”

  殷寒轩呵呵一笑,捂着肚子弯着腰:“可疼了,我都觉得肋骨都断了,下次踢我之前,能不能先提醒一下?”

  血饮冷冷一笑:“下次我让你这颗脑袋直接搬家好不好?”

  殷寒轩双手捂着脖子:“不太好吧?”

  血饮冷眸一扫:“把衣服脱了。”

  “这上药我自己来就好了,就不麻烦血饮姑娘了。”殷寒轩伸手去拿血饮手中的药酒,却见血饮并不松手。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血饮冷眸一抬。

  “哦哦……我知道了,你是觉得今天我换了你衣服不公平,就像把我看一遍是吧,我都说了,我真的是蒙着眼睛的。”殷寒轩手一松,双手将衣服拉拢,往床后靠了靠。

  血饮扶额,觉得甚是头疼,真想把药瓶直接甩在他的头上,有气无力道:“殷寒轩,你几岁了?幼不幼稚?”

  “……六岁。”殷寒轩恬不知耻的回道。

  “……”

  血饮深吸了一口气,被殷寒轩这不要脸的模样气的一笑,把药酒往旁边的床柜一放,拉了拉衣袖:“六岁是吧,行……”

  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惊走了无数停在客栈休息的小鸟,梁山趴在墙壁上:“将军,这…刚刚是王爷的声音吧,这血饮姑娘把王爷怎么了这是?”

  符文宇刚刚出门时,看到殷寒轩捂着肚子被血饮扶着回来的,他还以为是出什么事了,血饮脸色铁青,而王爷他……他准备过去询问时,王爷还对他使眼色,大概又是王爷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惹她生气了……

  “别听了,你就不怕被她发现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梁山呵呵一笑,回身坐在符文宇对面:“其实大嫂她也没传说中的那样冷漠无情。”

  “那她依旧还是那个出手不留活口的人。”

  梁山想起血饮那句,五天五夜,身上顿时起了一声鸡皮疙瘩:“将军是不是不想王爷跟血饮姑娘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的?”殷寒轩看血饮拿出那个药铺拿来的药,给他手臂的伤口上药,是为了他才去拿药的吗?

  吃饭时,殷寒轩第一次给她倒茶,虽然在努力的做到不让人看出来,但放下茶壶时,手还是有些发抖,她猜测应该是伤到筋骨了,不然这么多天过去了,也不至于会如此,这一箭,鹰隼定然不会下手留情,果然是。

  加上伤口淋了雨,又抱着她回来,伤口重新裂开不说,就怕被感染,所以她才去药铺拿药,这药可是掌柜用了一百零八种药材研制出来的金疮药,对于这种伤筋骨的伤口,一般敷药三天就能好转,十天便可痊愈。只是这种药十分难找齐,炼制起来也十分繁琐,要不是掌柜怕她血洗了他的药铺,也不会这么大大方方的把药拿出来了。

  “你是不是吃饭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所以才跟我……”

  血饮把纱布缠好,打结时重重一拉,殷寒轩啊的一声:“你就不能稍微…轻点嘛?”

  血饮拿起药瓶往手里倒了倒,在掌心中相互揉搓:“躺下。”

  殷寒轩看着血饮使劲揉搓的双手:“要不…我……”看到血饮渐渐冷下来的眼眸,又乖乖闭上嘴巴,往床上一躺,闭上眼睛,等待疼痛的暴风雨来临……

  一股暖暖的温暖的,带着恰好的力道他腹部的位置缓缓散开,没有等到预料之中的疼痛,反而还挺舒服的。

  殷寒轩睁开眼睛看着血饮,烛火的散发出的一股暖黄色的光映在她的侧脸上,多想时光可以停留,停留在此,她为他认真涂药的样子。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她不笑的样子,笑的样子,生气的样子,吃饭的样子,睡觉的样子,虽然大多数,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就是看不够,就想时时刻刻她都在你目光之中。

  殷寒轩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傻,人还真的是会变傻的。

  “笑什么?”血饮看无缘无故笑起来的殷寒轩。

  “就是…开心。”

  血饮无语的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踢中的不是他的腹部,而是他的脑袋,给踢傻了,拿起药酒塞子塞上,准备起身离开,手又被殷寒轩给拉住了。

  “把手放开,有事就说。”血饮不耐烦道。

  殷寒轩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就是想跟你说,若是,波月谷一事后,我们还活着,别忘了我说的,不管你去哪,我就去哪,所以,你记得去哪都带着我,你武功这么高,我怕我……找不到你。”

  血饮微微一愣,她没想到殷寒轩会说这样的话,那故作轻松的声音里,她听出了一丝紧张,还有害怕,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祈求,血饮轻笑了一声:“带着你有何用?只会碍事。”

  “那你可错了,遇事能帮你想办法,无聊时能陪你说话,吃饭不用一个人,冬天能帮你暖被窝,夏天可以给你扇风,最重要的是,危险时刻……我能为你挡一命。”

  血饮嘴角荡漾出一抹嘲讽,为我挡命,不拖她后腿就不错了:“若我死了呢?”

  殷寒轩手一抖,又缓缓一笑:“黄泉地狱我也跟。”

  血饮心头一跳,放在身侧的手抓着身侧的衣服,那双如此炙热的眼眸,认真的话语,让她既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说了,不管你去哪,我都陪着你。”殷寒轩定定的看着血饮那双眼眸,轻声道。

  血饮忽而垂眸,像是想起了什么,把手从殷寒轩手里抽了出来,看来上次说的话,他没听进去,讥讽一笑:“没有谁能陪着谁一辈子的。”

  殷寒轩那坚定的声音在血饮身后响起:“我说能,就能。”

  血饮脚步一顿,握住药酒的手紧了紧,殷寒轩,要是你知道我离开天香阁后要做的事,你还会说出这些话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