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二章 脸皮还能在厚点吗?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88 2020-01-24 19:04:20

  燕城的夜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街头热闹的喧嚣声,随处可见的各国种族,耳边充斥着几种语言,街边琳琅满目的货物,装货物的马车,站在马车便闲谈的商贩,坐在茶杯喝茶的客官,靠在小巷子边上的无业游民以及靠在树下眼睛不停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小偷。

  可今晚的这一切对于殷寒轩来说,与以往任何一个燕城的夜都不同,他侧头看向身边的人,她虽四处张望,可眼中流露出的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仿佛这些与她擦身而过的人,发生的事,只要不是关于她的,他的,于她而言,都是窗外事。

  他不知道一个人到底要经历什么,才会有这样一双眼眸,对于这世间事,不好奇,不在意,不关心,无所谓,甚至,还有一抹嘲讽,嘲讽着这世间的一切,好的,坏的,善良的,肮脏的……

  殷寒轩心里微微疼了疼,垂眸,伸手将血饮放在身侧的手握在了手里。

  血饮脚步一顿,低头看向殷寒轩握住她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眉头一皱,冷声道:“放开。”

  殷寒轩却握的更紧了,莞尔道:“刚刚打赌你输了,我想好我要什么了。”殷寒轩抬起握住血饮的手:“我要,这个……”

  血饮眉头深锁,疑惑道:“牵手?”

  “嗯。”

  血饮仿佛又看到那个在皇宫里,在老佛爷面前,嬉皮笑脸,没脸没皮,耍无奈的殷寒轩了,冰冷的手被他那双宽大的手渐渐温暖着,左边眉毛一挑:“已经牵了,现在可以松了。”

  殷寒轩一笑:“我还没说完呢,我说的是……”往血饮面前一凑,附身在她耳边低声道:“我要,这个,一生,不放。”

  那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那颗原本安分的心,突然乱了,在她胸膛砰砰砰加速,久久无法平息,好似绕着燕城跑了一圈又一圈……

  一颗心,怎么会,因为一个人,一句话,跳的那么快呢?

  血饮垂眸望着殷寒轩拉着她的手,那双手握的那样紧,那样有力,就像是怕他一松手她就不见了似的。

  身体传来一阵阵刺骨之痛,可她却在嘴角荡漾出一个笑意,直达到了眼里。

  血饮来到一家药铺,这么晚了,这药铺的生意还人满为患的,血饮看着这场景,果断的转身离开,绕道药铺后门,推了推门,门往里面锁了,血饮看了一下围墙,对殷寒轩道:“松手。”

  “我说了,要……”

  血饮不耐烦的打断殷寒轩的话,指了指围墙:“你不松手我怎么带你翻墙进去?”

  殷寒轩乖乖的把手一松,等血饮带着他翻过围墙,又伸手拉住血饮的手,血饮转头要说什么,看到殷寒轩眼中散发的笑意,叹了一口气,带着他左绕右绕的来到前院的一件房间。

  殷寒轩看了一眼房间的布局,这是专门用来招待有钱人或者有身份地位的人准备的,看血饮熟车熟路的,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进来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血饮伸手拉了拉旁边挂着铃铛:“来药铺还能干嘛,买药呀…”转头准备倒茶时,看到殷寒轩拉着她的手放在了两人之间隔着的小桌台上面,无奈道:“你这样拉着我我怎么倒茶?你就不能……”

  血饮还没说完,殷寒轩已经抬手拿起水壶给她倒了一杯茶,灿灿一笑:“这样不就行了。”

  “……”

  掌柜的一听到铃声,奇怪的问道旁边正抓药的药小二:“今日有贵客吗?”

  药小二摇了摇头:“没有呀。”

  “那是谁……”掌柜还没说完,与药小二脸色同时一变,掌柜连忙放下手中的事:“这阎王爷怎么来了,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招呼!!”

  药小二急忙把手中事交给旁边的人,转身进了内间,几乎是跑着来到房间,气都还没顺平:“血爷,你……”话还没说完,看到房间里面的两个人一顿,让他顿住的主要是那放在桌上拉在一起的手。

  掌柜去了书房,掀开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往墙面一按,出现一个小方格,里面放着八个瓶子,看起来里面的药倒是十分珍贵,掌柜小心翼翼的拿出四个瓶子,生怕打了似的,放在一个盘子里,急急忙忙的朝着这边走来,看到药小二站在门口,往他小腿上一踢:“站在门口做什么?”

  血饮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茶,开口道:“他应该是觉得他那双眼睛有些多余,想让我帮他取下来吧。”

  药小二听到这话,啪的一声,跪了下来,惊慌失措道:“血爷…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掌柜看了一眼桌上的两只手,当作没看见似的,将盘子往桌上一放:“血爷,可否看在这些药的份上,饶他一命……”

  血饮拿来药塞,放在鼻尖闻了闻,是这药,把四个瓶子一一放入怀中,还没开口,就听到殷寒轩说到:“掌柜,她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这药多少钱?”

  掌柜连忙摇头:“不要钱,不要钱……这药是送给血爷的……”

  “我看这药都是上好的药,只怕这一瓶都十分珍贵,更别说四瓶了,正所谓无功不受禄,这钱还是要给的。”殷寒轩看掌柜明显就是因为害怕,才不得已把上等药拿出来,只怕血饮没少祸害这家,都怕成这样了,从怀里掏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放在桌上:“这个就当药钱了。”说完,几乎是连拉带扯的拉着血饮离开了。

  掌柜仿佛还置身在梦里,不敢相信的看着桌上的银票,药小二往地上一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眼睛算是保住了,不过,那人什么来头,既然可以让她听话……看样子,两人好像是……

  还没想清楚,脚干一痛,痛的眼泪都出来了,龇牙咧嘴道:“掌柜……”

  “这次是走运,下次运气可没这么好了,记住,不该看的不要看!”

  “我知道了。”药小二揉着脚干,低声到。

  “殷寒轩,你是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你觉得钱多你给我呀,我正缺钱呢。”血饮气的不轻,给他买那个金丝软甲,几乎倾家荡产,他倒好……错过了五千两,又错过了一千两,她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简直就是诸事不顺。

  “缺钱呀,简单,你只要嫁给我不就成了。要多少,本王都拿的出。”

  血饮看着殷寒轩厚颜无耻的模样,实在无法把他与当初跟她初识的那个人相比,这人不要脸起来,已经跟她不分上下。

  这到底是她的错,还是他本性如此,只是伪装的太好了?还是当真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血饮很是无语道:“你脸皮还能在厚点吗?”

  殷寒轩一笑:“能呀。”

  说完,在这熙熙攘攘的街头,附身往血饮唇上轻轻一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