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一章 游戏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67 2020-01-23 18:21:52

  血饮咬着手中的馕一顿,目光紧紧盯着殷寒轩给她倒茶的手,垂眸端着茶杯,轻吐一字,:“信。”

  符文宇跟梁山突然觉得自己十分碍眼,早知道就自己先吃了,何必要等着一起呢,还是重新点一份,送到房间吧。梁山正有这打算,刚准备开口离开。

  血饮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不轻不重的一放,突然轻笑了一声,梁山预备起身离开凳子的屁股听到这声轻笑又坐了下来,那笑分明带着一抹嘲弄,他奇怪的抬眸看向血饮。

  只见她抬腿往凳子上一踩,一手支撑在膝盖上,盯着自己手中还未吃完的馕,仿佛是在欣赏似的,清冷道:“殷王爷是怕他们护不了你周全,所以才等我的吧。”血饮眼眸一转,侧头看向殷寒轩,余光往殷寒轩的右手扫了一眼。

  殷寒轩盯着血饮的眼睛,缓缓一笑,:“毕竟你才是他们里面最强的嘛,也许他们几个加起来,都未必是你对手。我又不傻,当然得跟着最强的。”

  梁山被口水一呛,王爷就是在恭维吗???梁山觉得自己下巴都要惊掉了,血饮很强,他知道,说她是他们里面最强的,他承认,但南厉风他们也算是高手中的高手了,几人加起来,也未必打不过她吧。

  可问题是,王爷这恭维的话也说的太认真了,认真的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要不是他亲眼所见,亲耳听到,他都不敢相信这些话能从王爷嘴里说出来。

  符文宇听了这话,端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水都撒了出来,他觉得坐在这里的殷寒轩一定不是他所认识的王爷,可自从血饮出现以后,王爷脸皮是越发厚了,感觉就快要跟不要脸面的血饮相提并论了。

  符文宇把茶杯一放,起身略有些慌乱道:“属下…吃饱了,先回房了。”他需要冷静一下。

  梁山也急忙起身,跟着符文宇一起离开了。

  血饮左眉一抬,这番话,她倒是很是受用,看着两人慌慌张张的背影,嘴角一扯,拿起还没吃完的馕咬了一口,像是在责怪:“你看你,都把他们吓到了……不过,说的很对。”

  殷寒轩宠溺一笑,看着她放在凳子上的脚,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往血饮膝盖上拍了拍:“把脚放下去。”

  血饮不解道:“为何?”

  殷寒轩刚准备开口,小二这时将其他的菜跟酒上了上来,血饮看到那酒,腿往地上一放,坐正了身子,掀开酒坛闻了闻,眉头一皱,摇了摇头,将酒放在了一边,端起面前的白饭,还没吃就朝着正要走的小二喊到:“小二,这里在上三碗白米饭。”

  “好咧,客官稍等。”

  殷寒轩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女孩子吃这么多,以前在王府,也没见她吃这么多,看她狼吞虎咽的,好似几天没吃饭似的,又给她倒了一杯茶:“你这是几天没吃饭了?”

  血饮口里塞满了东西,听到殷寒轩这么一问,没空回话,拿起筷子的手,伸出一个手指头。算是回答了他。

  “一天?”

  血饮点了点头,看殷寒轩没动筷子,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你也快吃吧,说不定好久都吃不到饭。”

  一天就把她饿成这样?以前在王府,对吃饭不是挺不在意的么?看她第一次睡的这么香,也不忍心叫醒她,看来以后还是得按时按点吃饭才行。

  血饮余光看到殷寒轩右手拿起筷子:“殷寒轩,要不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游戏?什么游戏?”

  血饮把筷子放到左手:“用左手吃饭,看谁吃的快,就算谁赢。”

  殷寒轩看着手中的筷子,眉头微皱,似乎是在考虑:“那赌注是什么?”

  “输的人付给赢的人五千两。”血饮五指一展,在殷寒轩挥了挥。

  怎么满脑子都是钱,殷寒轩一脸嫌弃:“我要赢了,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

  “要……”殷寒轩喉结一动:“还没想好,你先欠着。”

  “成。”血饮十分爽快的道,反正在她来看,殷寒轩是必输无疑。将小二送上来的饭平分了一下,端起一碗新白米饭,还没开口。

  殷寒轩将手中饭碗一端,抢先道:“一碗定输赢!开始。”

  血饮在心里骂了一句,顾不上说话了,动手吃饭。

  梁山出门打算让小二送两桶热水上来,往楼下看了一眼,张大的嘴巴怔怔的站在原地,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定眼一看,还是不敢相信,进屋把符文宇拉了出来:“你看那个狼吞虎咽的人,是不是王爷?”

  符文宇不耐烦的顺着梁山指风方向看了过去,刚从前面的惊吓中清醒过来,又被惊呆了,他们那个温润如玉,笑若春风,一举一动有礼有节,慢条斯理,温文尔雅的王爷,怎么会做出这样狼吞虎咽,举止粗鲁,不顾形象,不堪入目的行为,符文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喃喃道:“王爷这是疯了吗?”

  “我觉得王爷不是疯了,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梁山看着旁边同样狼吞虎咽的血饮,能让他们王爷做出这种行为的人,只怕也就只有她能做到了,爱情的力量可真伟大呀……既然可以为了一个人……做这等事,他实在想不到有一天他们那个高高在上的王爷会这样吃饭。

  铛的一声,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放下碗筷,同时说到:“我吃完了!”

  殷寒轩看着血饮鼓起的腮帮子,忍不住伸手一戳,笑道:“我赢了,你口里的饭还没吞呢。”

  血饮不耐烦的把殷寒轩的手打开,她倒是小看殷寒轩了,平时吃饭不都是细嚼慢咽的吗,像这种行为她以为殷寒轩定会做不出来的,此人的行为总能超乎她的想象。

  “愿赌就要服输,游戏可是你要玩的。”殷寒轩看着血饮生气的脸,倒了一杯茶放了她面前,嘴角笑意深了深。

  血饮不解气的拿过一碗白米饭往自己面前一放,低头连趴了好几口,五千两就这么与自己擦身而过了,早知道就每人三碗,她就不信殷寒轩能吃的了这么多,失策,失策……

  殷寒轩看血饮只吃着白米饭,动手给她夹了几块肉,看她这不作声的样子:“你该不会是想抵赖吧?”

  “愿赌输服!!”血饮拿起筷子往碗里一戳,朝着殷寒轩愤愤开口,没没料到把嘴里的饭一同喷了出来……

  看着那张倾国倾城的脸顿时粘瞒了饭粒,血饮先是愣了愣,努力的压制着嘴角不往上扬,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别过脸,双肩不停的抖了起来。

  殷寒轩身体一僵在僵,深吸了一口,又轻轻的吐了出来,拿出手帕往脸上擦了擦,叹了一口气,看到血饮抖动的肩膀,无声的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