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八十章 等你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859 2020-01-22 19:35:14

  血饮缓缓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慢慢对焦,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原来是做梦呀,昏暗的房间只有月色照亮着,她怎么睡了这么久?血饮手一动,才发觉自己的手被人拉着,侧头一看,殷寒轩拉着她的手趴在床头,她抬起左手,还好这症状已经过了。

  她小心翼翼侧身,低头静静的看着殷寒轩睡着的侧脸,她从来没有想过,还会有一个人可以住进她的心里,没有想过,她那早已变得冰冷的内心会因为他而慢慢融化,没有想过,有一个人想要在她漆黑的世界里点上一盏灯而努力着。

  血饮看着他那长长的睫毛,忍不住伸手弄了弄,看到殷寒轩微微皱了皱眉头,连忙闭上眼睛,等了半响没动静,睁开一只眼睛,看到殷寒轩好像又睡着了,抬手又要去弄,殷寒轩突然睁开眼睛,伸手去抓血饮伸在空中的手,奈何血饮反应更快,将手缩了回去,殷寒轩抓了一个空。

  殷寒轩收回手,坐直身子,看着血饮那缩回去的手:“好玩吗?”

  血饮清了清嗓子,她没想到殷寒轩既然装睡,但这种事,打死也不能承认,抬起仍旧被殷寒轩握在手中的右手:“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抓着好玩吗?”

  殷寒轩一笑,手一松,起身去点灯,半路又回了血饮一句:“好玩。”

  血饮不自在的别过脸,看着自己手腕无声一笑,支起身子,看到身上的衣服早已重新换了一套,心里一惊:“我衣服谁换的?”

  说起这换衣服,还真把殷寒轩给难住了,本来想让个女子给她换衣服,但想起她手腕上的伤,还有她身上那些深深浅浅的伤痕,别人换难免不会多问,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便只能硬着头皮自己给她换了:“我换的。但我是蒙着眼睛换的,什么也没看到。”

  血饮伸手转了转手中的护腕,声音顿时冷了三分:“当真是蒙着眼睛换的?”

  “真的,你觉得我一个正人君子,会做那种偷看之事吗?”虽然换的时候,难免碰到一些不该碰的地方,他也不想换呀,但不换的话,难免不染上风寒,:“你要是觉得你吃亏了,大不了我负责,把你娶你。”

  血饮眼眸闪了闪,盯着殷寒轩看了几眼,余光看到放在桌边的一条黑色带子:“为什么不叫个女子给我换?”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她刚刚这么紧张,就是怕别人看到她手腕的伤吧,殷寒轩双手往身后的桌子上一撑,有些俏皮道:“你平时不都挺不在乎男女有别的么?不过就是给你换个衣服,还什么都没看到,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在说了,我都说了,我会负责!”

  血饮拿起靴子的手一顿,轻笑了一声:“我以为像殷王爷这种正人君子,会让别人给我换,毕竟这女孩子的衣服繁琐了些,殷王爷应该…不怎么知道穿吧,也许,都没脱过。”血饮似笑非笑的看着殷寒轩,话里话外无不是在挖苦他,挖苦他一个正人君子好意思给一个女子换衣服,挖苦他堂堂王爷,只怕还未行过床地之事。

  殷寒轩望着血饮那双带着坏笑的眼眸,良久,才轻声道:“有没有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

  血饮脸上的笑渐渐凝固,心突然紧张起来,刚要开口确认什么,殷寒轩却抢先道,指了指她的衣服:“你的衣服不就是我脱下又穿上的,繁琐是繁琐了点,不过,终究只是一件衣服,还能难倒本王不成?”

  血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也不知为何,缓缓吐了一口气,把鞋子往脚上一套,扯了扯自己衣服,十分嫌弃道:“你这买衣服的眼光可真是不敢高估。这颜色,你也买!”

  “你们女孩子不都喜欢这种粉色的?”

  血饮呵的一笑,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血饮本以为殷寒轩在这里,南厉风他们也在,听殷寒轩一说,才知道南厉风他们昨日便出发去波月谷了,只有他,符文宇还有梁山还在客栈里,虽然她不知道叶子霜为何也离开了,但肯定费了不少功夫才让她先走一步的吧。

  “你为什么没有跟他们在一起走?”血饮拿起刚上的馕,咬了一口,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里面空荡荡的。

  符文宇跟梁山今早便看到殷寒轩抱着血饮回来,反正他们不知道殷寒轩是如何跟血饮相遇的,但看到血饮熟睡躺在殷寒轩怀里,他们也不敢多问,反正回来了就好了。

  两人对视一眼,别说血饮不知道原因了,就连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他找了那么久的仇人,就在波月谷,最想去往波月谷的人应该是他才是,可他偏偏成了那个最不着急的,两人齐齐看向殷寒轩,十分好奇是为什么。

  殷寒轩知道血饮让他们先回燕城就是为了让鹰隼认为他们已经离开,而不是去波月谷,他想,血饮要摆脱鹰隼的话,就必然要先来燕城,他怕她为了摆脱鹰隼而受伤,要是伤的很严重,无人照看该怎么办?

  今天不就差点出事了么?

  其实,他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在燕城遇到她,所以他跟南厉风说了,要是半路遇到她,便发信号。

  他就是想先见到她平安无事,他才能放心去波月谷,殷寒轩看着血饮嘴里塞的满满的,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还在不停的咬着手里的馕,也不怕噎着,动手倒了一杯茶,将茶杯放到血饮面前,轻声道:“我说,我在等你,你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