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七十七章 出逃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97 2020-01-19 20:06:10

  何继靠在院子门口,看着院子里正在下棋的两个人,他实在不明白他老大了,明明两个人都不怎么懂得下棋,为何要选择这么温雅的方式打发时间呢?还不如两人打一架来的精彩。

  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血饮既然答应跟他老大下棋,哎,这几天,他反正是越看越不明白,先不说血饮老老实实的没有逃走的迹象,这几天简直就是一位贤妻良母,每天一日三餐,餐餐自己动手,硬是把他老大那张写着满满菜单的那张纸条上所有的菜都做了一遍,不仅如此,不管是他老大说要赏月,还是让她舞剑,还是喝酒聊天喂老鹰,除了不出这个院子以外的所有活动,血饮都没有拒绝过!!!这让他心里有些发慌,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今晚既然还答应跟他老大下棋了!!!!他这颗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住了,总觉得血饮要有什么大动作,不动则已,只怕这一动,要的是他老大的命。

  肩膀突然被人一拍,把何继吓了一跳,何继看到是何伟,拍了拍胸脯,把何伟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打开。

  何伟呵的一笑,伸手又往何继肩膀上一搭:“老大要是知道你这么偷看,你说,是留你一命呢?还是剥你一层皮?”

  何继在心里将何伟诽谤了一顿:“今天都第五天了,大嫂这样,让我心里发慌。”

  何伟白了一眼何继,觉得他真是闲的发慌,无所事事才会想东想西的,往旁边墙上一靠,双手还胸:“老大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

  “我总觉得大嫂这次,会要了我们老大的命。”

  何伟觉得何继说了一个笑话似的,乐呵道:“我们老大会死吗?你别……”

  还没说完,就看到何继往院里跑了进去大喊道:“老大,你没事吧?”

  何伟急忙往院子里一看,就看到鹰隼捂着胸口,棋盘上是一摊鲜红的血迹,一个人影从他旁边瞬间闪了过去,何伟瞬间反应过来,拔刀追了过去。

  “别让她跑了!!”鹰隼忍着胸口的疼痛,喊到。

  “那老大你……”何继担忧的看着鹰隼。

  “我没事,只是一盏茶的时间动不了!去追!!”

  “是。”

  今夜无月,天地之间成为一色,浓墨的夜伸手不见五指,这种没有星辰无月色的夜晚很难在沙漠之中辨别方向,唯有一排星火在沙漠之中快速的移动,正是何伟带着十二骑追着前面那一抹与黑暗快要融为一体的人。

  目标始终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但也始终无法拉紧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那马跟人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前方不远处是一个下坡,何伟往马屁股上狠狠一甩,越过高高的山坡,看到那马正在竭力狂奔,二话不说追了上去。

  何继吁的一声,停在了山坡上,血饮骑马的技术他们都知道,这样追下去,只怕无济于事,再加上今晚无月,沙丘也不少,也许一个下坡说不定就失去目标了。

  何继从箭囊之中拿出弓箭,朝着那马射了过去,咻的一声,一声马叫的嘶吼声响起在了夜空之中,何继骑着马快速的追了过去,远远的看着何继等人举手火的光渐渐将那马看的越来越清楚。

  “没有人!!”何伟拉着马缰看着倒在地上的马匹,正垂死挣扎呼吸着,但四周却没有人。

  何继一听,连忙上前查看,立马调转马头:“应该是刚刚下坡时,她跳马了。”

  十二骑纷纷调转马头跑了回来,没有看到血饮人影,却看到鹰隼骑着马站在了上坡上,何伟开口到:“老大,刚刚她还在,下了坡,就只看到马了。”

  鹰隼脸色阴沉,朝着山坡下追了过去:“往燕城方向追!”

  “是!!”

  “等下!”鹰隼忽然想起那日血饮问他波月谷一事,她从来不是一个会好奇的人,突然问波月谷定是有原因,鹰隼看了一眼血饮逃离的方向,正是去往燕城的路,而她却从马上消失了,波月谷的路却正好相反。

  鹰隼右眼一暗:“何伟你带几个往燕城追,其他人跟我来!”说完,调转马头朝着波月谷的方向去了。

  鹰隼往前追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突然吁了一声,将马停了下来,他发觉他错过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殷寒轩是她的任务,殷寒轩都去燕城了,那她还去波月谷做什么?之所以问他,不过就是利用了他的多疑,但何伟他们……

  鹰隼不过刚想到了这里,夜色之中出现一个鹰头,何继喊到:“老大,是何伟发的信号。”

  鹰隼低声骂了一句,朝着燕城的方向追了过去,等他追到燕城时,眼睁睁的看着血饮踏入了他无法逾越的距离。

  血饮就站在那里,站在沙漠与燕城之间对于鹰隼来说的分界线处,看着鹰隼朝着她越走越近。

  何伟忍着身上的疼痛,在鹰隼面前跪了下来:“属下无能,请老大责罚。”

  其他人也跟着跪了下来。

  鹰隼右眼一扫,何伟浑身是伤,只怕伤的不轻,其他几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显然已经是拼尽全力了,他们不是血饮的对手,他知道,能拖延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尽力了,是他大意了。

  “起来吧。”

  “谢老大。”何继扶着何伟站了起来,退在鹰隼身后。

  她上两次出逃,都是硬闯,十二骑都围不住她,更别说只有一半的人,两次都是自己一身伤,亦是伤了他一身,还把小鹰给伤了,倒也让她一路杀到了燕城。

  她这次倒是费了不少心思,伤了别人,自己毫发无损,只是,这样的她,不像从前的她了:“花这么多心思出逃,可不像你。”

  “每次都大动干戈的,太累,而且,你这十二骑明显就是为了我专门训练过。要是跟上次一样,我只怕逃不出来了。”何伟不过带着六人,倒是困了她半柱香的时间,要是以往,压根就不可能拖她这么久。

  鹰隼望着血饮冷如寒潭的眸子,轻声道:“当真是这样吗?”

  血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示意他爱信不信。

  “小血。”鹰隼喊住那个转身要走的人。

  血饮脚步一顿,回身看向鹰隼。

  “我带你回家。”鹰隼低沉到,对着血饮,缓缓抬起了右手。

  这是鹰隼第一次在她出逃后,用着这样的方式对她说的这样的一句话,她微微愣了愣,望着鹰隼那只右眼,以及他那只右手,垂眸讥讽一笑,家?家在哪呢?

  “鹰大人,后会无期!”

  鹰隼看着那个没有丝毫犹豫,留念,决绝,转身离开的身影,鹰隼望着抬起的右手讥讽一笑,最终无力的垂了下来,你曾说,凡过你眼之人,之事,你皆是过目不忘,可是小血,你终究还是把我忘了呀。

  那时的血饮并不知道,那是她跟他的最后一次见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