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月色草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12 2020-01-14 19:50:06

  小安子看着那飘散在空中的一股浓烟,那一地数不胜数的尸体,以及被染上鲜血的红沙,啧啧了两声,对着跟他平齐的殷寒轩竖起大拇指:“没想要殷王爷箭术这么好。”

  殷寒轩莞尔:“你的也不错。”

  小安子嘿嘿一笑,摸了摸后脑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他还以为这位王爷只是空长的好看罢了,没想要还有一手,那铁球原来威力这么大,早知道就自己留几个了。

  符文宇跟梁山同时松了一口,南厉风看到那依旧盘旋在他们上空的雄鹰,喊到:“燕城就在前面了,我们快走吧,先离开这。”

  南厉风话刚落音,叶子霜啊的尖叫了一声,从马上滚了下来,沿着沙坡滚了下去,那马不知怎么突然倒在了地上,叶子墨连忙下马追了过去。

  皇莆瑾站在沙坡上喊到:“没事吧?”

  叶子霜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回了一句:“没事。”

  南厉风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马匹,脖子上有一两个细小的伤口,应该是被刚才的吸血蝙蝠咬了,这么小的伤口,没流什么血,却死的这么快:“有没有被蝙蝠咬到的?这蝙蝠有毒。”

  皇莆瑜微微扯了扯衣袖,却被湛秦给看到,湛秦一把抓过皇莆瑜的手,手背上又一条抓痕:“你受伤了!”

  皇莆瑜本不想给大家添麻烦,所以便没说了,他将手抽了回来:“只是被抓了,我没……”还没说完,人就从马上栽了下来,被湛秦给接住了。

  皇莆瑾看着皇莆瑜脸色的发白,心里顿时一谎,眼泪就在眼眶里面转了起来,刚刚皇莆瑜是为了救她才会被蝙蝠抓伤的:“哥,你别吓我呀,怎么办?秦哥哥,怎么办呀?”

  湛秦看向小安子:“小安子,你知道怎么驱散那些蝙蝠,也一定会解毒。”

  小安子往身上摸了摸:“解药一定是刚刚我拿东西的时候掉了。”

  皇莆瑾连忙把眼泪一擦:“我去找。”

  湛秦一把拉住皇莆瑾,刚刚一路跑过来,那药还不知道被掉在了何处:“你照顾他,我去找。”

  南厉风翻身上马:“我跟你一起去。”

  小安子也没想到刚刚把药给弄丢了,往自己脑袋上一拍,余光看到梁山脚上的靴子,灵光一闪,喊到:“不用去了,梁山身上有解药。”

  梁山一愣,不明所以道:“我身上有解药?”

  “对,你身上不是有红色药瓶,那个就是解药,你快拿出来。”

  梁山从怀里摸了摸,掏出一个红色药瓶:“这个?”

  “对,快给他吃两粒。”

  湛秦连忙拿过梁山手中的药瓶,倒了两粒,喂皇莆瑜吃了下去,没多久,皇莆瑜发紫的唇渐渐褪成了白色,幽幽醒来。

  皇莆瑾把眼泪一擦,吸了吸鼻子:“醒了,醒了。”说着,眼泪又刷刷的掉了下来。

  湛秦担忧的问道:“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

  皇莆瑜摇了摇头:“哥没事,别哭了。”

  湛秦呼的松了一口气:“梁山,谢了。”将手中的药扔给他。

  梁山一笑:“客气,要谢就谢小安子,我也不知道那是解蝙蝠毒的解药。”

  皇莆瑜对着小安子抱拳道:“多谢。”

  小安子:“不用,那个药叫百毒丸,可解白毒,一般人经过沙漠都会带这个,被什么毒蛇咬,毒蝎子咬到,这个都能解毒,是饮姐姐给你们的吧,不然,你们哪能知道这个。”

  梁山嗯了一声,将手中的药瓶放到怀里,没想到她想的这么周到。

  叶子墨跟叶子霜从坡下走了上来,看到皇莆瑜无事,也放心了,好在,又是虚惊一场,殷寒轩将马缰一拉:“走吧,多待一刻就多一刻危险。”

  其他人也跟着上马,符文宇看到殷寒轩背后背抓烂的衣服:“王爷,你受伤了?”

  殷寒轩转头看向后背,他没感觉疼呀:“是吗?”

  符文宇掏出药瓶:“王爷,你先把药吃了。”

  小安子看到殷寒轩衣服里面一缕金光,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身后将殷寒轩衣服一拉,吃惊的喊到:“不是吧,饮姐姐花这么多钱买这金丝软甲,是给你穿?”

  金丝软甲?殷寒轩扯开胸口的衣服一看,里面果然穿着一件轻如薄翼的金丝软甲,这东西,他见过一回,在他很小的时候,皇叔曾拿给他看过,一件几乎价值连城,而且,还不一定能买到,什么时候给他穿上的?要不是因为此事,他都还没感觉到穿了一件这东西。

  “这东西费了三娘好多精力才搞到了,还以为是饮姐姐自己用呢,饮姐姐对你也太好了吧,不仅把月色草给你吃了,还把这个给你了。”小安子羡慕嫉妒道,他想要这件软甲好久了,磨蹭了几个月,三娘就只给他看了一眼。

  “月色草?”殷寒轩想起他们来时,血饮曾让他吃了一个东西,他当时也没问什么,就直接吃了,听小安子这口气,这月色草好像还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那是什么?”

  小安子撇了撇嘴:“一种很神奇的药草,吃过月色草的人,它会在你命悬一线时,护你心脉七日不死。相当于救命药丸,这东西可比你那软甲值钱多了,有钱也没买不到。”

  叶子霜:“有没有那么神奇,你都说了这个有钱也买不到,那她怎么会有,你又如何知道寒轩哥哥吃了月色草的?”

  三娘那晚去血饮房间端马肉,他坐在屋顶看三娘迟迟没有回来,正要去看看三娘在做什么,就看到三娘将殷寒轩赤身的扛了出来,他还以为三娘是要……但看到殷寒轩胸口上因为月色拂照渐渐出现月色草的模样,他记得当时三娘气的不轻,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这才把殷寒轩给扛了出来。当时三娘都恨不得杀了殷寒轩,还说血饮暴饮天物把这东西给了他。他当时都吃惊不小呢。

  小安子清了清嗓子,他总不能把事实告诉他们,略有些不自在道:“我自有我知道的办法,月色草之所以叫月色草是因为它只会在月色下才会出现,这花生活在沙漠毒物聚集的地方,五十年才开一朵花,你说贵不贵重,这花当年是三娘为了感谢饮姐姐帮忙,送给她的。你今晚让殷王爷沐浴在月色之中,他胸口会因为月色之光出现一朵两叶之花,你倒时候看看有没有,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叶子霜莫名的脸色一红:“寒轩哥哥,他说的是真的吗?”

  殷寒轩往自己胸口摸了摸,他不知道小安子说的是不是真的,但,血饮确实给了吃了一粒药丸,不知道那药丸是不是小安子口中的月色草,金丝软甲本就算是一个护身符,可她还让他吃了月色草,就等于是上了双重保险,他垂眸淹下了心中万分复杂的情感,那胸口却渐渐变得越加温热:“走吧,先回燕城。”

  “恐怕走不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