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七十章 怎样才算情深?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548 2020-01-12 19:43:52

  “哎,你们看,那不是昨晚晚上吃饭的波斯人吗?还有小安子跟那个驼子。”梁山眼尖的看到不远处骑着马的四个人。

  几人朝着那边看了过去,南厉风看了一下他们出发的方向:“他们这么晚去燕城做什么?昨天那波斯人不是身边跟了很多人?怎么现在就他们两人了?”

  湛秦:“估计是遭遇什么不测了,出钱让三娘的人护送他们去燕城。”

  殷寒轩站在客栈围住的矮墙外面,望着那朝着燕城方向而去的四人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今晚客栈十分安静,几乎没有客人前来入住:“今晚怎么都没见到有人来?”

  坐在矮墙上的三娘双手支撑在两边,晃动着双腿:“今晚满月,不营业。”说着,指了指高高挂在木桩上的灯笼:“没看到灯笼都没亮么。”

  三娘不说,殷寒轩还真的没有察觉那灯笼没点,正想开口问为何满月不营业,三娘仿佛是知道他要问似的,抢先开口到:“没有为什么,喝么?”拿起旁边的一坛酒递给殷寒轩。

  殷寒轩摇了摇头拒绝到:“我不喝酒。”

  “血饮这么喜欢喝酒,你却不喝酒?那你一定没喝过她酿的酒吧。”

  “她会酿酒?”殷寒轩吃惊的转头看向三娘。

  三娘喝酒的手一顿,看殷寒轩吃惊的程度显然是真的不知道这事,她轻笑了一声,仰头喝了一口,望着眼前漆黑一片的沙漠:“嗯,她酿的酒……很特别。”

  “怎么特别?”

  “每个人喝的感觉都不一样,有机会,你让她酿给你喝,你喝了就知道了。”

  殷寒轩笑了笑,靠着矮墙坐了下来,扯着前面长出来的一坨小小的草,望着天上那一轮满月,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娘看不清殷寒轩脸上的表情,她以为他过来找她,不是要问血饮的事,就是要问鹰隼的事,出乎意料是他什么也没问,安静的就连呼吸声都变的轻了,不问也好,问了她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殷王爷,别在喜欢血饮了,你们不适合。”三娘转身从矮墙这边跳了下来。

  “三娘是因为我今天做的选择所以才说出这话的吗?”

  三娘身影一顿,今天殷寒轩之所以会那样选择,无非是觉得她跟血饮相识,不可能会害她,而血饮也不是第一次来客栈了,相对于他们来说,选择他们才是正确的选择,选择没有对错,只是错过了些什么,不过就算他选择了她,以她的性格也肯定不会让他看到:“还记得我问你的那个问题吗?”

  “问来问去,无非就是想问我对她到底又几分情深,可是三娘,怎样才算情深,是万劫不复还是挫骨扬灰?”

  三娘回身看向不知何时站起来的殷寒轩,她能看到殷寒轩眼中对于血饮的深情,可情深又能如何呢?:“殷王爷,你……”

  “若是只要让我万劫不复,挫骨扬灰就能让她快乐,区区小命,何足挂齿?可杀人并不会给她带来快乐,其实她讨厌杀人,正如她讨厌着她自己一样。三娘,其实情深,并非只有死亡才能证明,我只是想让她快乐,想让她心里住上一束光,想让她脸上带笑。”

  三娘怔怔的望着殷寒轩,他说的那样认真,仿佛他此生唯一的目地就是如此。

  一个人心看不见,但很多东西能从眼睛之中看出来,嘴巴会骗人,可眼睛不会。

  三娘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命运总是弄人,她忽而有点不想敢想,要是有一天,他知道了一切,他会怎么做?:“我还是那句话,要是为了她好,你就远离她。”

  殷寒轩嘴角一笑,从矮墙那边走了过来,朝着客栈那边走了。

  “你的喜欢只会害了她。”三娘低声在殷寒轩身后开口道。

  殷寒轩脚步一顿:“你说这些是因为那个鹰隼吗?”殷寒轩回身望着三娘,月色太暗,他看不清三娘的脸,只能看到昏暗的月色下站着一个人:“要是我没猜错的话,那鹰隼虽有异能,但无法离开沙漠吧?”

  不难看出鹰隼喜欢血饮,只要是喜欢就会有占有欲,可他跟血饮在一起一年半载,鹰隼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只是来了这客栈以后才出现。以鹰隼的能力,想要将血饮强行留在身边并不难,可为什么没有去找过血饮?他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三娘轻叹了一口气,转身朝着殷寒轩相反的相反走了,他只能听到三娘那惆怅的声音在他耳边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说的,等到了那天,还麻烦殷王爷提前给我送封信。”

  殷寒轩想起鹰隼对他说的话,其实意思跟三娘说的大径相同,可有没有资格,不是他们说了算,会不会害了她,也不是他们说了算,为何他们就如此笃定的觉得,他的喜欢对血饮就是一种伤害呢?

  他不明白。

  只要他不负她,喜欢就不会变成伤害。

  殷寒轩突然轻笑了一声,说不定,这会是他和她之间最后一段旅行,想这么多做什么呢?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

  血饮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坐在灶火边上,看着里面不大不小的火,这酿酒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火候,除此之外才是材料,虽然这沙漠里面贫瘠荒芜,但对于鹰隼来说,想要一些上好的酿酒材料不是难题。在沙漠里,对他来说,没有难题。

  鹰隼提着一个篮子,里面分成了五格,放着各种小吃,他从边上拿起一个小凳子坐在血饮旁边:“来,吃点东西,饿了吧?”

  血饮看着篮子里面的零食:“鹰隼,这个点应该要吃饭了吧?”

  鹰隼从衣袖中拿起一块汗巾,抬手准备给血饮擦汗,血饮习惯性的往后一躲,抬手挡住鹰隼的手,她拿过鹰隼手中的汗巾,胡乱的往额头上擦了擦,指了指篮子里的花生道:“我不吃花生。”

  鹰隼右眼眼眸一暗,笑道:“我知道,这是给我吃的。你快给我剥花生。”

  “你自己没手吗?”血饮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你剥的好吃一些,快点,我饿了。”

  血饮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木棍一扔,拿起花生剥了起来:“你知道波月谷在哪吗?”

  鹰隼吃着手里的花生,一边吃一边数,剥的速度怎么赶的上吃的速度:“这沙漠里还有我不知道的地方吗?”

  血饮清了清嗓子,抬眸看了一眼鹰隼,看他数的认真,手中的速度稍微加快了那么一点:“我听说波月谷那个地方挺神秘的,只有有缘人才能找到。”

  鹰隼不屑到:“什么有缘人,只是这波月谷的入口只能满月时才会出现,只不过是因为沙漠里多变的环境引起,这跟神秘没关系,朝着东南方向一直走,待到满月就能看到波月谷了。等会,你突然问这个干嘛?”鹰隼突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血饮将手中一把剥好的花生全部放在鹰隼手里,将他一推:“以前不知道沙漠里有这样一个地方,随口一问罢了,你快去拿酒坛,酒好了……”

  鹰隼闻着这酒香四溢,将手中的花生一口倒进嘴里,连忙起身去拿酒坛,这酒酿好后,要快速封坛装酒,这样香味才会越来越浓,在将它埋起来,过一两个月挖出来,简直就是千里飘香:“我去拿。”

  血饮看着鹰隼一走,轻吐了一口气,眉头还没平展,又深深的拧成了一个川字,鹰隼此人疑心重,一定不能让他察觉到她离开是去了波月谷,血饮放在手臂上的手指轻轻敲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