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六十八章 唯有情字最伤人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21 2020-01-10 18:52:33

  三娘拉住还要追出去的殷寒轩,喊到:“刚才要不是因为你,血饮也不用跟他走了。”

  殷寒轩脚步一顿,看着那两抹共骑一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黄沙的月色之下:“什么意思?”

  三娘似乎是恨天不成钢的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人,大声数落了起来:“你们就不知道见事做事吗?看不出血饮都在忍着那鹰隼吗?还是说你们里面有人打的过血饮的?她都忍了你们一个个的想干嘛?找死吗?特别是你,你就非得现在说喜欢她?你喜欢她什么?你要是喜欢她你前面就不会选择你的朋友而是选择血饮了,还好意思在这说喜欢,真是气死我了!!!”三娘拿起手帕往脸上扇了扇,一张脸气的通红,往凳子上一座,倒了一碗水,喝了一口:“真不知道血饮怎么就接了你这么一个麻烦。”

  叶子霜不服气到:“燕三娘,虽说我们一个个单打独斗是打不过血饮,但不代表我们一起上就打不过她,在说了,血饮怕他,不代表我们怕他。你自己怕客栈出事,有什么资格说我们,你以为我们跟你一样,贪生怕死吗?”

  三娘气的呵的一笑:“是,我贪生怕死,叶小姐既然不怕死,那你刚刚怎么不追出去?跟鹰隼单挑呀……说的自己好像多大能耐似的,叶家剑法都没学齐,还在我面前嚷嚷。”

  “子霜。”叶子霜正要还嘴,被叶子墨轻叫了一声。

  叶子霜哼的一声,坐在一边心生闷气不说话了。

  南厉风走到三娘桌前坐了下来,伸手给三娘碗里添了一些茶水:“那鹰隼是何人?我看血饮姑娘对他隐忍三分,三娘对他也颇有忌惮。”

  “看到他那只被遮住的左眼了吗?”

  南厉风想起刚刚那鹰隼整准备动手去摘眼罩,血饮就出现了,而且,三娘跟小安子在那一刻都十分紧张:“难不成那只眼睛有什么怪异之处?”

  三娘嗯了一声:“那只眼睛能在瞬间毁灭他想要毁灭的一切,就算没有那只眼睛,你们也杀不了他。”

  皇莆瑜跟湛秦对视一眼,湛秦:“杀不了他?我们几人虽然武功都在血饮之下,但,要是大家一起联手,也不至于会对付不了吧?”

  三娘看了一眼仍旧站在原地发呆的殷寒轩:“因为他是…不死之身。”

  “不死之身??”皇莆瑜声音抬高的喊了一句,这种事也就只在话本子,神话转之中看过,现实生活里说出去谁信呀,不怪皇莆瑜吃惊的喊了一句,其他几人听了也很是吃惊。

  小安子靠在柱子上,看他们一脸不相信,开口到:“千真万确,不然你们以为饮姐姐为何忍着他,要是能杀,早杀了,他说杀了我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根本就没有夸大其词,要不是当年亲眼所见,说实话,我也不信。”

  “王爷,血饮姑娘不会有事的。”符文宇看殷寒轩魂不舍舍的,担忧安慰道。

  殷寒轩是在想鹰隼刚才对他说的那些话,曾经对她做过的事?什么事?京城的事吗?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做出对不起她的事,可他隐约觉得,鹰隼说的那些事,指的并非这些事……

  殷寒轩嗯了一声,显得心事重重,听到三娘说的话,心中的担忧更甚了,一望无际的沙漠,早已是天地一色了,殷寒轩往凳子上坐了下来,将眼中的担忧一一压了下来:“那鹰隼说,在白天既然看到除客栈以外的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客栈白天不营业,一般的客人只会在这里小歇,天没亮或者刚亮就会启程,也有需要住上几天的客人,但这种客人十分少,除非是老客人,我们才会接,也都知道我们客栈的规矩,可没想到,你们几个新来的,一来就出事。”小安子解释到。

  梁山:“大嫂没跟我们说这些呀。”

  “因为饮姐姐本打算今天就启程的,可鹰隼半路救杀出来了。”

  三娘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小安子,小安子从怀中掏出一颗眼球这么大小的珠子扔给三娘:“饮姐姐说,让我把这个给你。”

  三娘转着手中的珠子,眼中变幻莫测,难不成她刚刚还去搞这个珠子了?:“她……”

  啊……突然皇莆瑾一声尖叫,将手中的包子一扔,震惊的喊到:“包子里面怎么会有人肉!”

  三娘眉头一触,心烦的喊到:“喊什么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人肉吗?搞的你们好像没吃过似的,昨晚不是吃的挺欢嘛!!”

  皇莆瑾睁大眼睛看着三娘,不可置信道:“昨…昨晚…吃…吃……”

  “这沙漠里面什么都珍贵,哪来那么多猪肉供你们吃?”

  皇莆瑾弯腰哇的吐了出来,叶子霜也忍不住干呕,其他几人胃里也是一阵翻腾,梁山呼了一声,低声到:“幸好听到大嫂的话。”

  三娘看了正在作呕的几人一眼,一脸嫌弃,起身道:“不想吃人肉,就自己去动手。”说完转身出了客栈。

  小安子:“外面有柴火,你们可以自己杀马,做马肉吃。”说完也跟着三娘出了客栈。

  三娘拿出那颗珠子,对着月色转了转,浩瀚星河,万家灯火,海纳百川,高山流水,万里平川,大漠孤烟,戈壁沙洲……人间景色果然尽在其中,可她现在却没点心思观赏:“她今天还去取珠子了?”

  “是呀,我去找她时,她说有事需要处理一下。就走了。”

  “有时,我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都快被折磨的半死不活了,哪来的力气取珠子。”

  “三娘都不知道,那我更不知道了。”

  “珠子藏在那里的?”

  小安子指了指眼眶:“我听老朱说,她绑了那个男的,那女的就自己挖了自己眼珠,听起来倒也没费多大精力,那两人现在还在厨房,饮姐姐说让你处理。哦对了,饮姐姐还说,让三娘早点带他们去波月谷,她会跟他们汇合。”

  眼珠?难怪找不到了,要不那女人自愿挖出来,还真没人能找到,看来,她是一早便想好跟鹰隼离开了,也是,要是不离开,只怕今天谁也逃不了:“知道了,你去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带他们出发吧。”

  “是。”

  三娘抬头看向满天星河,忽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今天又是满月了。

  世间文字八万字,唯有情字最伤人。

  可终究,谁也逃不过……

  血饮,你可知你喜欢的人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