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雄鹰找人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758 2020-01-07 21:12:41

  微风吹起细细的黄沙,将黄昏的天又加上了一层朦胧,让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三娘站在客栈外面,一身轻如沙衣的玫瑰色长裙被风轻轻吹起,挽在脑后的发鬓被吹给出散了,一头清秀的长发散落在了身后,在落日余晖的夕阳下染成了金色,可她却毫无察觉似的,一双含羞带媚让人看一眼就沦陷的眼眸此时却是如同上空盘旋的雄鹰,直勾勾的带着某种凶残望着不远处被风卷起的满天黄沙。

  小安子从客栈旁边走了过来,立在三娘旁边,他侧头看了三娘一眼,她脸上是难得出现的一种严肃,还有一丝畏惧跟焦灼,在他眼里,三娘从未怕过任何人,也从未对什么人对什么事严肃对待过,有时候会让他觉得这世间所有事所有人在她眼里都像是这沙漠之中的风,吹过但带不起一点风波,在她心里经不起任何涟漪,没有她不知道的人跟事,也没有她解决不了的人跟事,而唯独一人,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露出如此容颜。

  他记得三娘曾跟他说过,要是这世间还有她燕三娘查不到的人,那么此人一定不是人。

  “怎么说?”三娘突然开口到。

  “她说她的事她来解决,让三娘莫管。”

  三娘轻笑了一声,低头扯着自己的衣袖:“那你说……”

  叮当,叮当……几声清脆的铃铛声不止从何处传来。三娘的话就此一顿,扯着衣服的手也停了下来,她抬眸看向眼前,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前面明明什么都没有,这会却突然隐隐约约出现一个人影,骑着一匹马,悠哉悠哉的朝着这边又来。

  声音越来越近,一声接着一声,间断之间颇有节奏,马上的人在渐渐露出了一张脸,一双剑目眉星的眼眸下面是一张带着邪魅笑意的脸,只是,只露出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被一个眼罩各遮住了,但丝毫没有影响此人俊美的容颜,反而添加了几分凌冽的美。

  耳朵上带着一个骷髅的东西,脖子上挂着一块红色的红巾,穿着一件类似铠甲又不像铠甲的衣服,腰间上悬挂着一把弯刀,一穿快到膝盖的皮靴将一双腿显的十分修长,身下的马脖子上挂着一个铃铛,马儿仿佛是感受到了主人身上散发的慵懒,自己也跟着慵懒起来,好似他们是来沙漠之中散步,悠哉悠哉走的十分慢。

  这人也不知道是从那里出现的,突兀的就出现在了这黄沙之中,明明走的很慢,却又一瞬间就到了三娘跟前。

  那人并未下马,而是附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三娘,嘴角的笑意深了深:“这么久不见,三娘还是如此,一点都没老呀。”

  三娘盯着此人看了许久,那人也就这样附身看着三娘,唯一不同的是,一个脸上带笑,吊儿郎当,一个正容亢色,如临大敌。

  小安子看到三娘紧紧握拳的手,正要伸手拉一拉,三娘却突然笑了:“今天不知道刮的什么风,既然把鹰大人给吹来了。”

  鹰隼一笑,坐直了身体,伸手弹了弹腿上的灰尘:“三娘何必明知故问呢?”说着,左腿往右边一跨从马上跳了下来,他拍了拍马脖子,那马便往沙漠之中自己走了。那叮当叮当的声音也渐渐远了……

  鹰隼没等三娘回答,一手扣着挂在腰间上的弯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往三娘肩膀上一撞,朝着客栈里面走了进去。

  小安子担忧的叫了一声三娘,三娘笑着摇了摇头,眼神示意她无事,跟在鹰隼身后走了进去。

  鹰隼跨入大门的腿突然一停,看着客栈坐着七七八八的几个人,呦了一声:“三娘,你这老板娘当的可是越来越没用了,我既然在大白天看到客栈除了你们之外的其他人。啧啧……你说,这客栈是不是该换换主人了。”好似不满似的摇了摇头,这才动了腿,走到一处桌前,坐了下来。

  殷寒轩几人正在说昨晚发生的事,叶子霜是因为叶子墨才开的房门,叶子墨去追了一个黑衣人,她才追了上去,皇莆瑾也跟着出去,而皇莆瑜她昨晚压根没有喊救命声,昨晚的救命声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

  几人追过去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何走散了,但,无一例外,大家都是一股药粉给迷晕了。

  符文宇跟叶子墨一人拉着一个小孩,将他们从拖了出来,躲进了客栈,这才躲过了突然对他们袭击过来的雄鹰,小男孩带着他们左绕又绕来到客栈正厅,更好遇到殷寒轩几人,几人坐在一起聊,才知道,是有人先对叶子墨下手,拿了叶子墨的剑这才引叶子霜跟皇莆瑾两人出来。不过,昨晚的一切,都不过是三娘他们跟他们玩的游戏。

  小男孩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很是不屑,觉得中原江湖五大世家也不过如此,但对此,南厉风几人就十分无语了。

  几人正聊着,就看到鹰隼走了进来,还有鹰隼说的话,好似并不把这三娘放在眼中,小男孩听到这话,要不是被梁山给拉住了,早就冲过去了。

  三娘拿了一壶酒放在鹰隼面前:“鹰大人说笑了,这些人之所以在此,还不是看在某人的面子上。”

  鹰隼拿起酒壶闻了闻,这才倒了一碗,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转头看了一眼殷寒轩几人,又把目光在殷寒轩身上停留了几秒,与殷寒轩看过来的眼眸正好撞上,:“哦?是吗?据我所知,她可不在乎任何人。”

  “是不是,鹰大人自己问不就知道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三娘帮我把她请下来吧。”

  小安子看到小男孩跟小女孩出现在客栈,使了一个眼神,小男孩还不愿意走,要不是看到三娘看过来的目光,只怕还不会走……小安子看到两个小孩离开,微微松了一口气,端着一些边果上来,笑道:“鹰大人,这饮姐姐那里是我们能请的动的?”

  鹰隼看到那一盘花生,正要伸手抓,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嘴角笑意深了,食指一弯,放在嘴里一吹,那只攻击梁山他们的雄鹰突然从门口飞了进来,在客栈盘旋了一圈,停在了鹰隼坐的桌前。

  鹰隼拿起一个碗,倒了一杯酒放在雄鹰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它的脑袋:“喝完,就去把她找出来,可别在吃亏了。”

  雄鹰咕咕叫了一声,仿佛是对鹰隼说的话不满似的,鹰隼笑了笑,摸了摸它的翅膀:“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

  雄鹰脑袋往鹰隼手中凑了凑,仿佛是在撒娇,鹰隼笑了笑:“好了,快去吧。要是又让她跑了,回去罚你三天不准喝酒。”

  雄鹰甩了甩了脑袋,鹰唳一声,朝着客栈外面飞了出去,还没一柱香时间,又飞了进来,在客栈上旋盘旋了起来,鹰隼抓起一把瓜子朝着二楼房间扔了过去,一件件房门就被打开,就连三娘那件也不例外。

  那只雄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能找到人,反正房门一打开,就一件房间一件房间的飞了进入,小安子看着雄鹰进了三娘房间,他低头看了一眼三娘,三娘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殷寒轩几人却是十分好奇的看着那只雄鹰,梁山低声问道:“这人为什么要找大嫂?难不成是跟大嫂结仇了?”

  皇莆瑾指了指左眼:“会不会是他眼睛就是被她刺瞎的?不过,这人什么来历呀,我看这三娘对他挺客气的。”

  梁山:“不知道,不过,我听说那小孩说,三娘跟这人之间应该是有仇,但因为有些消息要从他这里得到,所以才没有动手杀了他。”

  南厉风:“应该不是,你们看三娘的手,从她一进来,她手就是握紧的,这很明显就是在极力的压制自己,要是三娘能杀此人,一定是早杀了。”

  殷寒轩倒是没想到此人是来找血饮的,想起三娘刚才那匆匆忙忙的模样,以及现在隐忍的模样,就知道三娘对此人应该是有几分忌讳,小安子脸上笑嘻嘻的模样也不见了,以血饮的性格,与他是仇家应该更有说服力一些,但看那鹰隼,好似并不像是来寻仇的,倒是有些点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