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六十二章 很喜欢是多喜欢?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25 2020-01-04 08:14:00

  “箭术不错,偷东西不对。”

  小安子正把玩着手里的弩,这个小东西比他想象的威力更大,他也见过别的弩,但这把是他目前见过最好的一把了,携带方便,射程远,精准度高,听到屋顶下有人在说话,小安子往下看了一眼,就看到殷寒轩正抬头看着他,嘴角挂着温润的笑,好看的人他见多了,丑的更是不小,不过,像三娘这么好看,除了三娘他没见过别的。

  自从昨天看到这位殷寒轩,才觉得,这世间之大,总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没想到还有比三娘更好看的。

  “官爷,这话你可就说错了,这东西,可是我从地上的捡的,不算偷。在说了,官爷那只眼睛看见我偷东西了?”

  “这只弩,别在腰带上,若非自己扯下是自己不会掉下来的,而且,弩的作用,只适合远距离进攻,文宇跟梁山都是军队中的人,所以,昨晚即使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会用的。”

  “谁说的,昨晚他们……”小安子忽然顿住,看到殷寒轩依旧笑若春风的望着他。

  殷寒轩今天一早醒来,身边空无一人,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赶路太累的原因还是别的,既然一觉睡到差不多午时才醒……还睡的极好。

  醒来,客栈就看不到了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就像是没人似的,他找了一圈,除了一些马跟骆驼,客栈安静的如同死寂。

  昨晚吃饭的地方,落满了灰尘,昨晚的热闹好像是做了一场梦,那些商队也都没有动静,最重要的是,符文宇,梁山,南厉风他们都不见了。

  还有血饮。

  而昨晚他什么声音也没听到,就算累,也不至于什么动静也没不到,昨晚的那碗马肉一定有问题,符文宇跟梁山血饮有交代过,但南厉风他们,就算文宇会说,也未必会听。

  昨晚……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要不是听到一声哨子声,他还真的要以为这个客栈一夜之间空无一人了,他看着坐在屋顶上的小安子,头发到脸都被遮住了,只露出一双饱经风霜又黑白分明的眼眸。沙漠之中风大,太阳更是毒裂,长期生活在沙漠里,或者行走在沙漠之中,这样可以保护皮肤而不会被晒伤。

  其实,此人看起来,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

  “还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的朋友,他们只是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殷寒轩笑了笑。

  小安子哼了一声,从屋顶上滑落了下来,站在殷寒轩对面,“还是驼子说得对,长的好看的人,心都不怎么好。”

  “……”

  殷寒轩跟着小安子进来客栈,客栈里面显然有人已经打扫过了,他注意到,除了桌子椅子不曾变过,那些落满灰尘的酒壶,碗,算盘,破烂的账本,盘旋着蜘蛛网的酒缸……等等,都不见了。

  那小安子坐在柜台下,显的有些闷闷不乐,大概是不小心被殷寒轩把话套出来,朝着楼上大喊了一句:“三娘,殷王爷来了。”

  殷王爷?殷寒轩看了一眼小安子,脸上的面布已经扯下来了,回了他一个得意的笑。

  殷寒轩无声的笑了笑,只觉得现在小安子就像一个小孩子,虽然置身在这家客栈,杀人时,眼睛都不曾眨一下,他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刚刚为何要杀那三人?”

  “他们偷我的马,还偷了钱,该杀。”

  刚说完,驼子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从怀里掏出一张五百的银票还有三个钱袋子放在柜台上,又转身出了客栈。

  小安子急忙叫住了驼子:“驼子,等下,三娘要你带金钗去燕城一趟,买东西。”说完把那五百两给了驼子,还有一张清单。

  那驼子拿着清单看了一眼:“多了。”那声音就像是被谁烧过了,沙哑还带着破音,十分难听。把银票推给小安子。

  可那小安子眼中丝毫没有任何嫌弃鄙夷之色,而是把银票又推了回去:“三娘说了,剩下的是给你买你的爱马跟骆驼的。”

  那驼子眼睛突然出现一抹亮光,点了点头,把银票踹在了怀里。转身走了。

  殷寒轩因为坐在离柜台比较近的桌子上,虽然驼子的脸依旧被面布各遮住了,那他还是看到了那驼子眼睛因为要买马买骆驼时眼中闪过的一丝光。只是他没想到那嗓子……

  小安子看到驼子已经走远,突然惆怅道:“驼子以前声音很好听,只是后来因为……”

  “小安子,交代你的事都做好了?”小安子还没说完,就被出来的三娘给打断了。

  “三娘放心吧,都做完了。”

  殷寒轩看小安子一脸笑嘻嘻的,刚刚的惆怅是转眼即逝。

  “殷王爷,若是想知道你朋友的下落,就上来吧。”三娘椅靠在护栏处,开口到,好似刚睡醒,一脸朦胧,打了一个哈欠回身进了房,但房门没关。

  殷寒轩看了一眼楼梯,直径走了上去,上了两个阶梯又停了下来,对着小安子道:“我并没有觉得难听,倒是觉得很特别,不是吗?”

  小安子看着殷寒轩就这样朝着楼梯走了上去,丝毫不担心会有机关暗器什么的,又或者觉得自己是一个高手,不管楼梯发生什么,都能应对自如,但他知道,他没有武功。

  小安子看了殷寒轩进了三娘的房,但只是站在门口,并未进去,低头笑了笑,自言自语似的:“确实很特别。”吹了一声口哨,消失在了客栈里。

  “进来呀,杵在门口干嘛?”三娘一手支撑着脑袋,歪着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男女授受不亲,姑娘厢房不便进入。”

  三娘噗嗤一笑,摆了摆手:“随便你。”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我娘子在哪?”

  三娘嗯了一声,似乎是在品茶发出的认可声,随机转头王爷殷寒轩,低声问道:“你喜欢她?”

  “喜欢。”殷寒轩并未有任何迟疑,诚恳坚定道。

  “有多喜欢?”

  殷寒轩沉默了片刻:“很喜欢。”

  “很喜欢是多喜欢?”

  殷寒轩莞尔:“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她是我情之所钟。”

  三娘轻笑了一声,似乎是对殷寒轩的答案不满意,微微摇了摇头:“我换个方式问你。”

  “如果有一天,整个江湖将与她为敌,你是站在江湖那边与她为敌?还是站在她这边与整个江湖为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