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六十一章 诡异的白天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19 2020-01-03 08:14:00

  叶子霜跟皇莆瑾几乎是同时醒了过来,听到门口的敲门声。

  叶子霜低声问道:“谁?”

  “是我。”

  叶子霜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哥,你怎么来了?”

  门口的人道:“刚看到你们门口有人影闪过,你们自己小心点。”

  叶子霜刚打开门,门口的人忽然在她面前一闪,在夜色下与一人打了起来,两人都看不清脸,但叶子霜看到了君子剑在月色下散发的清光,还是刚刚的声音,确定是叶子墨无疑。

  看到那两抹身影消失在了屋顶上,回身拿起桌上的剑,追上了上去,皇莆瑾看叶子霜这样,也急忙拿剑跟了上去……

  “哥,救命啊……”也不知道是从何处传来的声音,把皇莆瑜几人从梦中惊醒,皇莆瑜急忙坐了起来:“刚刚是不是小瑾在喊?”

  湛秦拿起旁边的折扇,起身道:“我去看看。”

  “一起去。”皇莆瑜拿起旁边的剑,说到。

  两人一动,就被梁山跟符文宇拦住了,符文宇:“血饮姑娘有交代,要是半夜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出门。”

  皇莆瑜跟湛秦对视了一眼……

  突然又是一声喊救命的声音,还有刀剑相撞的声音,皇莆瑜将符文宇的手一抬:“不行,我还是要去看看。”

  皇莆瑜还没到门口,就看到皇莆瑾的房门是开的,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对着其他人几人道:“子霜也不见了。”

  南厉风这才注意到叶子墨也不见了:“子墨去哪了?”

  几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突然一声惨叫声,皇莆瑜话也顾不上说,朝着听到声音的方向飞了过去,湛秦也跟了过去……

  血饮跟那三娘相识,会这样交代符文宇他们,定然不会是闹着玩,但现在叶子墨不见了,叶子霜跟皇莆瑾也不见了,南厉风看了一眼血饮的房间:“我还是过去看看,你们留下这里,万一寒轩有事,也好有何帮手。”

  符文宇跟梁山对视一眼,梁山问道:“怎么办?要不要叫下大嫂?”

  符文宇摇了摇头:“她既然这么交代,只怕你喊破喉咙,她也不会开门,算了,我们一起过去看看,人多也好有个照应。”

  小安子看着那一各各出了房间的人,啃完手中最后一块肉:“饮姐,你看,你说了,他们都还不听话。”

  血饮看着消失在对面屋顶的符文宇跟梁山:“你们随意,不用在意我。”

  三娘哈哈一笑:“说的好像我们会在意你一样。”

  小安子也跟着一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去会会江湖这些江湖世家子弟。就不陪你们了。”说完往屋顶那一边跳了下去。

  原本静瑟的夜,越发热闹了,时不时传来几声刀剑相撞的声音,时不时听到有人开关门的声音,还有一些受伤又不敢大声叫喊的声音,还有一些在角落里悉悉索索隐藏自己的声音。

  血饮晃了晃手中酒壶,已经空了,朝着身后扔了下去,哐当一声,正砸在下面躲在角落里面的一个商贩,一丝血从那人额头上流了下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倒了下去。

  “何时可以去波月谷?”

  三娘啧啧啧了两声:“扔的真准。”她起身轻轻一点,几个起起落落,就消失在了血饮的视线之中,听到三娘的声音回荡在自己的耳畔:“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血饮似乎是叹了一口气,仰头躺了下去,望着月色静寂无声。

  沙漠之中,天亮跟天黑仿佛都要比其他地方早,一缕晨光照耀在绵绵起伏的沙丘上,映着沙子,闪闪发亮,一眼望去,无边无垠,绵延千里,在看的更远一些,可以看到有一对商人骑着骆驼朝着那升起的太阳的方向走去,就像一排排置身在沙漠之中的蚂蚁,渺小的匍匐前行。

  而这座对于沙漠来说也同样渺小的客栈,在白天之中,更加先得诡异了,四周是用矮石砌成的一个半人高的围栏,几个树桩做成的一个简易的棚子,里面正跪着十多只骆驼,中间有用木桩做成的护栏隔开,旁边放置着十多匹马,正吃着食糙里不知道是谁放置的草料。

  客栈大门紧紧关闭着,整间客栈仿佛只有哪些畜牲还活着,其他的便如同死一样的寂静,三个路人在太阳高升时,停在了客栈门口,想要打点水喝,其中一人猛的拍了拍客栈的门,叫唤了几声,可没有人回应。

  其中一人将门用力的推开,里面一股灰尘扑面而来,像是早已没人住了,桌上椅子上都挂着蜘蛛网,就连放在柜台中的酒壶都蒙上了一层层厚厚的灰尘,一看就是荒废已久了。

  其中一人走到客栈后面,看到一些骆驼跟马,喊了一句,那几个进入客栈的人闻声走了过来,一人站在水井旁边,动手摇动着轴轮:“这里有水。”

  一人拿起草料看了看:“这里要是没人,草料是从那里来的?”

  打水的人碰着水喝了一口,洗了洗脸:“也许这客栈有人住,只是没人打理。”

  那人点了点头,看到水井旁边刻着几个字,一桶水,一两银子。

  旁边放着一个扔钱的篮子。

  那打水的人看了一眼:“一两银子一桶水?怎么不一腚金子一桶水?我们赶紧把水装了,顺便把马也换下。反正又没人。”

  那人觉得说的有道理,正要动手换马,又看到木桩上刻着一排字,换马,十两一匹,买马,五十两一匹,换骆驼,五十两一匹,买骆驼一百两一匹,下面又挂着一个装钱的篮子:“这客栈倒是有点意思。”

  正准备动手换马,突然看到几个商贩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拿着自己的东西,牵了五匹骆驼出来,将自己的东西装在骆驼上,拿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放在了篮子里。

  那换马的人突然拦住其中一人开口到:“这位兄弟,你们把钱放在这里,就不怕被人偷了吗?你们是住在着客栈吗?”

  那人明显是着急赶路,匆匆开口到:“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拿,二楼有供休息的地方,你们要是累了也可以上去休息。”说完就上了骆驼走了。

  三人对视一眼,那人将五百两银票踹在了怀里,三人换了三匹马,匆匆上马,离开了客栈……远远的,被拉成了一条地平线,还没走有多远,突然听到一声哨子声,那马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剧烈的跳了起来,将那三人从马上抖了下来,又高高抬起马蹄朝着三人踩了过去……

  幸好三人还有些武功,地上一滚,避开了,刚才地上站起来,咻的一声,不知道从那里射过来的箭羽,从一人的咽喉之中穿了过去……那两人慌乱的看了看四周,连马都顾不上,拼命的朝着前跑。

  又是咻咻的两声,两人应声倒下,往坡上滚了下去,那三匹马既然咬着三人的尸体,朝着客栈的方向跑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