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不堪入目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079 2020-01-01 09:35:00

  殷寒轩跟着血饮一路从客栈门口绕到了客栈身后,没想到客栈后面还有一层房间,血饮看着波斯商人进了其中的三个房间,走到对面的房间推门走了过去。

  殷寒轩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房间,床是那种用泥巴砌成的如同一个炕一样的床,要是竖着睡,挤一挤倒是可以睡四个人,但还有三个人怎么睡,房间除了这张床,就是一张感觉一坐下就是散架的桌子,然后就是一个旧的门都要快掉的衣柜,没了。

  是真的没了……一眼便能看完,比燕城那间房间还小……

  梁山看了看房牌,他们的房间在血饮隔壁,叶子霜他们在她们隔壁:“三人房间就在隔壁,倒也方便。”

  叶子霜可没梁山这么乐观,一进房间没多久,就传出一声咆哮:“床上被子都是沙子,这怎么睡?这被子一股好大的霉味,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这是她住过最差最脏最气最古怪的客栈了……

  南厉风他们走了过去,确实是一股好大的霉味,但他们的房间也好不到那里去,被子还是阴湿的,掀开被子,还有几个小强在床上得瑟,墙壁旁边的一个老鼠洞,就想是在跟他们宣战似的……

  梁山往殷寒轩旁边凑了凑,殷寒轩心里也正在做着思想斗争,一直站在门口:“大哥,你们房间怎样?”眼睛往里面瞄了瞄。

  梁山看血饮坐在那里,从殷寒轩腋下穿了过去,先是四周看了看,在被子上嗅了嗅,又掀开看了看,喊到:“大哥,你这被子不仅干净,既然还有香味,床上也没蟑螂,房间也没老鼠洞。这三娘对你们就是好一些!!”

  殷寒轩笑着摇了摇头,总算是动身往凳子上坐了下来,拿起水壶倒了水,洗了洗碗,又倒了一碗放在血饮面前:“你要不跟三娘说说?”

  “为何?”血饮冷冷看了一眼殷寒轩。

  “毕竟大家都是一起来的。”

  梁山这时也凑了过来,嗯嗯的点头:“大嫂,你要不就帮我们说说,我们要求也不高,换床干净的被褥就成了。”

  “你没有多管闲事,也不会如此。”血饮端着手里的碗,喝了一口水。

  梁山只觉得委屈,又不是他要做的,是殷寒轩让他这么做的,他正要说什么,只听到血饮冷冷道:“出去!!”

  殷寒轩看了一眼梁山。梁山哦了一声,起身出门关门。唉声叹气。

  殷寒轩又给血饮倒了一点茶,还没等他苦口婆心得说动血饮,血饮已经开口到:“帮也不是不行,只要你帮我去做一件事。”她转着手中的碗,面无表情道。

  “何事?”

  “我听说佛柳庄一事,盟主夫人曾前往佛柳庄,后因佛柳庄外机关被拦,只能无功而返。我想知道,那盟主夫人是当真无功而返?还是进过佛柳庄?”

  血饮仿佛是知道殷寒轩要问什么,继续道:“给你半柱香的时间。”

  “好。”

  南厉风正准备自己去找那个小安子重新要两床被子,被湛秦拦住了,这件客栈处处透着古怪,从客栈里面明明可以看到客房,而入口却在客栈身后,不仅如此,从房间里面,压根就无法看到客栈里面,那么他们在客栈看到的客房是不是他们住的这些,很难说,而且,就算去客栈,也未必能找到那个小安子。

  一群人正纠结着,就看到殷寒轩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去:“子霜,小瑾,这被子先给你们用,一路辛苦,你们先去休息吧。”

  叶子霜心有有些感动,可也不能让殷寒轩该这种被子:“寒轩哥哥,你把被子给我们,那你怎么办?”

  皇莆瑜已经从殷寒轩手中接过被子,放在叶子霜手中:“你傻呀,有血饮在,还怕殷王爷冻着。快去休息吧。”

  皇莆瑾:“那殷王爷,谢谢了。哥,你们怎么办?”

  皇莆瑜将皇莆瑾一转,推进房间了:“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凑合就行。你们两个小丫头就不要担心了。”顺手把门一关。

  几人往凳子上一坐,也只能是坐在凳子上了,殷寒轩一人坐在一边,开口问道叶子墨:“子墨,叶伯伯情况如何了?前面忙着赶路,也没好问你。”

  叶子墨:“寒轩,此事还要多谢你,要不是因为你从谷前辈那里拿的药,我爹只怕……本来是要亲自去王府一趟的,但因为这事,又急忙出来了。”

  殷寒轩莞尔,要是他说是天香阁给的,叶长芳未必会用,他便只能撒谎了,这个赌注,他倒是赌赢了。:“子墨,你跟我还客气。”

  符文宇往他胸口上一锤:“就是,这可不像你了。”

  梁山动手给他们倒茶:“叶家何时跟那个天香阁风月有仇了?”

  符文宇猛的用手肘戳了戳梁山,梁山一看叶子墨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看大家气氛突然变得沉默,这才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虽然不知道错在哪里。

  殷寒轩岔开了话题,问道:“我听说佛柳庄的事,厉风,你娘不是去了一趟佛柳庄,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我们去佛柳庄的时候,就没见到佛柳庄的任何人,但一进佛柳庄境地,全是机关暗器,伤了不少人,当下便决定先回去,过年后在做打算。”

  “我们?当时你也去了?”殷寒轩抓住了其中的一个重点。

  “对,我觉得是佛柳庄庄主不想见我们。”

  “此话怎讲?”

  “第二天我又去了一趟佛柳庄,那些暗器明显别人收拾过了,连尸体都被人处理过了。”

  此事皇莆瑜他们已经听说了,湛秦敲了敲折扇:“那你们没有在闯闯?让人连夜守着,这样不就可以看看处理暗器的是谁了。”

  南厉风:“试了,并未看到有人,但机关暗器却不见了,我刚开始还以为是师弟们偷懒,睡着了,便自己守了一夜,但真的没有人,暗器又确实不见了。”

  殷寒轩喝了一楼茶,这种端碗喝茶,他还是第一次,感觉有点像在喝酒:“你们还记得,那个胡岸闯楼梯时候的那些暗器吗?”

  皇莆瑜把碗往桌上一放:“那些暗器像是自己长了眼睛似的,从那里出来,又从那里消失了。”

  南厉风皱眉道:“要说暗器有人可以操控,尸体总不会自己消失吧?”

  南厉风这么一说,大家又沉默了。

  殷寒轩放下手中的碗:“等此事解决,再去佛柳庄察看一下。”

  湛秦道:“我们也是这样打算的,我在想,若是月影宫真的存在,说不定佛柳庄突然退隐一事,就跟它有关。”

  梁山此时插嘴道:“不是有传,佛柳庄退隐一事,跟那个天香阁的黄泉有关?”

  符文宇往梁山脑袋上一拍:“天香阁不是说了,黄泉是被仇家所杀,就算有关系,他黄泉难不成能凭借一己之力跟佛柳庄对抗?”

  梁山揉着脑袋,低声到:“我想说的是,也许是跟天香阁有关,那风……”梁山将口里风话一咽,看到殷寒轩看过来的眼神。

  “不会,要是天香阁的人,当初就不会出手相救了。”叶子墨很快就把梁山这个想法给磨灭了。

  湛秦也赞同道:“我觉得也是,要是天香阁所谓,佛柳庄完全没有必要做出退隐一事。”

  殷寒轩起身道:“好了,都早点休息吧,事情如何,总会知道的。”

  梁山开门送殷寒轩出去,就看到小安子送了几床被子上来,不仅如此,还送了几桶热水。这可让他们有点不适应了,梁山笑嘻嘻的接过小安子手上的被子:“估计是大嫂于心不忍大哥冷着,便让人送上来了。”

  殷寒轩微微咳了咳,几人笑而不语。

  小安子指了指楼下:“冷水可以自己去下面打。若是热水不够,要洗澡的,可以去下面,下面有个可以洗澡的地方,不过热水要自己烧,对了,过了子时,洗澡的地方就不用再用了。”说完就走了。

  梁山把脏兮兮的被子一扔,把几床被子放到床上:“瑜公子,你要不再送一床被子给两位小姐?顺便送两桶水过去让她们洗漱一下,这一路,只怕是吃了不少沙子,对了,洗澡就不要了,大嫂说,住在这里,就算是长虱子,都不要洗澡。”

  “为何?”

  符文宇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她就是这样说的,我们还是多注意点,没坏处。”

  皇莆瑜点点头。

  梁山抱着一床被子,看了看时辰,还未到子时,敲了敲殷寒轩的房门,前面忘记殷寒轩的被子给叶子霜了:“大哥,给你送床被子。”

  “进来吧。”

  推门走进去,就闻到一阵香味,肚子瞬间咕噜噜的叫了起来,看到血饮手中一块肉,又桌上放着两盆大块的肉,咽了咽口水,殷寒轩莞尔,推了其中一盘:“这个是她给你们准备的,你们分着吃。”

  梁山连忙把被子一放,端着那盆肉,嗅了嗅:“马肉,谢谢大嫂,谢谢大哥,小弟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刷的连忙带门走了。

  殷寒轩动筷子夹了一块,吃的慢条斯理:“那来的马?”

  “你今天骑的。”

  “……”殷寒轩筷子一抖,差点没夹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