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夜明珠

血饮残阳 夭三爷 3719 2019-12-31 07:58:00

  血饮掩下眼中的一抹担忧,要是被魍魉抓了,她到是不担心,至少目前来说不会有生命危险,她怕的是……相信以他的聪明,要是这么容易死了,那这些年白在江湖上混了,当下之急,是要把殷寒轩的事处理好:“我要的东西呢?”

  三娘起身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个木盒:“给。”

  血饮打开看了一眼,这东西差点让她倾家荡产,她知道三娘这人从来不缺钱,但每次跟她做交易,她要的都是钱,只是数目一次比一次大。穷是真的。

  血饮拿起盒子正准备离开,就听到三娘那女流氓的声音说到:“要不要帮我找你小乞丐?毕竟是你第一个徒弟。”

  “多少?”虽然她没钱,但可以从别的地方拿。

  三娘一笑:“这次,我不要钱。”

  不要钱?血饮回身做了下来,不要钱的事,更好办:“说吧。”

  “下面有一对波斯商人,手里有一颗独一无二的夜明珠,此珠能看到浩瀚星河,万家灯火,海纳百川,高山流水,万里平川,大漠孤烟,戈壁沙洲……人间景色尽在其中。”

  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夜明珠,若真有,倒也确实是独一无二了:“进了你客栈,还有你得不到的东西?”

  说到这,三娘微微有些来气:“说来奇怪,这东西不在身上,不在货物里,救连牲畜我都没放过,该找的,能找的,不能找的,我都找了,可就是没有,你说怪不怪?”

  “那就说明,压根就没有这颗夜明珠。”

  “不!消息不可能有错!绝对有!所以……才让你出马。你只有两天时间,两天后,他们就会动身去波斯。”

  “哦对了,附加条件,出去时,帮我解决一下那个傻子。”三娘在血饮身后甜甜道,说的好像是让血饮去犒劳一下谁。

  血饮冷声道:“不做。”就算不用她燕三娘,她也一样能找到小乞丐。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三娘哎的一声,一颦一笑朝着血饮走去,手往血饮肩膀上一搭,在她耳边低声了句什么,血饮眼眸动了动,不可置信的看了三娘一眼,但又很快恢复了平静,推门走了出去。

  三娘也没关门,就这样依在门框上,这个胡岸倒是还有点本事,躲过了机关暗器,还能在金钗手中支撑这么久,她倒是不担心那胡岸能进她房间,她只是看的心烦,能让别人出手,何必动用自己人呢。多浪费力气。

  那金钗看到突然出现的三娘,将手中的剑一收,就像突然出现在客栈一样,又突然消失了,胡岸还待去追,却看到突然椅靠在门口的三娘,心里就开始忍不住躁动,恨不得立刻马上能将她按在自己怀中,任他蹂躏。

  而自己只要在往前上一步,就可以进三娘房间了……虽然一路上来,费了不少力,也受了不少伤,不是机关暗器,就是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女子挡住去路,在他看来,那女子突然走了,那就是说明他闯关成功了,更何况,三娘都出现了……他心里急不可耐,更是迫不及待,就连往他从他身边经过的血饮也不由给忽略了……

  只是他与血饮擦身而过,一只脚刚往上一垮,身体不由顿住了,缓慢的,机械的,微微朝着身后一转,咔嚓一声……脑袋就从他脖子处齐齐断开……

  砰,砰,砰,……脑袋就只球一样,跟在血饮身后,一跳一跳的,就像是血饮的小跟班,让看的人心里不由发怵,头皮发麻……而那无头之身的胡岸像是被谁拉住了一样,既然在血饮下来后,才哐当一声,从楼梯下滑落了下来,正倒在自己的脑袋旁边……

  刷的一声,一把半出鞘的剑横在了血饮面前,正是刚刚劝说胡岸的人,跟他们一起的还有几个人,都站了起来,握着手中的刀:“是你杀了我兄弟……三娘,此人不算你客栈中人,这生死勿论生死自负不成立吧。”后面的话是对着楼上的三娘说的。

  梁山正要拿剑站起来,被血饮冷看了一眼,又乖乖的坐了下去。

  三娘盈盈一笑:“可我也没说,就一定要是客栈的人的动手呀,哦,对了,你应该还不知道你拦住的人是谁吧,我劝你……”三娘还没说完,那人啊的一声,出发一声痛苦的叫喊,只是这声音刚出喉咙,就嘎然而止……一只断手从空中落了下来。

  殷寒轩站起来的来身影,拉住了血饮的右手,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他看着那条金丝咻的一声回到了她的护腕之中,连血都没有带上一滴。

  其他人看到血饮投过来的目光,连忙收拾东西,跑出了客栈,小安子跟那个驼背的人悄无声息的将尸体给拖走了,客栈上下,早已看不到一丝血迹了。

  殷寒轩喉结上下一动,最终什么也没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拉着血饮坐了下来。

  客栈的人,都不由朝着血饮多看了两眼,但很快又恢复到了前面的热闹,大碗喝酒,大口啃肉,大声说话……好似刚刚发生的一切,两条人命,都不过是客栈故意安排给他们的下酒菜。

  小安子利索的上了一个烤羊腿,卤猪蹄,肉包子,肉夹馍,烤肉串,大盘牛肉,再加几个干的不能再干的小菜,还有一盘冰冷的白馒头。

  梁山看着那考羊腿不听的吞口水,南厉风已经将烤羊腿一片片的切了下来,那香味,简直了……

  叶子霜看到殷寒轩他们都没动筷子:“寒轩哥哥,你们干嘛不吃?这考羊腿还挺好吃的。”

  梁山想过去夹,余光似乎感受到了血饮冰冷的目光,那筷子夹了一个白馒头狠狠的咬了一口:“大嫂说,这里只要是有肉的菜,都不能吃。”

  叶子霜:“大嫂?是谁?”

  梁山:“血饮姑娘。”

  叶子霜看了一眼殷寒轩,又看了一眼旁边低头喝酒的血饮,几人听到这话都看了过去,湛秦把筷子一放,前面殷寒轩说血饮是他娘子,他还以为是出门方便,故意搞得身份:“殷王爷,你跟血饮姑娘成婚了?怎么不叫我们。”

  梁山解释道:“没有没有,是大嫂叫习惯了。也就没改口了。不过,也快了,等办完这边的事。”老佛爷都让他们生孩子了,成婚那是迟早的事。

  几人刚弄明白,被梁山后面这话又弄糊涂了。

  皇莆瑜偷偷看了一眼血饮,只怕想跟她在一起,还有一番周折吧,岔开话题到:“为什么不能吃有肉的东西?”

  几人刷刷的看向血饮,但血饮显然并不打算解释。

  符文宇清了清嗓子,低声到:“我看她跟那个三娘挺熟的,这么说自然有道理,你们也别吃了。”

  皇莆瑾往四周看了看:“可我看别人都在吃,应该也没问题吧,而且我们刚刚也吃了,也没觉得不舒服。我已经用银针试过了,没毒。”说完大口的啃了起来。

  叶子霜:“我觉得小瑾说的没错。”

  皇莆瑜夹起一个猪蹄放在符文宇跟梁山面前:“吃吧,她总不能毒死一客栈的人吧。”

  梁山看着猪蹄蠢蠢欲动,血饮跟他们说时,并不是像开玩笑的模样,而且,她从不开玩笑。偷偷的又把手缩了回去,把猪蹄往前面推开:“我们不饿,你们多吃点。”

  南厉风看符文宇跟殷寒轩也没动:“寒轩,你也不吃?”

  殷寒轩还没开口,三娘突然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要看就要坐在梁山腿上了,梁山连忙把符文宇一推,符文宇旁边坐着湛秦跟皇莆瑜,这一推,三人都是往左边一动,差点把皇莆瑜从凳子上推了下去。

  客栈此时就只有他们这桌跟旁边一桌波斯商人,其他人都已经陆陆续续被小安子带到客房了。

  三娘食指吊起三个房牌,取下两个房牌放下血饮面前:“这是你订的两个房间,给你。”

  晃着手中最后一个房间牌,对着南厉风几人道:“最后一间房,你们的。”

  “一间房?你让我们怎么睡?”皇莆瑾叫唤道。

  “大家挤在一起睡,才不会冷呀。”

  “可,可我们有男有女。又不是都是男的,都是女的。”

  “你这傻姑娘,男女一起睡,那就更不会冷了。”

  皇莆瑾还要说什么,被叶子霜拉了拉,叶子霜开口到:“三娘,我刚刚问了,你明明就有多余的房间,为什么只给我们一间房?是怕我们出不起钱吗?”

  三娘噗嗤一笑,脸色又立马拉了下来,把房牌往桌上一拍,拉了一下滑落肩膀的衣服:“要不是看在你们几个是跟在小饮饮的身后来的,你们以为,你们能进的了这客栈的门??”

  叶子霜啪的那剑往桌上一拍,她谁的情都可以承,除了血饮的,她不想欠她,就算有一天,也许可能她们会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可她还是不想欠她,而且,这三娘说话带着刺,让她很不舒服:“三娘的意思,是看不起我们了。也不……”

  “打听打听你们是谁吗?”三娘接着叶子霜的话说道,随后又冷笑了一声,扯着自己的衣袖,又往自己额头上扶了扶:“哎呀,你看我这记性,我忘了,这最后一间房……”

  旁边的梁山连忙将桌上的房牌从三娘手中抢了过来,笑嘻嘻道:“这最后一间房我们要了,要了……多谢三娘招呼。”梁山低着头,不敢去看燕三娘,只是紧紧的抓着房牌,他怕他看一眼,就要把持不住了。

  三娘回头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梁山,伸手往梁山下巴一挑,梁山立马闭上眼睛,就连呼吸都停了,一张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五官都紧紧靠在一起,看的三娘噗嗤一笑:“怎么傻乎乎的,行吧,那就勉为其难,给你们吧。”

  说完往梁山脸颊上捏了捏,伸手往血饮脸上佛了过去,手肘往她肩膀上一放:“小姑娘,这人呀,要是本事不大就要学会隐忍,不然,活不太长。还是我家小饮饮好,本事大,还安静,多好。”说着往自己房间走过去了。

  叶子墨将叶子霜拉着坐了下来,摇了摇头,低声到:“别忘了,我们是来办事的。”

  皇莆瑾拉着叶子霜的手,低声到:“而且这么晚出去,这附近也没别的地方可以住,要走也要等明天,先将就一晚吧。”

  叶子霜闷声:“气死我了!!”

  皇莆瑾顺了顺叶子霜的背,提议道:“一共三间房间,要不,我们三个女孩子一间,殷王爷跟符公子,梁公子一间,我哥,湛哥哥,南哥哥,叶哥哥你们一间,你们觉得如何?”

  其他人倒是觉得还好,但……南厉风看向殷寒轩:“寒轩,你觉得呢?”他虽然问的是殷寒轩,看的却是血饮。

  血饮看到波斯商人动了身,准备去房间,从桌上拿起一间房牌,抱着那个木盒,对着殷寒轩起身道:“走。”

  也没等殷寒轩开口说什么,血饮直接拉着他站了起来,跟在了波斯商人的后面出了客栈……

  “……”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