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不成名的规矩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220 2019-12-30 22:42:00

  “早就听闻三娘客栈有个不成名的规矩,只要有人可以相安无事走过这个楼梯进入三娘房间,今晚便可与她同度春宵,我胡岸今天到要看看这楼梯有什么不同。”男子口气显然是把这个楼梯放在眼里。

  殷寒轩他们第一次来,没听过这个规矩,血饮也没说,这楼梯有些年岁了,上面落了一层的灰,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但一个这样美丽的女子能够在这个地方安营扎寨,而且,这些人明显谁都想要得到她,但也没人敢逾越,再加上血饮交代的事,这个三娘一定不简单,这间客栈就更不简单。

  突然一人轻蔑的笑了一声:“不自量力。”

  殷寒轩他们望了过去,说的人头发编成了小小的一股麻花辫,左耳带着一个耳环,眉骨很高,眼眶凹陷装着一双蓝色如猫的眼眸,高挺的鼻子,暗黄色的皮肤,左耳带着一个耳环,此人一看就带着波斯血统,旁边坐着一位女子,露出一双跟他一模一样的眼眸,面带着一张闪闪发亮的面纱,安静的坐在男子旁边。

  胡岸朝着波斯男子不客气道:“这位兄台,说话注意点!”

  波斯男子抬手坐了一个请的姿势:“若是你今天能够上了这楼梯,我安左跪下叫你一声爷。”

  “那你就等着叫我爷爷吧。”

  胡岸站在楼梯口,才能看到楼梯口旁边挂着一块木牌,木牌不大,倒也醒目,写着:三娘专用。

  前面因为三娘的原因,也没来得及细细打量这间客栈,客栈一共两层,二楼便是客房,可整个客栈,却又只有三娘专用这一个楼梯,那这些客人往那里上呢?

  客栈虽大,很是简漏,而且有一定的年岁了,不知道是不是风沙的原因,看起来脏兮兮的,桌子跟凳子倒是擦的干干净净的,只是大门一开,风沙一吹,很快有会被蒙山一层沙子。

  要不是因为有四个大柱子支撑,感觉这件客栈要是遇到沙尘暴非吹飞不可,殷寒轩只是想不通,为何会有一家这样的客栈?而且,来这里的商客,一看,就是那种做着见不得人的买卖的事,也不难说,会有人是冲着这个燕三娘而来的。

  上菜上酒结账招呼客人都是这个叫小安子的在做,柜台坐着驼背的人,脑袋一直低着,时不时给小安子递上他要的酒,看不出年纪,也看不到相貌,不管这边发生什么,那人从来没有朝这边看过一眼。

  那小安子一个人招呼这么多客人,手脚麻利,脚步生风,一看就是习武的人,整个客栈都透露出一种诡异,就连来这里的客人都十分奇怪,各各喝着手中的酒,吃着手里的肉,看着那胡岸往楼梯上走去,眼中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嘎吱嘎吱的几声从胡岸脚下传了出来,客栈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从胡岸脚下踩在木板上的嘎吱嘎吱声……那胡岸也不算是一个莽夫,他上的很慢,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注意着脚下,直到他上到了楼梯中间,也不见得有任何事情发生……

  他忽而一笑,正打算加快步伐,脚下突然一空,那边木板不知为何突然掉了下去,一只箭羽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子咻的一声,订在了房梁上,要不是他反应快,箭羽直接会从他的下巴处直穿他的脑袋。

  还不急等他喘口气,他急忙一个翻身,落在了楼梯口处,一炳剑几乎是贴着他的门面旋转了一圈,落在了一只芊芊玉手上,只来得及看到剑落在手中,人便已经不见了。

  胡岸正要在试一下,那小安子突然往他面前一站,笑嘻嘻道:“这位爷,您要是在闯,按客栈规矩,便是生死自负,生死勿论。”

  听那小安子的口气,刚刚的惊险不过就是给他一个警告,他要是在闯,这楼梯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刚刚那块明明掉下去的木板,现在又的在那个位置,胡岸心有余悸,一定不可能是他眼花了,但看着所有人都在看他,要是这个时候不闯,那多没面子:“在我看来,刚刚不过就是雕虫小技,你爷爷我还不放在眼里。”他说着往小安子胸口拍了拍。

  小安子笑了笑,侧身一让,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您请。”

  跟胡岸来的同伴突然过来把他一拉,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应该是在劝他,可那胡岸显然是个不听劝的主,他那个同伴也无法,只能是任由着他去。

  房间灯火幽暗,映着一个女子的侧脸,女子对着镜子慢慢的梳着自己的长发,抬眸从那枚铜镜之中看向站在她身后靠着过道拱门处的人:“今天,我好不好看?”声音软苏苏的,正是前面出现在客栈的三娘。

  可惜铜镜中人听到她这话,看都没看一眼,往旁边桌子走了过去,自行到了一杯茶,润了润喉。

  三娘委屈着一张小脸,真真是我见犹怜:“小饮饮~~~你就不能看我一眼吗?”

  血饮啜着口里的茶:“小乞丐有没有来过这里?”

  三娘耸了耸肩膀,起身往血饮旁边一坐,一只脚往凳子上一放,扯着嗓子说到:“哎,我说,能不能一来就说正事,好歹也先叙叙旧不是!”那里还有前面半点端庄的模样,活活就像一个女流氓,但依旧让人春心荡漾,好像她不管做什么,都能让人为她痴狂。

  说这样说,三娘还是接着回答了血饮的话:“前段时间收到那臭小子的信,还说要在这边长住,但人没来,鬼魅前段时候也送信问了我,是不是出事了?以前那小子说来肯定回来,这次突然失约,应该是出事了。”三娘吃着血饮剥的花生,口气也不知道是担心还是不担心。

  说完才想起什么似的,瞪大眼睛看着她:“小饮饮,你以前可从来不没有关心过谁的?莫不是他跟你……”

  血饮正在剥花生的手一顿……心里突然一紧,这个燕三娘,无人知道她的来历,她的岁月好似跟这家客栈一样,年岁已久,但又年老不衰,压根没人知道她有多大,她第一次见她就长这样,十年了,还是这样。

  她很有本事,只要她愿意跟你做交易,不管什么东西,她都能帮你得到,而且,她要是想要查谁,能将一个人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前提是,她愿意跟你做交易。

  “我听说那小乞丐拜你为徒,我还不信,看来,是真的了。徒弟莫名失踪,做师傅的担心也很正常的,毕竟你也是第一次做师傅。”

  血饮也不知为何,听到这话,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