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小饮饮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174 2019-12-30 07:35:00

  梁山喉结一动,血饮往他脸脚上踩了一下,很重力的那种,他觉得他的脚一定肿了,疼得他只能捂着嘴吧,龇牙咧嘴,那里还有心情看美人。

  梁山总算明白了血饮为何说看到她要当作看不见,说话要当作听不见,为何要说做到无欲无求了,可是个男人只怕都很难吧。

  “原来,可以叫你小饮饮。”殷寒轩突然在血饮耳边道。

  血饮看了殷寒轩一眼,他倒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人,其他人只要三娘出场,必然看呆,当初就连黄泉跟鬼魅都差点着了她的魔:“你倒是还算能控制。”

  殷寒轩笑了笑,他也没想到血饮口中所言非虚,只不过……心有所属,在好看也不如眼前人,:“确实很有魅力,不过,长的好看的,也不是没见过。”

  血饮点了点头,直白道:“和你比起来,是差了那么一点。”

  殷寒轩刷的脸上一红。

  三娘早已走了下来,一摇一摆的朝着血饮这边走来,路过旁边的一张桌子时,将手中的手帕扔给了一个人:“你看你,又流鼻血了,快擦擦。”

  说着人就到了血饮面前:“好俊的男子,这可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了。”说话确是对着殷寒轩说的。

  血饮直径越过三娘,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殷寒轩一把闪过三娘摸过来的手,朝着血饮这边走了过来,梁山刚刚吃了血饮一脚,现在都疼呢,拉着已经看呆的符文宇,一瘸一拐的躲过了三娘的魔爪。

  其他几个人就没这么幸运了,皇莆瑾跟叶子霜毕竟是女子,看到这么美的也是愣了神,不过毕竟是女子,南厉风也还算是有点定力的,抓住三娘在他胸口摸了摸手,清了清嗓子:“姑娘,男女有别,授受不亲。”

  三娘哎呀呀道:“那公子抓着小女子的手就不算男女有别了?”顾盼垂眸之间,又是楚楚动人的另一番风味。

  听的南厉风既然都忘了把手松开,符文宇被梁山一拉,也算是有些清醒,走过去低头不看三娘,将南厉风几个人拉了回来。皇莆瑾看着皇莆瑜都快要流鼻血了,往他脑袋上狠狠一敲:“我们是来办正事的。”疼得皇莆瑜眼泪都出来了。

  又往湛秦手臂上狠狠一捏,湛秦疼得直求饶。

  唯一还算正常的是叶子墨,被叶子霜拉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去看三娘了,殷寒轩担忧的看了一眼叶子墨,一段时间不见,显然憔悴很多。

  三娘已经朝着这边飘了过来,往殷寒轩旁边坐了下来,殷寒轩连忙坐到血饮身边:“姑娘,在下娘子就在旁边,莫在如此。”

  三娘:“娘子?”她指了指殷寒轩旁边的血饮:“公子莫不是想和我说,你娘子就是她?”

  殷寒轩正色道:“正是。”说的好像他们就是一对。

  那知,三娘拍着桌子哈哈大笑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下起,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若隐若现,梁山跟符文宇极有默契的低头着,盯着桌子,湛秦已经刷的打开扇子,遮住了视线,皇莆瑜被湛秦一拉,只能盯着湛秦手中的扇子。南厉风漫不经心的倒茶,递给旁边的心不在焉的叶子墨,跟其他人。

  只有皇莆瑾跟叶子霜看着那边,觉得这三娘应该是疯了。

  三娘:“公子,这世间你说谁是你娘子我都信那怕你指的是一个男人,唯独她不会是,你就算脱光衣服站在她面前,她要是眼神动一下,我燕三娘跟你姓!”

  噗……

  梁山一口茶就喷了出来,其他人脸色也好看不到那里去,梁山擦了擦嘴巴,默默无声的擦了擦桌子,低声道:“怎么说话跟大嫂一样,赤裸裸的。”

  殷寒轩脸色好看不到那里去,就在叶子霜要说话时,一直没说的血饮开口了,她只是叫了她的名字:“三娘。”

  三娘哎呀一声:“总是这么冷冰冰对我,我会受伤的。”说完,往桌子上一拍,喊到:“小安子,还愣着干嘛,没看到你饮姐姐来了,还不上好酒好菜!!!”

  “好咧,马上来!!”

  梁山呼的吐了一口气,总算是走了,其他人都是不由松了一口气,太难受了……忍得难受,憋的难受……

  “三娘,来来过来,陪大爷我喝一杯。”

  “三娘上次我从波斯带了一个好东西,特意来送给你,你看看……”

  “三娘,让次你就答应要陪我喝一杯了……”

  “谁都别跟我抢,今晚三娘是我的!!”一位大汉提着一个大箱子啪的放在了桌上,里面全是金银财宝……

  符文宇看着三娘不过是在他们之间转了一圈,椅靠在楼梯旁边,扯着自己的衣袖,似笑非笑看着这些人为她吵来吵去。

  “老子有的是钱!!你这点算个毛!”另一位大汉往桌上一拍:“三娘,你看看这个。”大汗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一打开,里面放着一尊白玉佛像。

  殷寒轩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这个倒比那一箱值钱。”

  那三娘却是笑了笑,看都没有看一眼:“威爷,你这玉佛虽价值连城,在我这客栈,也不见得是什么稀罕物见,小安子,给各位爷都上坛好酒,都算我们的。”

  “好咧,三娘慢走!!”

  “三娘,你别走呀……”

  “我这还有好东西呢……”

  “……”

  人人都喊着,也只能看着三娘消失在了二楼,但谁也没有跟上去。

  梁山毕竟是朝廷中人,金银财宝见得也算多,朝着血饮旁边移了过去,低声到:“大嫂,这酒能喝不?”

  血饮低声到:“记住我说的,待在这里,那里也别去,我去去就来。”

  梁山看着血饮上了楼,无声道:“到底能不能喝呀。”

  符文宇回到:“喝酒误事。”

  殷寒轩看着血饮消失在三娘刚刚进去的房间里,看到那个小安子过来送酒,开口问道:“你们三娘跟我娘子很熟吗?”

  “公子说的娘子是谁?”

  “就是血饮。”

  “哦,饮姐姐呀,她跟三娘都是老相识了。每年都要来看望我们三娘呢。”

  老相识??殷寒轩汗颜!!

  “小安子,刚刚那女的是谁?三娘不仅亲自出来接,她还进了三狼房间。”一个眉目清秀的男子拦住小安子的去路,问道。

  男子就坐在殷寒轩他们隔壁,几人看了过去。

  小安子一笑:“爷,谁让别人有本事呢,你要是有本事上了这楼梯,你也能进三娘房间。”

  殷寒轩几人面面相觑……这可跟刚刚说的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