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三娘客栈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610 2019-12-29 21:26:00

  殷寒轩他们没想到在燕城遇到了南厉风,叶子墨,叶子霜,湛秦,皇莆瑜,皇莆瑾六人,这算是血饮口中的世事难料了吧。

  几人问了一下情况,才知道,他们也是听说了波月谷藏着当年月影宫逃脱的余孽,已经悄无声息壮大了不少,隐隐有传闻说他们踏平中原江湖,血洗当年的耻辱。这次他们就是为了查证是否有此事。

  南厉风也知道殷寒轩一直在找月影宫的人,当年月影宫受创,既然悄无声息的杀了殷王府全家,除了在外的殷寒轩得以幸免,既然大家目地一致,自然是要结伴而行了。听到他们要住三娘客栈,几人便也一起了。

  血饮坐在一边,并未加入他们的对话中,她看了时辰,起身将自己的斗笠往殷寒轩脑袋上一扣:“走了。”

  说完将一条黑色的围脖从头围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殷寒轩起身道:“等到了客栈再聊,走吧。”

  殷寒轩上了马,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血饮飞身坐在了他身后,他正要回头,脑袋就被血饮给按了下去:“把斗笠带好,脸遮严实!”

  回头对着梁山跟符文宇说到:“跟紧,丢了不负责!!”

  梁山跟符文宇嗯了一声,紧紧跟着血饮身后,此时太阳正悄无声息的往西边移动,他们不过刚出城不久,太阳就落山了,一阵阵大风挂起一阵风沙,扬起一片黄色的尘土,朝着他们淹没而来,眯了眼,眼前的路都有些看不清楚了,四周是一眼望不到边际,除了绵绵不绝的黄沙,还是黄沙,梁山跟符文宇紧紧跟在血饮身后,他们两人一骑却还是跑在他们所有人前面。

  幸好血饮让他们将嘴巴都围了起来,不然,只怕是嘴巴鼻子全是沙子。

  谁也没顾得上说话跟抱怨,因为光靠追上前面那匹马不消失在视线中,就已经耗费很多精力了,而且,这要是跑丢了,只怕就要凭借自己走出来,还要靠运气,因为他们身上连水壶都没有带。

  梁山狠狠的往马屁股上一抽,与尾随在血饮身后的符文宇平齐,大声喊到:“还要多久!!”

  他明明喊得很大声,可声音刚出来就被消散在了风中,只听到符文宇喊了一句,但什么也没听清楚。估计是在问他说什么。

  梁山往身后看了一眼,风沙太大,只能隐隐看到几个小点,不过,来的人武功皆不弱,应该能追上。

  回眸时就看到远处隐约有些灯光,心里一喜,总算是倒了,只是没想到,这路程这么远,感觉马都要被累死了。

  客栈还挺大,一共两层,外面就是一层黄色的东西,用手一抹,刷刷的就往下掉,全是沙子,但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木桩高高挂着“三娘客栈”四个字,被风吹的高高飞起!既没被吹走!!!

  梁山看了看身后:“他们是不是没追上?”符文宇拍了拍他肩膀:“放心吧,能追上的,去敲门。”

  梁山敲了敲门,里面毫无反正,又猛的拍了拍,还是没反应,但里面灯火通明,明显就是有人:“大嫂,这……”

  话还没落音,就看到血饮一脚把门给踹开了。里面何止是有人呀,简直是人满为患,一阵阵肉香酒香就飘了出来,梁山都不由吞了吞口水。不知道是不是血饮这动静太大了,还是这被风沙吹了打扰他们,所有人就像固定了似的,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殷寒轩看到南厉风他们出现在客栈外面才放心下来。

  “三娘,来客了!”也不知道是谁,吆喝了一声。

  一位女子举步轻摇,婀娜多姿,从楼梯下走了下来,头发像是随意的挽在了脑后用一根簪子固定,摇摇晃晃的,感觉随时都会掉,但随着女子的一晃一晃也没掉,一缕青丝从她左边随意散落了下来,眉骨恰到好处的高高隆起,画着一对柳叶眉,一双眼眸明彩照人宛如柔光流转的皓月煞是勾人,嘴角似笑非笑,微微勾起,一件红色轻衣就这样随意的披在身上,雪白的胸脯若隐若现,不经让人浮想翩翩,她就这样光站着,就让人忍不住蠢蠢欲动。

  可她偏偏,就这样朝着楼梯上走了下来,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在她下楼时,时隐时现,你想看到点什么,可又什么也看不到,让人心痒痒的。

  腰肢柔软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

  要说殷寒轩的美是那种让人不敢亵渎,那她的美就是那种只要是男人都会想要**。

  她随手往自己好似快到掉的髻扶了扶,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将妩媚两个字展现的淋淋尽致:“呦,我还以为是谁来了呢,原来是小饮饮来了。”

  声音就像是一碗既喝酒醉的酒,突然躺在了温柔乡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