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世事难料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34 2019-12-28 21:12:00

  一大清早,蝶花就站在符文宇的门口徘徊,手里踹着一个东西,犹豫着该怎么说,他才会收下,还没等她想好,吱丫一声,符文宇从房间走了出来,看到蝶花站在门口,脸色说不出的尴尬:“你……”

  还没等符文宇说完,蝶花将手里的东西往符文宇手里一放,就跑了,直到跑到自己房间,一颗心还砰砰跳个不停,以前看到符文宇也没这么紧张跟羞涩,可自从……她一看到他,心的就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看着手里空落落,这样也好,虽然没能说一句话,至少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符文宇看着手里的平安符,默然的把它放在了怀里,梁山早已在王府大门口等了,天还灰蒙蒙暗沉沉的,街上什么人也没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定在这个时辰出发,看到符文宇出来,还没开口就打了一个哈欠,泪眼婆娑。

  符文宇看着门口的四匹马:“王爷不坐马车?”

  梁山肩膀一耸:“血饮姑娘准备的,说是赶时间。王爷呢?”

  “他们还没出来?我以为血饮姑娘会……”还没说完,就看到殷寒轩往这边走了过来,但并没有看到血饮人影。

  梁山跟符文宇微微一礼,叫了一声:“王爷。”

  殷寒轩点了点头,翻身上马:“走吧。”

  “呃……王爷,还有血饮姑娘没来。”梁山说到。

  殷寒轩往藏宝阁的方向看了一眼:“我们先走,她会追上来的。”

  梁山跟符文宇对视一眼,不也耽误,翻身上马,踏着清晨未明的天,出了淮城。一匹马孤零零的站在王府门口,打着马喷……

  梁山看了看时辰,已经过了午时了:“王爷,要不要休息一下?”

  殷寒轩吁的一声,在河边停了下来,河面上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但不远处别人砸了一个洞。

  “好香呀。”梁山嗅了嗅,闻着香味往树林那边看了过去,看到一个人影正翻动着手里的烤鱼:“那人是不是血饮姑娘?”

  殷寒轩看了过去,不是她能是谁,翻身下马,将马缰扔给梁山,朝着血饮走了过去。

  梁山将马拴在树干上:“这一路,我们也没看到血饮姑娘呀,她什么时候超过我们的?”

  符文宇往他肩膀一拍:“估计昨晚她就在这等我们了。”

  血饮将旁边的大包袱扔给梁山:“你们把衣服换了。”

  梁山打开包袱,里面放着两套衣服:“换衣服干嘛?”看到血饮冷过来的眼神:“换。”

  符文宇看着他无奈的一笑,一手拿过衣服手往梁山肩膀一搭,连拖带扯的去换衣服了。

  血饮将另一个小包袱扔给殷寒轩:“你也换了。”殷寒轩看到里面一身黑色长袍,衣领上用金线点缀,还好不是白色,转过身,就开始脱衣服:“不准偷看。”

  血饮转过身,背对着殷寒轩,看着不远处的河面,拿起手中刚烤好的鱼吃了起来。

  殷寒轩回头看了一眼血饮,还真没偷懒,利索的将衣服一换,刚刚好:“好了。”

  血饮往他手上一看,将包袱里面的一只护腕递给他:“把护腕带上。”抹了又加了一句:“两个。”

  看到殷寒轩笨手笨脚的带护腕,是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扯过他手中的护腕,帮他带了上去,一边带,一边说着机关的位置,这是她右手上护腕的另一只,本想将两对换一下,但黄泉作为交易的这套护腕是上品,机关材料都是用的最好的,便也没跟殷寒轩的换过来了。必要时,这护腕说不定还能帮他放一刀一剑。

  刚带好,就扯过殷寒轩的右手,将他待在里面的那只护腕取了下来:“带在衣服里面,护腕还怎么用?”

  “……”他又没打算要用。看到血饮身后还有两个包袱,都是一样大的:“这是什么?”

  “鞋子。找到你的码,换上。”血饮拿出其中一个包袱。

  殷寒轩打开一看,衣服跟鞋子都是配套好的,很容易找:“这个呢……”

  正巧符文宇跟梁山都换好衣服,把鞋子递给他们,梁山还是执着的问道:“血饮姑娘,为什么要换衣服?”

  血饮拿出最后一个包袱,里离火堆远了一些,一打开,梁山都倒吸了一楼冷气,里面全是暗器,匕首,小火球,还有一些瓶瓶罐罐他不知道的东西,甚至还有弩,还是殷寒轩最近发明的弩……配套齐全呀,这东西是从藏宝阁偷出来的吗?梁山看向同样吃惊的殷寒轩。

  血饮将东西分配好,开口到:“每人四把匕首,二十枚飞镖,一把弩,二十只箭羽,十个小火球,两瓶金疮药,一瓶解药,一瓶毒药,还有,这个白色的小丸子,往地上一扔,会出现大量的白烟,逃命用的。”

  梁山:“那这么多东西,怎么放的下?”

  血饮还没开口,殷寒轩就说到:“衣服是特质的。鞋子也是。”

  殷寒轩拿起一把匕首往靴子里面插了进去,一点都看不出痕迹。他穿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靴子跟普通的靴子不同,厚度不同,面料不同,做工也不一样。

  梁山跟符文宇这才发现衣服跟靴子都是内有乾坤,把所有的东西装进入,除了弩之外,一点都看不出来,这衣服还是按照这些要放的兵器做的:“血饮姑娘,那着弩怎么放?”

  血饮:“放不了,只能卡在腰上,用斗篷遮住,对了,这件衣服,除了洗澡之外,任何时候都不能脱,包括你旁边睡了一个绝色美人。”

  梁山脸色一红,清了清嗓子:“这是去办事的,又不是去玩的。”

  符文宇往他肩膀一抓将梁山拉了起来:“走,打鱼去。”

  “别扯衣服,扯坏了,我心疼……”远远传来梁山的喊叫。

  血饮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递给殷寒轩:“试试。”

  殷寒轩接了过来,拉了拉弦:“可以。就算发十次三连环也不会断。”

  血饮一本正经道:“殷寒轩,有时候机会就只有那么一次,失败了可能就错过了。”

  殷寒轩点了点头,使出三连环的前提是你四周必须没有随时可以杀了你的人,你要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心无旁骛,全神贯注。

  “箭呢?”

  “弩的箭羽好携带,你弓的箭羽太长,不好带。等到了燕城在买。”这也是为什么血饮说机会只有一次的原因,沙漠之中情况复杂,箭羽也容易丢失,要是波月谷之中没有箭,也许殷寒轩还用不了三连环。

  殷寒轩沉重的嗯了一声。

  血饮拿出一瓶药倒了一粒药丸:“把这个吃了。另外,这个弓缩小后可以卡在你的腰带上,看不出来。”

  殷寒轩依言,就好像是特质在腰带上做了一个小鸟一样的东西,丝毫不引人注目,接过血饮手里的药也没问是什么直接吃了下去:“你说不让他们跟着去波月谷,为何还给他们准备这么多东西。”

  血饮沉沉道:“世事难料,以防万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