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五十章 浮萍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727 2019-12-27 07:44:00

  梁山带着一群人,喜气洋洋的,真的像是在过年,符文宇从外面进来,默然的走到殷寒轩身后,血饮余光看了一眼蝶花,只见她只是望着站在门口的梁山,嘴角带着礼貌的笑意,可眼眶微微有些红。

  门一开就灌进来一阵冷风,丫鬟看到人都进来了,连忙把门关上了,梁山对着殷寒轩微微一礼,好似到了今天节目最精彩的一部分。

  血饮看到站在梁山身后的人各各手捧的一个盒子,看盒子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定然是价值不菲,没想到殷寒轩在朝廷上还有些人脉,不少大臣都让梁山搭了一份礼物过来,血饮看了一眼木盒的东西,就低头吃起了虾。

  直到突然听到梁山说到:“这是皇上赏赐的五彩琉璃宝石做的如意。”

  血饮这才抬起了头,看到那炳如意五彩斑斓,就像在发光一样,这样的琉璃宝石,她还是第一次见,不愧是万万人之上的皇上,一出手就是稀罕东西。

  殷寒轩看到血饮对着如意还有几分意思:“你若喜欢,便送你。”

  血饮摇了摇头:“不要,不好卖。”

  殷寒轩失笑,在她眼里只怕除了宝剑不能用钱来横梁,其他的东西都是可以用来换银子的。

  梁山嗯嗯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压轴的礼物来了,他往血饮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她低头吃的欢,眼皮都没抬一下:“这是老佛爷赏赐的送子观音,老佛爷说,让王爷跟血饮姑娘能早日让她抱上曾孙子。”

  噗……

  咳咳……咳咳……

  殷寒轩连忙倒了一杯茶递给血饮,在她身后拍了拍:“你这也太激动了,你要是也急,不如我们……”

  血饮把茶杯重重一放,发出一声脆响,脸被呛的通红,殷寒轩呵呵一笑,离血饮微微远了点:“我说的是皇奶奶心急了点,我们不急。”

  “殷!寒!轩!”血饮总算是缓了过来,咬牙切齿的喊到。

  “我在。”殷寒轩不急不躁,温声细语。

  蝶花一看到这场景,连忙用手肘碰了碰符文宇使了眼色,符文宇看到是蝶花,还往后一躲,看到蝶花的眼色才反应过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王爷,这是属下的一份心意,祝王爷,生辰快乐。”

  血饮闭上眼睛,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把怒火压了下去,算了,看在他今天过生辰的份上,也许是人生最后一个生辰了。

  符文宇一带头,梁山,蝶花,王府上上下下的丫鬟仆人都拿出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顿时桌上礼物成堆,血饮看了一眼殷寒轩,正准备偷偷离开。

  “我的礼物呢?”殷寒轩一把抓住准备逃走的血饮。

  “过几天给你。”

  “你不会过几天又过几天吧?然后就不了了之了,你当着大家的面,确定个时间。”

  血饮冷了冷脸:“我说到做到。说了会给你礼物就一定会给。”

  殷寒轩松开手:“好。”说完凑在血饮耳边道:“我很期待。”

  血饮刷的起身走了。殷寒轩眼中的笑意深了深。

  外面不知道何时又开始下起大雪来了,大年初一,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只有几家门口有几个小孩在玩鞭炮,但很快就被大人给拖进屋里去了,孤零零的只留下那一地的红纸碎屑,血饮晃着手中的两瓶酒壶,天怎么就黑的这么快呢?

  她不过在酒楼喝了几瓶,这半日时光就过去了,整个街道寂静的只有她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身影,说不出的落寞跟孤独,可血饮好似早已习惯了,看到前面的王府,灯笼高照,里面的热闹越过了屋顶,穿透了墙壁,一声声传了出来。

  她听蝶花说,每年殷寒轩生辰,过了午日,便可放假半日,这半日可以在王府打牌,玩游戏,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够热闹。

  血饮忽而低头一笑:“果然够热闹。”

  她也不急着进去,就在那天与鬼魅踢球的地方坐了下来,她从怀中拿出一根刻一半的木头,那刀无声的削着,看不出在刻什么。

  她今天去了一趟第一次来淮城是见到的那个茶楼,每个城池若是有茶楼可以得到第一手消息,那么这间茶楼定然有可以联系到小乞丐的地方,但,现在没有人能联系到他,也只是收到消息说他去燕城了,他们也在找他,这是第一次小乞丐这么久没有任何消息。

  直觉告诉她,小乞丐一定是出事了,现在是死是活?爹,阿爷,还有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你们若是在天有灵,就请保佑小乞丐,平安无事。

  殷寒轩手里支撑着下把红伞,他一路跟着她去了茶楼,去了酒铺,似乎是在消磨时光,一瓶接着一瓶的酒,怎么喝都喝不醉,明明就到王府门口了,却不进去,只是坐在雪地里,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找不到归属,又像没有根的浮萍,随处飘荡。

  他跟了她半天,站在这里半天,她都没有发现,冰冷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但他知道,她有心事,很重的心事,不然以她的武功,怎么可能还发现不了他。

  是因为要去波月谷吗?还是因为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