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四十八章 无泪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721 2019-12-26 07:40:00

  血饮看到梁山一边叫着将军,嗤啦啦的一脚把门给踹开了,梁山也曾在边疆待过,跟符文宇一起,他们之间,多了一份曾经在边疆浴血奋战的豪情,而且,两个都是大男人,平时也不在乎这些虚礼,哪知道梁山刚进去,猛的跑了出去,惊魂未定,好像跟见了鬼似的,指着里面对着殷寒轩,语无伦次:“里面…面…花…将…将……”

  他这番话还没说话,一个女子匆匆忙忙的从里面跑了出去,看到外面的人,也顾不得行礼直接跑回了房。

  符文宇衣服都没穿从房间追了出来,一阵头晕目眩:“蝶花……”但人已经跑远了。

  梁山觉得自己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大年初一呀,就撞见了这种事,他都恨不得挖着地洞把自己埋起来,他怎么就不敲门呢,他支支吾吾,唯唯诺诺的往殷寒轩这边移动:“将…将军,我下次……下次一定敲门!一定!!”

  殷寒轩看了一眼现在旁边一脸坏笑得逞的血饮,低头宠溺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可怜的梁山被人利用了还不知情。

  符文宇看到对面的殷寒轩跟血饮,:“王爷,我……”

  殷寒轩清了清嗓子:“先进去把衣服穿好,再来回话。”说完拉着血饮往回走了。梁山也不敢继续待着,跟着殷寒轩走了。

  血饮若无其事的坐在一边喝了一口茶,看着站在大厅中间的符文宇,一脸茫然,一脸无措,一脸我什么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符文宇敲了敲脑袋,是真的不记得了,一点都不记得了,醒来就看到自己抱着蝶花,寸丝不挂:“王爷,我…我不记得了。”

  梁山噗嗤一口茶就喷了出来,看到符文宇冷冷的眼神,转过身,将口里还有点茶吞了进去,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低着头,一言不发。

  血饮将桌上的点心往他面前送了送,这梁山来的可真是时候,低声到:“这事不能怪你,跟你无关。”

  梁山嗯嗯的两声,觉得血饮这人还挺好的,拿起糕点往怀里一吃,还没尝出来什么味道就听到血饮对着殷寒轩说到:“殷王爷,刚刚梁山说,既然符将军不记得了,不如叫蝶花来,说不定她记得。”

  咳咳……咳咳……

  梁山被糕点猛的一呛,说不出话,只能泪眼泪汪汪猛的摇头。

  “我觉得这个办法不错,是吧,梁山,挺能想呀。”血饮端着茶递给他,往他背后一拍,他也就只能点头了。

  梁山恨不得自己就此被呛死算了,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符文宇投过来要杀了他的目光,不停的点头。我到底是那里得罪了这位血饮大人呀!!!

  殷寒轩手抵在唇边咳了咳:“文宇,不管是何原因,你都应该给蝶花一个答复,此事你自己跟蝶花说吧。”

  “是。”

  血饮看着符文宇离开的身影,只怕是到死都想不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吧。

  梁山总算是缓过来了,对着血饮欲哭无泪:“血饮姑娘,我到底是那里得罪你了?我这下肯定死翘翘了!!”

  血饮往他肩膀拍了拍,低声到:“刚刚是王爷让我这么做的,他说了,此事办的不错,让你去藏宝阁随便选一件东西,赏你的。”

  梁山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

  梁山正打算看向殷寒轩确定一下,就被血饮给挡住了,她低声到:“这事低调处理。走。”

  梁山对着殷寒轩道:“多谢王爷。”然后就走了。殷寒轩皱了皱眉头,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血饮:“你去哪?”

  血饮呵呵一笑:“有事?”

  殷寒轩也跟着呵呵一笑:“有事。”

  血饮继续装傻:“何事?”

  殷寒轩却忽而叹了一口气:“跟我来。”

  血饮觉得殷寒轩怪怪的。好端端的叹什么气,该叹气的是她,看到殷寒轩带她来到藏宝阁,梁山被人拦在了外面,跟守门的两个人正在解释什么。

  殷寒轩在血饮耳边道:“没有我的直接命令,谁也进不了。”

  血饮摸了摸鼻子,嗯了一声。她来过藏宝阁,但没想到,这小小的藏宝阁既然守卫森严,还有机关,所以就只能是想个办法了,看来是被他看穿了。

  血饮摸了摸那扇并不大但足够厚重的铁门,中间是一个机关锁,殷寒轩仿佛是刻意放慢速度让她看清似的,锁开时,还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随着厚重铁门的打开,里面挂着一排排兵器,长短不一,形状不一,功能不一,血饮随手拿起一把匕首看了看,全是好刀好剑,一把如同一滴水状的宝剑,没有剑鞘,放在架子上,脸身不长,上面一圈圈刻着椭圆形,一圈围着一圈,一共五圈,剑柄上镶着一颗水色透明宝石,像一滴眼泪,好似要从眼眶之中坠落下来,血饮轻轻抚摸着剑身:“没想到无泪被你收藏了。”

  “我听说这把脸剑上的宝石是一位女子思念郎君日日流泪形成,可这把剑为什么偏偏叫“无泪?”而且剑身,都是眼泪坠落的形状。”殷寒轩站在血饮旁边说到。

  梁山听到,也凑了过来。

  血饮:“胡言乱语。”

  “……”

  “把火烛都吹了。”

  殷寒轩对着梁山点点头。

  血饮拿出火折,放在了无泪的剑身上,慢慢的调整无泪的姿势,突然墙面上映出一幅画,既然是一位男子舞剑的模样,随着血饮手中的火烛慢慢往剑身而去,墙面上的画应接不暇,没想到这把剑既然藏着一套剑法。

  殷寒轩跟梁山两人都是一惊,血饮将火烛放在了那颗宝石上,墙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体,无泪剑法心法:“这就是失传已久的“无泪剑法”,当年无泪的主人将剑法刻在剑中,想着有一天,有缘之人得到此剑,发现此秘密,便是上天注定可以修炼此剑法的有缘之人。”

  血饮将火折一吹,梁山将火烛点亮,殷寒轩看到血饮已经往前走去了,他跟了过去,低声到:“那你是如何知道的?”这把剑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他娘收藏了,他以前以为,它只是一把好剑,没想到深藏这秘密,他娘想必得到此剑时,也没有发现吧。

  “有缘人?既然你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不如我把此剑送你吧。”殷寒轩看血饮默不作声,开口到,说完就想起她不能拿剑,一时又十分懊恼起来。但他又不能让她知道他知道他手腕的伤。

  血饮拿起一把弩,看了看:“你觉得我需要无泪剑法吗?梁山,那套剑法不适合你。”说完有对着还现在无泪面前的梁山。

  “练都没练,血饮姑娘如何知道?”

  “此剑法将就轻,巧,快,必须先有上承的轻功,才能修炼此剑法。与你练的武功不相符。”

  既然不适合那就算了,梁山往其他的宝物看了过去。

  殷寒轩刚要开口,血饮就说到:“你若是哪天想习武,那套剑法适合你。”

  殷寒轩低头苦笑了一声。沉默不语。

  藏宝阁挺大,一共两层,血饮看到二楼的兵器,眼中微微闪过一丝光,二楼兵器倒是不多,有改良过的弩,轻巧,射程远,还能一弩多发。弩只是其中一种,有改良过的暗器跟兵器,还有一下不是中原东西,但重要的是,有她想要的火药,而且还是改良版的。

  血饮拿起一颗小小的铁球放在鼻尖嗅了嗅,里面是火药的味道,这颗铁球只要往地上一甩,里面的火药就会自行引燃,爆炸,这种随身携带可方便多了:“这是谁想出来的?”她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欣赏。

  殷寒轩还没开口,旁边的梁山就开口道:“当然是王爷发明出来的,这二楼的东西,都是王爷想出来的。”脸上扬起一阵自豪,好似是他想出来的似的。

  殷寒轩微微咳了咳,梁山清了清嗓子,去看向别处了。

  血饮嘴角一笑,眼中有光:“殷寒轩,看不出,你还有点本事。”难怪藏书阁中,那么多关于兵器介绍的书。

  殷寒轩尴尬的笑了笑,在她眼里,这叫有点本事,他研究这些,可花费了不少心思跟时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