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四十六章 意料之外的生辰礼物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92 2019-12-25 07:20:00

  一闪一闪的光亮从殷寒轩的手中飞了出来,一点点,一颗颗,一只只,飞向屋里每一个角落。它们停在桌上,房梁上,火烛上,床幔上,花瓶上,停在那个绝美的人的青丝上,肩膀上……

  它们飞在空中,飞在他的身边,飞在她的身边。将他们围绕了起来。

  它们照亮了屋子里每一寸土地,光亮不大,可在一暗一亮之间,呈现出一种绝美之色。

  你见过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吗?

  “你那天问我,有没有见过成千上万的萤火虫,我说没有,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但这次,我们一起见到了。整整一万只。”殷寒轩冲着血饮笑,轻启齿唇道。

  血饮静静的看着他,他从萤火虫之中走来,带着一束光,懵懵懂懂的撞进了她黑暗的生命里,他从阳光之中而来,带着一种温暖,一点点似要融化了她心尖上的冰山。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样的景色太美了,惊叹的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这种天气,他是去哪里寻来的这整整一万只萤火虫?

  他站在了她面前,她听到他轻声道:“血饮,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三份礼物,一份被萤火虫照亮的天空,我想让你的世界,变得有光。”

  血饮低头笑了,眼中的冰冷被什么给融化了,她有点想逃,她怕她在这样待下去,会做出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出来:“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可殷寒轩却并不打算让她这么走了。

  “今天我生辰,陪我过个生辰吧,看在我…找了这么多萤火虫的份上。”殷寒轩声音带着一丝苦笑,但足够让转身准备离开的血饮停下了脚步。

  “真的假的?”血饮看着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他眼中有光,心中有爱,这样的一个人不该为她做这些的。

  “真的,你不信随便出去问个下人。”

  血饮看殷寒轩说的认真,想必是真的,她也不知道殷寒轩是从那里拿出来的酒,想来是早已准备好了,他给血饮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种在萤火虫包围下喝酒的感觉还真的有些不一样,像是置身在了旷野之中,野草清香,野花芬芳,像置身在了繁星之下,月色惹人,精灵起舞,又像置身在了一个梦境之中,耳畔有笑,眼中有人。

  血饮眼眸一垂,淹下许许多多的落寞,困惑,悲叹,欢喜,绝望……举起酒杯:“那,祝你生辰快乐。”

  殷寒轩跟她喝了一杯,手往血饮面前一伸血饮:“我要生辰礼物。”

  “我不知道你今日过生辰,等天亮补一个给你。”血饮差点被酒水一呛,感情他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讨生辰礼物?像他被宠爱包围的王爷,那眼光不是高于顶了?那得花多少银子!!!先敷衍。

  “那多没诚意,我不管,我现在就要,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给你准备这些东西,费了多少心思,这萤火虫多难养,我现在就只是想要一个生辰礼物。”殷寒轩说的可怜巴巴的。

  血饮看着这张脸,委屈巴巴,连她都有点于心不忍,这礼物确实是费了他不少心,血饮倒了一杯酒,啜了一口:“那你让我这大晚上去哪给你找礼物?”

  “你难道不应该先问问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血饮轻轻叹了一口气:“那你想要什么礼物?”问完血饮就觉得后悔了。

  “我想要什么,你都给吗?”

  果然。“尽我所能吧。”血饮想了想,开口到。

  殷寒轩伸出一根手指,一只萤火虫停在了他芊长的指尖上,噗嗤噗嗤的飞舞着翅膀,尾巴上的灯忽明忽暗,有些像殷寒轩在开口说出的话。

  “我想…亲你。”

  说的那样轻,表达又那么明确,血饮愣了一下神,转头看向殷寒轩,只见他静静的看着手中的萤火虫,有那么一瞬间,血饮觉得自己听错了,可殷寒轩却在这时转过脸,看着她,一字一句道:“可以吗?”

  萤火虫飞走了,可血饮眼中只能看到殷寒轩那张绝色动人的脸,以及他微微朝着她附身过来,低声询问她的声音,可以吗?

  那声音就像一股奇异的香,让人深陷其中,不能拒绝。

  两人之间在一个足够暧昧的距离里,让心底某些蠢蠢欲动的东西在这个距离里发酵。

  血饮动了动喉咙,却没有发出一个音,殷寒轩比她想象中的更具有魅力,一缕青丝落在他的肩膀上,衣领微微敞开,露出一对好看的锁骨,那张脸,绝色美艳动人,她听到自己的心跳既然在此时加速了,伴随着无情决反噬的疼痛,只是疼痛没有那么明显,被另一种内功心法给压制住了,这样的疼痛不由得被她给忽略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以至于在殷寒轩那富有磁性,带着沐浴春风般温暖,又隐隐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对她说出这句话时,她既然只是呆呆的看着他那双被欲望侵染的眼眸,忘了起身离开。

  以至于在,殷寒轩附身往她唇上轻轻一啄时,她既然闭上了眼睛,忘了起身离开。

  这样的动作,对于殷寒轩来说,仿佛像是在邀请,他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这个吻不像京城时,殷寒轩深中合欢散时的吻,不像他急着表明心里时往她唇上轻轻一啄。不像刚刚索求生日礼物的吻,带着小心翼翼。

  这个吻,有点像殷寒轩身上自带的那股温润,那股柔和,那股春风……还有他身上那股淡淡清香,不是沐浴后的玫瑰花香,是秋后的阳光,落叶,微风……

  也许是酒劲上来了,让她沉醉,也许是飞舞在屋里的萤火虫惹的让人沉醉,也许是眼前的人,让她沉醉,也许是一切都恰到好处,事情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一室春光伴随着一屋星星映着床幔里的两个人影。落在地上的衣裳偷亲了月色,到底是谁先动了心,又是谁先丢了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