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四十五章 辞旧迎新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691 2019-12-24 22:00:00

  血饮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帮助一个人,她帮一个人,在这其中,不是交易,就是情分,符文宇不可能出钱她让做这种事,蝶花也不可能请的动她,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他还不是认识她,不认识符文宇时,他们之前见过,可这个也不成立,符文宇明显就不认识血饮,第一见血饮就是在王府大门口。

  若是血饮曾见过符文宇,这倒是有可能。难不成是符文宇在边疆时,曾救过她?

  血饮轻声道:“并无关系,只是不想符家世世代代的名将在他这里断根了。”

  殷寒轩闻言一怔:“我没打算让他一同前往波月谷。”确实如此,既然血饮在,就没必要再让他一起随着他冒险了。

  血饮回眸对着殷寒轩淡淡一笑:“我知道。”

  两人相视一笑,好似不用说明,就知道彼此心中所想。

  殷寒轩洗了个澡出来,看了看时辰,还有两柱香的时间就跨年了,连头发都来不及擦干,连忙把东西准备好,出门敲了敲血饮的房门,里面没人吱声,正要推门进去,就听到血饮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殷王爷这大晚上不睡觉,找我聊天不成?”

  扑面而来的一阵酒香,殷寒轩皱了皱眉头:“你这是喝了多少?”

  血饮轻笑:“没多少。”血饮仰头喝了一口:“清醒着呢。”

  殷寒轩从血饮手中拿过酒壶,晃了晃,里面已经空了,难怪他拿,她都没反应,罢了:“跟我来。”

  血饮被他拉着一个踉跄,差点撞在了他的背上,拿起他湿漉漉的头发嗅了嗅,玫瑰花香,殷寒轩把血饮按在凳子上,把头发从她手里抽了出来,血饮呵呵了两声:“殷寒轩,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用玫瑰洗澡呢?男人就应该一身酒味,跟我一样。”

  血饮抬手放到殷寒轩鼻间,殷寒轩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喝醉了?”

  血饮轻笑一声,转身稳稳当当的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没有。”

  殷寒轩用一根白色带子将头发系在了身后,看了看时辰,还有点时间,实在受不了她身上这酒味:“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血饮左边眉毛一挑:“洗澡做什么?”

  “……辞旧迎新。”

  “受不了酒味就说受不了,找什么辞旧迎新的借口,不过,说的有道理。”

  殷寒轩一把拉住要出门的血饮:“你就在这里洗,我让人去准备水。”

  “好。”

  水很快就准备好了,殷寒轩坐在外面,看着桌上的盒子,怔怔发呆,时不时看下时辰,催促道:“血饮,你洗完了没?”

  哗啦的一声水声,殷寒轩起身吹灭了几盏火烛,只留下桌上的一盏,房间顿时暗了下来,血饮把衣服一穿,看着昏暗的房间,烛光映着他的侧脸,一头头发就这样随意的系在身后,美不胜收。血饮脑海闪过这四个字。

  殷寒轩起身拉着血饮一把坐下,往旁边看了一眼时辰,突然外面碰的响起一阵巨响,将整个天都照亮了,金家每年都会在新年到来的第一时间放烟花,血饮往窗外看了一眼,听到一殷寒轩的声音说到:“新年快乐,给,这是压岁钱,这是新年礼物。”

  她都不知道殷寒轩是从那里拿出的钱袋子,放在她面前,桌上的盒子倒是一早就看到了,压岁钱?多久没有听到这三个字,血饮把钱袋子往手里抛了抛,不少。

  殷寒轩哎的一声,把盒子往她面前一推:“快,打开看看。”

  血饮悄悄打开一角,偷偷一看,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东西?”

  “打开就知道了。”

  神神秘秘的,血饮把盒子打开,里面安安静静的放着一小包一小包的东西,有些眼熟,她拿出一包打开一看,里面碎碎的水晶糖在火烛下琉璃七彩,晃的她眼睛微微有些疼,:“你怎么知道这个?”

  殷寒轩一笑,要不是因为外面烟花太吵,他就会听到血饮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派人去打听就知道了,没想到这东西还是南阳特产。”

  血饮拿起一包递给殷寒轩:“偌,新年快乐。”

  殷寒吧嗒了一下嘴巴,抱怨道,拿自己送的东西反手送给自己,也太没诚意了。

  烟花声太大,血饮没听到,抱着盒子准备离开,被殷寒轩按住了肩膀:“我有东西给你看。”

  “还有什么东西?”

  殷寒轩从血饮把盒子拿开,拿出一条准备好的布条:“把眼睛蒙上。”

  血饮嘀咕了一声,不过还是把眼睛蒙了起来,看在糖的份上,就配合他一下吧。

  等了半天,只感觉到桌上的火烛也被吹灭了,什么也看不到:“殷寒轩?”

  “我在。”殷寒轩就静静的坐在她面前,连呼吸都变得缓慢,这么安静的她,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身上依旧有些酒香,但没有浓烈的刺鼻,刚刚好,看到她不耐烦的脸,起身从衣柜拿出一个袋子,外面的烟花已经停了。

  “你到底要干嘛?”

  “可以扯了。”

  血饮把黑布一扯,被眼前的东西怔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