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四十一章 尴尬又甜蜜的早晨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568 2019-12-23 07:30:00

  血饮正在看那本《白鬼夜谈》,突然手腕一痛,闷哼了一声,恶狠狠的看着床上那个罪魁祸首,正毫不知情的做着噩梦,嘴里不听的喊着:“爹,娘……”

  血饮闭了闭,真恨不得一拳把他给打醒,一柱香之前,他突然梦呓,就喊这两个字,手腕是越抓越紧,感觉骨头都要被他给捏碎了。

  无可奈何似的拍了拍他胸脯安慰道:“你娘在这呢,别怕。”这一拍,殷寒轩那手也不知道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快速的抓住了血饮的左手,把她一拉,血饮趴在了胸口上,扑腾扑腾的心跳声,有力,速度速度快于常人。

  血饮没有动,因为她感觉到殷寒轩似乎安静了下来,心跳声也渐渐慢了下来,她知道做噩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在那噩梦里,就像坠入了人间的地狱,你醒不来,你救不了,你只是在那里面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的那种痛苦跟绝望,你无法拒绝,不能拒绝。你只能接受,感受,重复……

  等到殷寒轩足够安静下来了,也没有在梦呓,血饮看到他右手手腕上正带着那日她给他的护腕,她犹豫了一下,将殷寒轩的手放在了被子中,自己也躺了下去,也许是那香带有安神的成分,也许是这段时间,让她觉得有些累了,既然慢慢的睡觉了,这一夜又这样过去了,显得没有什么不同,但,又有些不同。

  殷寒轩在清晨之中的第一缕光悠悠醒来,这一觉睡得极好,又睡得不好,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姿势甚是奇怪,低头一看,才看到自己上身赤裸的趴在血饮身上,像抱着一个火炉一样的抱着她。

  像是触电一样,急忙松开,脸上刷的蒙上一层粉色,直达耳根,脖子,他隐隐记得,昨晚睡得突然有些冷,然后旁边好像有个火炉,好软,好舒服,他就……

  血饮面无表情的坐了起来,整个腰酸背痛,被人压了一晚,能舒服吗?还怎么甩都甩不开。

  殷寒轩清了清嗓子:“我…我以前睡觉,都…都很老实的。”说完,自己也觉得很无力。

  血饮往他脸上一凑,干笑了两声,老不老实,昨晚已经用行动证明了,

  殷寒轩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还没开口,就看到血饮突然冷下的脸,手一抬,他两眼一闭,心想,这下只怕是真的触碰到她的底线了,怎么都没想通,自己衣服是怎么没得?难不成是自己脱的?

  没有等来预想中的疼痛,微微睁开眼睛要看,就看到血饮抬起来的手被自己的手紧紧抓住,他赶紧一松,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抓着她的手……

  血饮揉了揉手腕,正要下床,蒙的往床上一倾,差点撞在了殷寒轩的胸口上,就看到自己手臂被殷寒轩拉着,压了一晚上的愤怒终于爆发了:“你有病呀!!殷寒轩!!”

  前面太过震惊,没有注意到,在血饮揉手腕时,看到她的手都是掌心下面都有几个手指印,他想起她的伤,压根没在意血饮的愤怒,急急道:“你给我看看!”

  血饮看他动手去拆护腕,急忙把手从他手里抽了出来,一不小心,被殷寒轩的手触动了机关,一枚银针从护腕之中射了出来,血饮几乎是闪电般将殷寒轩一推……

  银针贴着殷寒轩眼前飞了过去……

  血饮深深吐了一口气,双手支撑在殷寒轩脑袋边上,咬牙切齿的喊到:“殷!寒!轩!你要是想死,直接跟我说!!”她是真的很生气,这银针要是射中了,殷寒轩就真的必死无疑了,那她这一年的时间,都功亏一篑了!!

  殷寒轩也是吓的不轻,他只是一时心急担心她手腕的伤,自己也没想到会触动机关,可看到她这么生气,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就跟开了花一样,不管她是为了什么,她心里还是关心他的。

  血饮看到殷寒轩既然还在笑,抬手就像给他一巴掌,把他这智障的脑袋给打醒了,可就在这时,碰的一声,蝶花带着几个丫鬟冲了进来,她们刚刚可是听到血饮的喊声了,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丫鬟们看到床上混乱的被子,殷寒轩赤裸的上身,血饮支撑在殷寒轩上面,这姿势不管怎么看,都是……而且,血饮还抬起一只手,这手是要做什么……

  丫鬟们还在震惊之中,殷寒轩看到血饮注意力突然被冲进来的丫鬟分开,把血饮支撑在他左边的手一拉……

  血饮突然失去了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脸朝着殷寒轩砸了下去,唇怎么就这么准确的砸在了殷寒轩那双唇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