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三十七章 交易

血饮残阳 夭三爷 1974 2019-12-21 07:45:51

  蝶花跟丫鬟对视了一眼,显然没想到血饮会答应,余光看到殷寒轩站在门口,什么时候出现的?一双黑瞳紧紧的望着那边,确切的说,是盯着那朝着鬼魅走过去的那个身影……

  鬼魅先是愣了一会,看到血饮朝着自己慢慢走来,他不过就是一句俏皮话,血饮要是会答应,那才是真的有鬼,可心里莫名的有些隐隐的期待,那期待在他心尖上突突的跳着……

  他望着那双依旧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眸,余光看到她放在身后的手,心道,不好!

  可为时已晚,一枚雪球,啪的打在了他的脸上,脚下的球被血饮往后一踢,一个小孩早已准备好了,看到球一出来,将球高高踢起,血饮往鬼魅肩膀上一撑,一个翻身,将球一脚朝着墙上的圈踢了过去,正中红心。

  三小孩欢呼的抱着抱在了一起,嘴里大喊道:“进了,进了,进了……”

  踢球之前,两人是有言在先,不能用武功,用不用武功血饮无所谓,她只是想研究那只笛子。

  不过,她没想到,鬼魅踢球这么厉害,两柱香,将他们四人压的死死的,这才好不容易进了第一个球。

  鬼魅揉了揉脸颊,低头,傻笑。

  还没等他开口说什么,跟他一个队的小孩哎的叹了一口气,往他肩膀拍了拍,安慰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理解,理解。”

  鬼魅失笑,要不是他蹲着,他能拍到他肩膀,还没等他开口,另一个小孩老气横秋的又往他肩膀拍了拍:“自古也说,打是情,骂是爱,下手越狠,爱的越深,疼在脸上,甜在心里,理解,理解。”

  鬼魅哎了一声,肩膀又是被人拍了三拍:“自古还说,美人配英雄,哥哥一看就是英雄,那位姐姐…虽然冷了点,但美人却是美人……”

  三个小朋友,奇奇说到:“我们都理解,理解的啦。”

  鬼魅笑出了声,看着他们三个也不过是七八岁的模样,懂得东西还挺多,开口问道:“你们怎么看出我是英雄的?”

  其中一个小朋友低声道:“一看你喜欢的人,就知道你是英雄,不然,谁敢喜欢……喜欢这么冷的人,还武功这么高。”

  鬼魅往小孩脑袋上揉了揉:“人小鬼大的,快回去吧,爹娘在喊了。”

  确实小孩的父母在找他们回去吃饭了,鬼魅起身就看到殷寒轩站在门口,看着他,不怀好意,带着敌意。

  鬼魅笑了笑,抬了抬手:“殷王爷,好久不见。”

  殷寒轩也笑了笑:“血公子,好久不见,既然来了,怎么不让人通报一声。”

  鬼魅指了指血饮:“我找她说点事,就不打扰殷王爷了。”说完,顺势往血饮肩膀上一搭,朝着那热热闹闹的街道走了过去。

  殷寒轩想开口叫住她,可话到了喉咙,又被咽下去,眼眸变得深邃,眼中有什么东西暗了下去,看到血饮只是往那双放在她肩膀上的手看了一眼,却没有拿开,她不是最不喜欢别人碰她的吗?他拉她手臂,都恨不得用眼神将他那只手给砍了。

  要说不嫉妒是假的,刚刚在外面玩球的她,虽然脸上的笑意并不明显,可眼中有了一些温柔。

  他嫉妒,嫉妒血魅与她之间的距离,嫉妒血饮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往他肩膀上借力,那一连串的动作,那么默契,嫉妒他可以随意搭在她的肩膀上,搂着她又在人群之中,那么的亲密,一切的一切,他都嫉妒,嫉妒的发狂。

  什么时候,这份感情,这份占有欲这么强了……

  在南阳城那段时间,他们是不是也一样如此呢?

  “鬼魅。”就在两人经过王府大门时,殷寒轩突然开口喊到。

  可两人似乎跟没听见似的,直径走了过去。

  “血公子,请留步。”殷寒轩朝着台阶走了下来,鬼魅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殷寒轩,笑了笑:“殷王爷,可是有什么要交代的?”

  殷寒轩莞尔:“我听说那日在京城,是鬼……”殷寒轩顿了一下,又继续但:“是血公子帮我解毒的,想必血公子对解毒也有几分了解吧。”

  “略懂一二。”

  “那不知血公子可否承在下一个人情,帮忙看看叶长芳叶掌门深中何毒?”

  鬼魅停顿了一下,皮笑肉不笑道:“在下对于解毒才疏学浅,殷王爷跟白沙谷谷前辈认识,何不找他呢?”

  “我只是觉得,血公子出自天香阁,跟风月姑娘也一定会有交集,说不定就知道呢?毕竟,上次就是血公子帮我解的毒。”那次他记得莫离说过,那毒若是不那个,压根无解,而他既然解了,就说明对于解毒有一定的造诣。

  他只是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猜测,要是风月的毒,就是从他手中得到的呢?

  鬼魅似乎是考虑了一下,才开口到:“那不知殷如何还我这人情?”

  “血公子只管提,只要是我殷寒轩能做到的。”

  鬼魅哈哈一笑:“说不定日后还真有事要求助殷王爷,那如此,我便试试,不知道叶掌门中毒的症状是什么?”

  “只要一运用功力,便会气血攻心,经脉倒流。”

  鬼魅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侧头看了一眼血饮,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扔给殷寒轩:“看来是天意如此,此毒在下倒是可以解,至于叶家用不用,那就不是在下能解决的了。”

  殷寒轩抓住瓶身:“多谢。”

  鬼魅看到血饮转身一走,急忙跟上,朝着殷寒轩挥了挥手:“不必,只不过是交易罢了,殷王爷别忘了欠下在下一个人情便可。”

  一声压制不住的咳嗽声从殷寒轩喉咙发了出来,符文宇拿着一件厚厚的披风披在了殷寒轩身上,担忧道:“王爷……”

  殷寒轩抬手制止了符文宇要说的话,他只是深深的望着那一抹走在人群中的身影,直到消失……也未移开眼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