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血饮残阳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只因那一刻,你不是风月

血饮残阳 夭三爷 2368 2019-12-19 08:36:12

  风月仿佛又看到那天那块飘荡在空中碎布,她不断的往下坠落,而这次……却落入到了一个怀抱之中,冰冷的,还有任何温度的怀抱,她缓缓的笑了……

  她知道,是她来了。

  她抬眸看着血饮,嘴角一笑,血就从口中不断的涌了出来,生命在她身上渐渐流逝,她张了张口,模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我…是不是…很…没…沒用?”

  血饮看着怀里的人,致命伤是从贯穿胸口的那枚暗器,虽然叶长芳刺中腹部的那一剑,也很危险,但若是没有那枚暗器……她还是来晚了一步,可她明明可以不用的…可她还是……她忽然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不听你爹的话?”

  风月感受到血饮放在她背后的手,正在为她浪费她自己的内力,身体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温暖,但无济于事,她看着她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我…我还…还以…以为…你会…会问我为什么…为什么救…救他。”

  “只因那一刻,你不是风月。”

  风月笑了,望着那片湛蓝被午后染成粉色的天空,那天是日出,今天是日落,这样算来,倒也是圆满了,也许是血饮那不断输入的内力让她稍微感觉生命的流失停顿了,她看着她的眼睛:“血饮,我一直都在想,当年你说她要是说了,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了?”

  血饮动了动喉咙,还没等她回答,风月又自顾自的说到:“其实,是一样的,要是我……我也会跟她做一样的选择。”她一把抓住血饮的手臂,微微摇了摇头:“不要…浪费……了”说完一股血又从她口中涌了出来。

  血饮将内力一收,风月微微一笑,那一笑仿佛都用尽了最后的生命力似的:“能…能带我…回…回家吗?”眼中的泪随着她的手一同滑落了下来。血饮在空中一把抓住那滑落的手,轻声道:“好。”

  可惜,她听不到了。

  四周突然变得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睡在血饮怀里的人,叶子墨就像跟失了魂一样,看着那具因为救他而死的人,嘴里不停的呢喃道,不是的,不是的……

  黑衣人被突然出现的另一批人以及跟血饮一同出现的鬼魅,一起解决了,地上尸体数不胜数,叶子霜跑到叶长芳面前,将他扶了起来:“爹,你没事吧?”

  叶长芳摇了摇头:“我没事。去看看你哥。”他没有想到,风月刚刚是为了救叶子墨,他以为……她是要杀叶子墨。

  叶子霜过去搀扶叶子墨,她唤了几声,叶子墨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叶长芳回头看了过去,走到叶子墨身边,一掌将叶子墨给敲晕了,叶子霜不由所以:“爹,你做什么?”

  “将你哥扶上马车,他受了很重的伤。”

  叶子霜一听,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和其他两个叶家弟子将叶子墨扶上了马车,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鬼魅站在血饮身后,看着不远处的一群人:“来的还真快呀。”

  为首的一人年纪似乎有些大了,一头白发,声音有些苍老:“叶掌门,此事乃是风月背着天香阁所为,并非天香阁所安排,还望叶掌门莫要怪罪,但天香阁一定会给叶家一个交待。”

  叶长芳挥了挥手,刚刚要不是天香阁带人来,叶家弟子只怕会全军覆没了,要是天香阁的安排,刚刚就不会出手帮他们了,想必是天香阁的人是来杀破坏规律的风月的:“不必了,风月已死,没什么好追究的了,还望天香阁以后能看好门派中人。”

  “那是自然。”

  叶长芳看了一眼风月,双手一背,朝着马车那边走了。

  一个身穿紫色衣服腰间挂着一个铃铛的女子从天香阁那人群之中朝着血饮走了出来,神情带着一些傲慢:“麻烦把风月给我,阁主说了,只要能将她人头带回天香阁,我就可以进四杀了。”

  闻言,叶长芳脚步一顿,回头看了过去。

  鬼魅看着那紫衣女子冷笑了一声,往身后的树干上一靠,仿佛是准备看戏一样,盯着那女子。

  紫衣女子看血饮连抬头都没抬,未免也太不把她太不放在眼里了,她正要开口,就听到血饮冷冰冰的声音道:“那枚暗器是你出的手?”抬眸看着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看到血饮那双冰冷的瞳,冷哼了一声:“我本来只是想试试,没想到她还真的那么在乎那个男的。我真是没看明白,她明明可以杀了那个男的,却偏偏被那个男子刺了一剑,又舍身救他,真不知道她是来报仇的,还是来找死的。”

  “因为你傻。”鬼魅冷不丁冬道。

  紫衣女子看了鬼魅一眼也不气恼:“血饮,阁主的命令你也敢违抗?”

  血饮冷冷道:“我要是没记错,他说的是你能将风月人头带回去。”

  天香阁杀人的规矩就是这样,人死了不算,一定要将人头带回去。

  紫衣女子连哼都不哼,朝着血饮而来,血饮只是一转,反手对着紫衣女子就是一掌,还没等紫衣女子反应过来,她眼眸就闪过一丝刀光……

  “手下留情!”天香阁为首的那人突然大喊到。

  谁也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血饮手中刀抵在紫衣女子的脖子上,突然……四周几颗白桦树轰隆的倒了下去,被那股强大的内力直接给振断了……

  叶长芳眼睛眯了眯,好深厚的内功。

  紫衣女子一双眼眸全是惊恐,一丝血液从她右手流了出来,她一动也不敢动,那把刀要轻轻一用力,她这条命就算是交待了,她知道血饮很强,武功很高,可她没想到,她既然这么强……

  血饮冷冷的看着那为首的那人一眼,转手收了刀,女子碰的一声,跌落在地上,鬼魅呵呵的一笑:“老狐狸一定没告诉过你,在天香阁,招惹谁,都不要招惹她吗?”

  为首那人朝着身后抬了抬手,两人将紫衣女子拖了下去,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血饮,这是阁主让我给您的,另外,阁主还让我给鬼魅带句话,事情做完了就早点回去。”

  鬼魅挥了挥手:“我知道了。”

  血饮接过信,拆开一看,脸色渐渐越来越冷,冷眸朝着殷寒轩射了过来。

  殷寒轩本想走过去,看到血饮那目光,脚步愣时被冰住了一样,只能呆呆的看着她。

  鬼魅凑过来看了一眼信,拍了拍血饮的肩膀:“有些人呀,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风月我来处理吧。”

  信在血饮手中瞬间花为灰烬:“不用,记得。”

  鬼魅看了看手中剑:“知道了,啰嗦,记得不要太想我哦。”

  血饮手一抬,鬼魅早已闪人了,一声哨子声,那躲在暗处保护殷寒轩的人一哄而散,殷寒轩已经让人把马车牵了过去,让人把风月的尸体放在了马车里,就在血饮经过叶长芳身边时,他突然道:“不知道血饮姑娘是否可以将叶……将风月姑娘的尸体交给我?”

  血饮脚步一顿,往叶长芳看了过去:“叶掌门,你可要好好保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